柔姑娘一语道破萧懿影所面临的境况,“姑娘赶快逼针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萧懿影咬唇犹豫不决,看向南宫心怡,此时的南宫心怡满脸煞白,全身血气逆冲,但却是咬牙坚持吭也没吭一声。

    此时若是逼针,自己就如废人一般,外围还有天道盟的围堵,萧云和丰小依也是受伤之躯,更是身上有伤,再遇强敌必死无疑,不能逼针。

    如果不逼针的话,时间拖得越久,自己定然收到更严重的真元反噬,将会更加的痛苦不堪,对身上经脉的损伤更是严重,这可如何是好?

    萧懿影想着却是突然间灵光一现,若是自己真的真元反噬的话,岂不是刚好讹上萧云,趁机到他的梅剑山庄小住,如此一来,嘿嘿嘿···

    萧懿影打定主意,不在逼针,瞪着一双大眼睛瞧着柔姑娘,目光之中挑训的味道十足。

    “姑娘若是不停我的劝解,那么你们接着战,我还要找一个仇人,就不奉陪了。”

    “等等,再战下去对双方都没好处,只是要想小烦姑娘拿出解药也非难事,需要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交代叶姐姐的下落。”萧云连忙道。

    “你能说服她?”柔姑娘微笑着看向萧懿影。

    萧云还没有回答,萧懿影上前道:“要是你求我的话,我当然答应了,好了,不战就不战了,我交出解药。”这声音甜腻的就像是掉入到了蜜罐之中。

    萧懿影说完从怀中取出解药,并且走到聂心身前,提掌运气,将那枚寻血针取出。

    “叶掌门已回昆仑,正是她要我们趁机夺得十大神兵。”刀狂聂心冷哼一声道。

    萧懿影倒是无所谓,因为她也不关心叶可卿,但这话听到萧云和丰小依的耳中就知道聂心在说谎。

    解药已经到手,对方几人已经离去,萧云却道:“叶姐姐一定出事了,我想一定是这两人下的手。”

    丰小依微微点头,心中杀意涌动,紧握手中剑。

    “柔姑娘,你可是要随我们回转山庄?对了,姑娘一人来的,小冉呢?”

    柔姑娘浅笑嫣然,“我还有事,我还要寻找一个仇人,此人名叫萧懿影,不知庄主可是见过此人。”

    “萧懿影?此人和萧懿航什么关系不成?”

    “没错,此人是萧懿航的妹妹或者是姐姐吧,乃是萧百荣的女儿,她与我有杀母血仇,此仇不共戴天,听说她已到了此地,特来寻她。”

    “你胡说!我···”萧懿影正要反驳,却被南宫心怡一把拉住。

    “姑娘既然有事,我们就此别过。”丰小依说完转身就走。

    人影远去,柔姑娘看着萧云的身影,心中却是难以平静。

    “我这是怎么了,我明明没有催动幽冥魅力,怎么还是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难道到了如今这反噬之力尚未解去不成?”

    柔姑娘晃了晃头,心中有着隐隐的担忧,但是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转身化作五彩烟雾飘然而去。

    萧懿影到底也没有逼针,这也到是保护着萧云、丰小依和南宫心怡安全的走出了云雨山。

    “神兵,神兵,神兵····”

    萧懿影围绕着萧云和丰小依跑着不停,因为两人身后都背着石盒,尤其是萧云,还背着两个石盒,说明他手中有两件神兵,非要见识见识不可。

    “没什么好看的,神兵不属于你!”萧云拒绝道。

    “神兵,神兵,神兵···”

    “师妹,你赶快逼针吧,银针留在体内对身体实在是大碍,时间越久伤害越大,一个不好丹田受损,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恢复的。”南宫心怡催促道。

    “不急,我想去···什么地方逼针才好啊,你想啊,逼针之后的虚弱期很难熬的,我不想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去哪里呢?”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眼睛瞟向萧云。

    “梅剑山庄不欢迎多嘴多舌的人。”丰小依无情的拒绝。

    “呵···”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这次少有的自发出一个声音,因为她感到了真气的反噬。

    “别逞强了,我和小依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快逼针,然后你们是姐妹不嫌弃的话就到我梅剑山庄小憩一番,我当尽地主之谊。”

    “哎呀,哎呀,还是庄主好呢,就这样吧,师姐给我护法,我逼针喽。”

    “师妹···”南宫心怡此时才知道萧懿影的真实目的,原来竟是为了他,莫名的南宫心怡心中莫名一痛。

    萧懿影开始逼针,一边的萧云向丰小依问道:“小依姐可是知道萧懿影?”

    丰小依摇了摇头,“我没听爹爹说过萧叔父还有一个女儿叫萧懿影,不过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怎么?”

    “萧叔父被人称为锦圣,单单一个锦字就能很说明问题了,据说他风流倜傥,尤其多情,一时间仰慕他的江湖女子犹如过江之鲫,出此之外就是皇家贵女也对萧叔父倾心,萧叔父又是处处惹风流,说不定在哪里留下一儿半女。”

    “你放···胡说八道,我···萧盟主不是那样的人?”萧懿影突然间插嘴道。

    这让萧云和丰小依都是一愣,看了一眼正在逼针的萧懿影,两人眼一对视顿时明白了彼此的心思。

    当柔姑娘说萧懿影与她有杀母仇恨的时候她就有异样的表现,现在看她又这样的表现,两人都联想到了一点:小烦就是萧懿影。

    “我没有胡说,若不是萧叔父到处留情,又怎能惹得南宫婶娘姐妹反目为仇,又怎会抛弃寒江女侠,又怎会最后娶了一个贱妇白小蝶,难道不是?萧懿影,你是萧叔父和谁生的女儿?”

    萧懿影顿时一愣,随即···“呵,不理你,不理你,就是不理你,我气死你!”

    “这位姑娘既然唤萧盟主为叔父,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又是从何论起这个称呼的?”南宫心怡问道。

    “我父乃是剑圣丰钰枫,与萧叔父有八拜之交,所以唤一声叔父,我名丰小依,人称梅花剑圣。”

    “也难怪,竟是剑圣传人,飘渺月影南宫心怡见过了,我乃是南宫圣女收养的弃女,赐南宫姓,后拜在峨眉晓月师尊门下,被收为关门弟子,如此说来当唤小依姑娘一声姐姐。”

    南宫心怡、萧懿影和丰小依、柔姑娘四女同聚梅剑山庄,山庄之中将有怎样的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