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服下销·魂丹,药力释放的同时,月清明趁机施展出了心魂术,让叶可卿意乱情迷。

    罗衫尽褪,春光耀辉,叶可卿体内的快意涌动,莫名快感席卷全身,销·魂丹药力如潮般的席卷全身。

    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但是叶可卿却有一种莫名的快意,随后这种快意将全身席卷,忘却了疼痛。

    销·魂丹的药力在血管中奔腾,莫名而来全身心的愉悦感又如风暴席卷着叶可卿的身体,同时男子快意的“驰骋”,也让叶可卿犹如云海飘荡,大海随波,风中落叶,快意不能言语形容。

    销·魂快意更像是海浪一般汹涌澎湃,此时叶可卿置身于浪潮中,感受被四面袭来的潮水包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一阵一阵的似是痛苦又是快意呻吟声中,全身起伏的快意感觉被推向最高潮。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震颤快意,叶可卿甚至无法分辨这种快意来自何处,她仿佛全身已经失去知觉,快感在她全身肆意涌动,大脑一片空白的叶可卿此时已经近乎失去意识。

    这种快意持续很久很久,直到意识逐渐恢复,她才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正依偎在心爱的男人怀中,她伸手抚摩着“萧云”强壮的身体,又安心地闭上双眼,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在回味着快意在体内涌动的余韵。

    “我是你的女人了,以后你要好好待我!”叶可卿温语柔情,降头紧贴在“萧云”的胸膛之上。

    “我会的,可卿!你累了吧,先休息一下,然后我在让你重温那种快意,知道你彻底的满足为之,最后好好的睡一觉,睡梦中体会一下刚才那美妙的销·魂滋味···”

    无形音波似是利刃,如是海浪,一浪紧接着一浪的攻击着叶可卿的识海。

    丰荫城,愁云惨淡万里凝,悲歌痛哭千里声!

    总坛之内,陈天成、陆金岚、杨人九、龙玉阳、孙剑书以及梦琉璃和段惊羽等人尽数到了。

    萧云背后背着一个石盒,其中正是神兵五华泰若山剑,他的身边是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梦霓裳以及副庄主丰小依。

    梦倪裳脸上洋溢着笑容,丝毫看不到联盟之人的哀痛,她轻抚着腰间的淑女翠萝寒剑似是抚摸着自己光滑的皮肤。

    “琉璃姐,伤势可是好了?”

    萧云一见梦琉璃依旧是忍不住心中难受,这本是自己所钟爱的女人,如今却已是同路、同行、同心、不同眠!

    “好多了,虽然不能运功,但是行走坐卧行,似是已无大碍!”梦琉璃苦笑一声。

    “琉璃姐,收好这把剑,这是云为你取得的。”

    萧云卸下石盒,梦倪裳接过,捧着剑盒做到梦琉璃身边,“姐,这神兵可真是好用呢,看我这把,数尺厚重石块轻易一剑劈为两段!”

    梦琉璃笑了笑,将石盒打开,其中的五华泰若山剑寒芒爆射,剑气自动外放,顿时在座众人感到剑气森然。

    梦琉璃看剑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石盒,叹息道:“一生可载几多剑,一生能握几多剑。一生可爱几多剑,人生到头终为剑,剑剑爱怨憎;挣得一生痴剑名,挣得一身痴剑形,名形俱坏剑长存,生来死去伴剑行。一把剑,埋葬多少英雄?”(来自网络,略有改动!)

    梦琉璃低吟,伸手欲要将剑握住,奈何罡气外放却是让梦琉璃接近不得。

    “剑有灵性,剑亦有魂,剑若认主,剑意释然,强行握剑,苦不堪言!”丰小依低低言语,无人听闻,她似是懂得剑灵,只是这轻轻低吟却是惹得一边的萧云侧目观看。

    “你搞的鬼?”萧云传音入密道。

    “怎敢?五华泰若山剑乃是正直之剑,斩恶之剑,任何宵小之辈,心中不纯之人劫难靠近!”

    “别胡说,其中附着一道劲气不是你做下的手脚?”萧云眼睛瞟了一下丰小依。

    丰小依脸上一红,“你也看出来了?你看那剑气虽强,但却不烈,那不是我的剑意!”

    “你们姐弟···”萧云摇了摇头不在说话。

    梦琉璃一脸的愕然,尴尬的无以复加,摇了摇头,将剑盒盖好,石盒放在身边。

    “神兵任务已经结束,但是此次损失之大,始料莫及,眼下联盟实力大损,而我已经得到消息天道盟正在集结力量,相信很快就会对我们有所动作。”陈天成脸上愁云笼罩。

    “到底发生了何事?徐天不是自作主张的人,更是不会擅自调动八万人马强攻天道城,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杨人九皱眉问道。

    陈天成脸色黑的吓人,此事他必须要有一个交待。

    他当下唤过旁边侍从,耳语几句,片刻之后一人惶恐而至,竟是混战之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这一。

    这人倒也是知情之人,将事情的前后经过详细讲述一遭,随后陈天成安抚此人退去。

    “看来是有人冒充了盟主、盟主夫人和假造了盟主令牌,调动了徐天,可怜我八万余众,尽遭屠戮!”杨人九愤恨的道。

    “那接下来我们将如何打算?”孙剑书甚少开口,此时却是开口问道。

    “萧庄主看来似是早有打算,不知道有何想法?”陆金岚向萧云问道。

    “陈女侠怎的看出我早有打算?”萧云面无表情的道。

    “天道盟若要对我们联盟有动作,必先经过丰寰城,而那里就是萧庄主的地盘,萧庄主想必早已知晓天道盟的动作,不会没有防备。”

    萧云点了点头,“我已有对策,可以不过眼下还不是时机,眼下我有两件事需要联盟相助。”

    “哪两件事?”陈天成问道。

    “第一昆仑掌门叶可卿自云雨山之后被手下背叛,下落不明,我需要联盟替我打探!”

    “此事当然,毕竟叶掌门也是我们联盟一大助力,寻回叶掌门对我们也是大大有利,这件事我们会竭力去做,那第二件事呢?”陈天成一口答应下来。

    第一件事很容易让人接受,容易到让人感觉心中没底,到底萧云提出的第二件事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