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联盟发出的武林公告顿时引得无数武林人士义愤填膺,更是那些死去的自由联盟成员的亲属、好友。

    整个丰荫城沸腾了,不仅仅是丰荫城就是丰寰城甚至是云雾城也都沸腾了。

    但是就在此时却是引来骂声一片,原因是丰寰城的所有客栈、商铺、茶馆、饭店甚至是青楼,价格都翻了三到五倍不止。

    不仅仅如此,就是云雾城中也出现了类似的事情,而且价格更离谱,但是却有更多的人涌入云雾城。

    一来是云雾城虽然大,但是其中的客栈、茶楼、饭馆、青楼都比较少,再者就是云雾城多年的云消雾散,使得许多被云雾遮挡下不可见的奇景显露了出来,尤其是延绵万里的云雾山,吸引着无数的武林中人。

    第三也就是更重要的一点,无论是丰荫城还是丰寰城都是别人的地盘,在里面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触及两方霸主的底线,但是在云雾城中就没有了这个限制。

    大批的武林中人涌到了云雾城中,此时人们才发现不知何时依靠云雾山竟是有着一座规模巨大的山寨。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对这山寨引起了好奇,一探之下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山寨之中居然还盘踞着一大势力。

    向三大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大多数都是那死去的八万人的亲属、朋友。

    陆金岚将这些人集中到了一处,并向武林宣告:人死为大,入土为安,已经这许多日了,总不能让这些死去的兄弟暴尸荒野,联盟已经和天道盟达成协议,同意家属、亲人前去收尸。

    顿时无数的人开始想着天道城涌去。

    天道城经过一场大战损毁不少,那些死去的天道盟的人被拉到了天道山的葬身山上掩埋了,而自由联盟的人却是被拉到了野外,就地堆积到了一处。

    悲愤至极的人们一见亲人死后遭受到了如此的待遇,这些时日以来竟是许多都腐烂了,发出了难闻的气味,同时蚊蝇嗡嗡作响,蛆虫满地乱爬,好一副凄惨的场景。

    不少人受不住这里面的悲凉,失声痛哭起来,更有许多人受不住这里面的惨状,胃中难受,呕吐不止,但是紧接着想到这些都是死去的亲人,顿时化作无比的愤怒。

    “愤怒的人”开始怂恿起周围的人来,顿时周围的人也都愤怒起来,顿时数以万计的“愤怒的人”开始向着天道城冲去。

    “来了!”

    早有人将这些人的动向报告给了天道盟,天道盟也做好了准备,一见这些“愤怒的人”向着天道城涌来,顿时做好了准备。

    还没等这群“愤怒的人”靠近天道城,城墙上顿时出现无数手持强弓硬弩的天道盟的人,不由分说,箭如飞蝗向着人群落去。

    “这一次,要你们反联盟再无力兴风作浪!我之所以不一把火烧了那些尸体,等的就是你们?”元浪听着下方的人的报告,心中冷笑练练。

    “杀,一个不留,全部杀死!”元浪最后下令道。

    天道盟的人早有准备,这些愤怒的人都是临时被人鼓动来的,更是没有想到天道盟连句话都不说,见面直接就下了杀手,顿时死伤惨重。

    要想真正杀的一个不留那几乎是不可能,但是这群人中能逃得升天者不过百之一二。

    天道盟的行为彻底的引起了众怒。

    顿时武林沸腾了,江湖乱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谴责起天道盟的不义行为来。

    同时在某些有心人的运作之下,江湖上对这件事传说的更是沸沸扬扬。

    尽管此时《江湖录》出来替天道盟说话,讲述了所谓的“事情真相”,但是江湖录上所说的根本就不是事情真相,不少人抓到了其中的漏洞,这一下子不但没有给天道盟解围,反而是将江湖录的信誉彻底的毁去了。

    江湖上一时间对天道盟的仇恨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原本许多投靠天道盟的势力和门派纷纷脱离天道盟,有一部分成为了中立势力,还有一部分加入到了自由联盟的势力之力。

    一时间天道盟的狠辣和惨绝人寰被武林众人谈虎色变,而自由联盟的势力却是空前的膨胀起来。

    期间萧云又和陈天成等人商议了几次关于云雾城的归属问题,最终陈天成彻底摊牌,梅剑山庄和自由联盟彻底的决裂。

    “要不要将梅剑山庄先行拿下?”萧懿航向陈天成提议道。

    “不急,梅剑山庄势力已经不足为惧,但是其中却有几位难得的高手,硬拼起来难免有所损失,所以我打算缓缓图之,以蚕食之法将其彻底吞噬。”

    “蚕食之法,不知盟主有何打算?”萧懿航道。

    陈天成冷笑道:“他们所依仗的不过是丰寰山的资源,如今我已下令,拒绝和丰寰城的任何经济往来,封锁丰寰城的任何对外贸易,让丰寰城的任何资源都卖不出去,同时对丰寰城必需的外购资源价格翻倍,这样不出几月,丰寰城不攻自破。梅剑山庄也将成为过去。”

    萧懿航等人散去,杨人九却是皱眉道:“盟主,这样做好吗?为了一个萧懿航就要针对萧云,若是引狼入室可怎么得好?”

    “不怕,我怕的是萧云、梅剑山庄,他们已经脱出了我的掌控,但是萧懿航不过一直蝼蚁、爬虫,若是萧懿航敢有什么动作,我能轻易的捏死他。”

    陆金岚也是练练摇头,“天成,这件事我想没有必要做得这么绝,万一我们还有用到梅剑山庄的机会呢?”

    “依照现在的情况,我们还需要梅剑山庄吗?就是天道盟也是指日可破,丰寰城离我们太近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天成,你怎么这么相信萧懿航?你可知道他的母亲可是白小蝶,而他的父亲···”杨人九提醒道。

    “正是如此,我才这样对他,正是利用他父亲萧百荣的威名,为联盟树立大旗,人九、金岚,联盟之中也只有你们两人我信得过了,同时也希望你们对我不用怀疑。”

    陈天成又有什么打算,下一步又将有什么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