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四人被困,面对数百人而且其中不乏高手,就是累也要将四人累死,更何况萧懿影正在逼针。

    南宫心怡也是战力全无,两人就如砧板上的肉,而萧云和丰小依的伤势虽然得到恢复,但是稍一用力,就会再度引发伤势。

    正在这危机时刻,突然两队人马杀入,其中一队领首之人正是于浩光,另一个为首之人是鬼骷髅曹贺,同时还有梅剑山庄的剑堂长老卢长川。

    竟是梅剑山庄的暗堂、剑堂、山庄护卫队的人尽数杀来。

    这三支人马分别是萧云的山庄护卫队,丰小依的暗堂和丰小冉的剑堂,乃是山庄最强的三支队伍。

    三队人马不下千人杀入,顿时局势骤变。

    “杀出去!”萧云一路狂杀,丰小依护着萧懿影和南宫心怡,很快与于浩光、曹贺和卢长川等人回合。

    天道盟的人眨眼间溃败,纷纷逃窜,萧云等人在三队人马的保护下也算是安全了,向着梅剑山庄赶去。

    半路上陈天成、孙剑书、杨人九、龙玉阳等人率众来接,同时还有萧懿航的替天行道。

    很奇怪的一幕,萧懿影似乎并不认识萧懿航一般,到是萧懿航看着萧懿影那高高耸立的“可爱”难掩一直以来侠义的做派,露出一丝猥亵的光芒。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狗眼。”萧懿影身子虚弱,最缺是硬得很。

    “眼下我们身受重伤,先回山庄,三日后到丰荫城见过盟主。”萧云向着陈天成拜了一拜,随后在众人的保护下回到丰寰城内。

    神兵任务一行危险至极,总算是保得性命而归,而且神兵在手,可谓是大获成功,但是无论是萧云还是陈天成等人都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

    “叶姐姐定然是遭到了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的背叛也不知道如何了?”萧云担心的问道。

    “论及武功,无论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武功如何精进也难以抵挡叶姐姐,不过叶姐姐毕竟江湖经验短浅,若是糟了对方暗算,定然吃亏。”

    “这也是我担心的,暗堂的人派出去寻找还没有结果吗?”

    丰小依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丝毫没有头绪,但是并没有发现叶姐姐的尸体,说明叶姐姐只是落入人手罢了,而且也寻到了叶姐姐大战之处,战况却是惨烈至极!”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我饶不得你们?同时查探一下,这两人从山庄追姬红霞、云梦生两人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派人去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一处神秘的幽谷之内,一座竹亭,一间竹舍,幽谷之中鸟鸣虫啼,青草花香四溢,一身紫衣的叶可卿端坐竹亭之内缓缓运转玄功。

    三天了,伤势虽然好转,但是内伤严重,尤其是经脉受损,玄功运转不足半成,而且全身疼痛难忍,尤其是玄功运转的时候内气不畅,受损的经脉似是火烧。

    一阵朗朗的诗号传来,高亢而响彻,“枕黄粱梦不成,清天碧水风云轻。雁声轻鸣萧瑟远,天涯独行月清明!”

    诗号落,一人似是踏云而至,手中玉萧轻旋,说不出的潇洒俊逸。

    “叶姑娘,我回来了!”

    叶可卿缓缓收功,起身,“是月公子到了!”

    “叶姑娘好运气,我那挚友准时返还,你看····”月清明说着取出一个玉瓶,其中一粒丹药浑圆紫黑。

    “叶姑娘快快将此药服下,好一证这丹药的药效如何?”

    叶可卿一时想要拒绝,正待开口,月清明接着道:“叶姑娘不可拒绝我的好意,我们有过约定不是吗,虽然我不能强迫姑娘喜欢月清明,但是叶姑娘也不能强迫月清明不喜欢姑娘。”

    “不是,我只是不想欠你太多情,欠的太多了,还也还不清,可卿不想···只能以身相许来还这人情债,还请见谅!”

    “叶姑娘,我们已经说好,二十日后姑娘若没有爱上清明,姑娘与清明恩情两消,无需姑娘偿还什么情债,还请姑娘服下此药!”

    叶可卿一阵犹豫不决。

    “怎么?叶姑娘怕清明这丹药之中有毒不成?还是担心清明以丹药害姑娘?”

    “凭借着我现在的伤势,公子要害可卿,只需一个手指,何须这般费此周章?既然如此,这药我服下就是了。”

    “我给姑娘倒水饮药!”

    二人来到竹亭之内,月清明斟满水递给叶可卿,叶可卿无奈下将玉瓶接过,打开玉瓶。

    玉瓶一开,顿时一股奇异香气扑鼻而来,丹药尚未服下,仅仅是一闻药香就感觉浑身一股暖意流遍全身,一种莫名的舒畅让她感动快意欣喜!

    “果真是难得一见的丹药,不知这丹药何名?”

    “名曰九窍通神丹,服之通九窍走八脉,乃是难得一寻的好药。”

    叶可卿微微点头,丹药入口,饮水吞服。

    丹药如腹片刻,叶可卿就觉一股暖意自腹中升腾,顺尔游遍全身,一股舒畅快意在血管之中奔腾咆哮。

    叶可卿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全身疼痛全消,同时感觉头脑昏昏迷迷,整个人似是云中雾中,似是仙神驾云游艺,心情极度快乐,身心俱是舒服无比。

    “我送姑娘屋中休息,服药之后休息一夜,才能彰显丹药威力!”

    叶可卿点头,缓缓起身,似是感觉不到身在何处,只感觉身飘若云,一脚迈出如在云端漫步,找不到跟脚,险些摔倒。

    月清明一手扶了叶可卿,一边观察着叶可卿的变化。

    “姑娘···”

    一句话,两个字,无形的音波混在其中冲击着叶可卿的脑海。

    “我好快活,怎么突然感到身上···好热···,一股好奇怪的感觉,我想···”

    叶可卿双目紧闭,口中呢喃,双手不由自觉身上游走,撕扯着衣服,随机抓住月清明,双眼睁开,朦胧间似是看到萧云正扶着她情意绵绵,一时间别样情绪心中骤然爆炸,竟是难以自抑。

    罗衫尽褪,春光耀辉,叶可卿体内的快意涌动,莫名快感席卷全身,销·魂丹药力如潮般的席卷全身。

    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但是叶可卿却有一种莫名的快意,随后这种快意将全身席卷,忘却了疼痛。

    服下了销·魂丹又受到了心魂术迷惑心神失了身,叶可卿命运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