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和南宫心怡两人通报姓名,顿时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层。

    “也难怪,竟是剑圣传人,飘渺月影南宫心怡见过了,我乃是南宫圣女收养的弃女,赐南宫姓,后拜在峨眉晓月师尊门下,被收为关门弟子,如此说来当唤小依姑娘一声姐姐。”南宫心怡口称姐姐,向着丰小依一拜.

    丰小依连忙还礼,同时道:“这么说来,萧懿影就是萧叔父和南宫圣女的女儿,我怎么听说南宫圣女生的是个男孩?”

    “男孩?怎么会?你看本姑娘是男孩吗?是吗,是吗,是吗?”萧懿影趁机又插嘴,并且说着挺着一对硕大无朋的**向丰小依昭示着自己原来是女孩来着。

    “好了,别啰嗦了,赶快逼针,有人来了。”

    萧云话语落毕,顿时人声吵杂,竟是来了为数不少的人,正是一队天道盟的人。

    天道盟布下重重罗网,意图夺得神兵,奈何至今仍无一柄入手,元浪已经传下命令严加搜索,不能再让人怀神兵而出。

    这队人不下百人,一路寻来,正遇萧云等人。

    为首之人一见萧云和丰小依身后背着石盒,顿时大喜,“兄弟们我们立功的机会来了,给我上。”

    同时一道火箭窜上天空,在即将黎明的夜空中耀眼醒目。

    “小依姐你护住南宫姑娘和小烦姑娘,这百人不足为惧,就由我来应付。”萧云说完纵身前跃,起手间血色气劲狂涌,万道血线激射,顿时十数人当前遭殃。

    “散!”为首那人一声令下,顿时余下的数十人一下散开,四周围攻上来,如此一来再催动强悍招式就纯属浪费气力。

    萧云挥剑杀入人群之中,顿时高绝的轻功配合上云梦剑法大杀四方。

    一人挡关,百人不可过,终于几人杀向丰小依却被她轻易斩杀,就在此时又有数支人马赶到,顿时叫四人包围。

    “哎呀,这针逼得还真不是时候,不是已经冲出重围了吗,怎么又会被包围?”萧懿影嘟囔着。

    此时已经没有时间讨论这个了,而萧云和丰小依心中都感到了不妙,能出现这种变化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云雾城中真的出事了。

    其实柔姑娘已经告诉了萧云等人自由联盟的数万人马早已经死亡殆尽,但是两人皆不相信,没有人能够将数万人马尽数斩尽杀绝。

    但是此时这里应该是云雾城的范围,这里出现大量的天道盟的人马这就说明了云雾城中的自由联盟人马真的不在了。

    数百人围住四人,眼见危机就在眼前。

    一处山谷密地,一座竹屋。

    竹屋的门被推开,里面一个女子仰躺着,扭头看向进来的人。

    “你来了,情况怎么样?”女子淡淡的道。

    “没有想象的顺利,居然一把神兵也没有得到手,不过却是砍去了梅剑山庄的一条膀臂。”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青衣男子。

    “哦?是谁?”

    “你猜一下!”男子微笑道。

    “婉媚幽兰叶可卿!”难女子说道。

    “还真是被你猜到了,说说看,怎么猜到的!”青衣男子笑着道。

    “其实很简单,这些刚出世的高手别看武功高绝,其实本质却是一张白纸,单纯得很,要对付她们其实并不难,叶可卿与丰小依比起来她的武功虽然要高于丰小依,但是她的江湖经验却是与她相差甚远。”

    “要对方叶可卿容易,对方丰小依更加的艰难,为何血仙碟这么难以对付?第一就是她的武功卓绝,第二就是她丰富的江湖经验,所以相比起来叶可卿比丰小依更容易对付,武功高强的不可怕,江湖经验丰富而又武功又高的那就难以应付了。”

    “叶可卿已落我的手中,但是月清明的心魂术和我的阴·阳逆乱术尽皆失效,眼下只能仰仗销·魂丹的威力了。”

    原来说话的人居然是元浪,而那女子就是被血仙碟重创的千幻琉璃。

    “销·魂丹?这是何物?”千幻琉璃问道。

    元浪冷冷一笑道:“这可是一种好丹药,可以让人销·魂蚀骨的圣药!”

    元浪将销·魂丹的药性详细的给千幻琉璃讲述了一遍,千幻琉璃也是眉头紧皱,“世上居然有如此圣药?真想看一看它的效果,不过你也不要太将希望寄托到这销·魂丹上,这毕竟是毒,叶可卿武功造诣非同寻常,这毒对她起不起效还很难说。”

    “嗯,只能寄希望于三天后了,先给他服用一丸,看看效果如何。”

    “计划完成的怎样了?”千幻琉璃问道。

    “很成功,自由联盟想要取得神兵增强反联盟战力,却不料我们直接的釜底抽薪,将他们的有生力量斩灭,如此即使他们得了神兵又能如何?”

    “而且,这十大神兵非是无主之物,都是各大门派的镇派至宝,这些人拿到神兵就会用的安稳吗?我想联盟的时代就要结束了。”千幻琉璃微笑道。

    “联盟之中的非我心腹之人都铲除了?”千幻琉璃又问道。

    “自然,两大联盟混战,生死无常,我又亲自出手,趁乱斩杀了几个,如此整个天道盟内部不和谐的声音全部熄灭,再有我们的人控制这些门派,再加上昆仑也已入我的掌握,江湖大势力除了少林之外已经皆入我手!”元浪说着狠狠的握紧了手。

    “还有一个顽固势力,冰宫不泪天!”千幻琉璃笑道。

    “你有办法对付冰宫不泪天?”元浪闻言顿时来了兴趣。

    “冰宫五魔女并非亲密无间,血仙碟更非是无敌,我已经有办法对付她了,更何况上次一战我相信她定然也是受伤颇中,而且她服下了那么多的桃花露,也该让着圣药显示一下威力了吧。”千幻琉璃微笑着的道。

    元浪闻言哈哈大笑,“血仙碟和冰宫的事情就交给爱妻你了,神兵任务结束,我就要开始着手整合各大势力了,江湖不应该出现这么多的门派、势力,不是吗?”

    千幻琉璃微笑点头。

    “不过眼下就是恢复你的伤势最重要,而要恢复你的伤势交·合渡气乃是最佳手段。”元浪郑重的道。

    “眼下也只好如此,不过这下半部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功秘籍我怎么参悟不透?越参悟越是迷糊,有几次险些走火入魔?这是怎么回事?”

    “不急,像这种越是高深的武功秘籍越难参悟,否则高手就不值钱了。”

    元浪眼中似有火烧,盯着眼前的千幻琉璃,两人心有灵犀,一个急急脱去青衫,一个缓缓解开衣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