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夫君,现在局势已经容不得耽搁了,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用不了两个月自由联盟的势力就会膨胀到无法控制的地步。”千幻琉璃道。

    “我也知道,此事还要靠爱妻操劳了。”元浪满眼深情的看着千幻琉璃。

    “夫君,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不知道叶可卿那边如何了?”千幻琉璃问道。

    “按照预料,今日就有结果了,先不急!”元浪对叶可卿的表现似乎十分满意,说道此处的时候她的嘴角之上带着笑意。

    “对了,夫君,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的在参悟这下半部的秘籍,我觉得,这下半部宝典似乎是假的,每每都寻不到端倪,几次走到岔路上去了,有一次差点走火入魔,还好冲破了一道经脉,才算没有走火。”

    “那你没事吧?”元浪关系的问道。

    “不但没事,因祸得福!”

    “哦?”元浪表现的有些兴奋。

    “这次差点走火入魔无意间打通一道经脉,却是行走进入了阴·阳·合·欢印的行功路线之中去了,却是释放出了一种能量场。”

    “能量场?什么样的能量场?”元浪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与阴·阳·合·欢印效果相同的能量场,而且这种能量场无形无色,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相信夫君一定有所大用,眼下还请夫君为这种能量场命名。”

    元浪想了想,道:“能量场其实就是意境力场,属于域的范围,不如就叫相思域吧。”

    “相思域,相思域,一入相思域,心中相思起!”千幻琉璃轻声念叨。

    一处寒冷的地洞之内,不知入口何处,地洞宽阔,洞内阴风阵阵,不知从何刮来,也不知刮向何处,在地洞的最深处一个女子端坐。

    女子的身上仅仅裹着单薄的外衣,被风一吹,呼啦啦的作响,露出白嫩的肌肤,那肌肤光滑白嫩,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但是她的脸却是皮肤褶皱层叠,就像是开裂了的百年老橡树皮。

    少女的身子,苍老的面容,这女子端坐着石洞中一动不动,动的只有被风吹动的衣服。

    “师傅,我来看你了!”洞外走来一人,来到这女子面前,附身一拜!

    “清明我徒,你来了,怎么想起看师傅来了?我要的东西拿到了吗?”

    原来来人正是月清明。

    “师傅,你说的那东西或许根本就不存在,师傅到底有没有线索?”

    那女子摇了摇头,“你说的那个叶可卿如何了?带来让我看看,我对这个女娃有兴趣。”

    “哦?师尊对着女娃有兴趣?好,我将她带来就是,不过她中了销·魂丹的毒,一日服药,终身不能离药,怕她会辜负了师尊的厚望。”

    那女子闻言一愣,随机哈哈一笑,“销·魂丹吗?没想到还有人知道这东西,没关系,我只是很好奇,她能够抵挡我的心魂术,我的逆乱气也不管用,这样的女子,师尊当然有兴趣见见,她已经服用销·魂丹成瘾,已经是废人一个了,你还担心什么?”

    幽谷之内叶可卿正在焦急的等待,她的心情很复杂,很矛盾。

    按照约定月清明要照顾她二十天,二十天之后若是她还没有爱上月清明,两人之间将再无关系。

    叶可卿相信无论二十天还是二十年他都不会喜欢上月清明,因为她在月清明身上看到的仅仅是一种外在的华丽,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种让他感到厌烦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只是感到很厌烦。

    但是月清明救了自己,这点叶可卿不能忘记,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所以叶可卿答应了二十日之约。

    叶可卿本来打算并不是以二十日之约摆脱月清明,毕竟救命之恩,这份恩情绝不是一句“再无瓜葛”就真的没有关系了。

    九窍通神丹的服用让叶可卿几乎变了一个人,她几乎整日的都处在迷迷蒙蒙的世界中,她的全部生活似乎就是为了服用一颗九窍通神丹,不,不是一颗,而是每日两颗了。

    她不知道怎么了,不知道哪个是幻哪个是真,甚至连自己失了身也都浑然不知,直到十八天之后。

    十八天,那是叶可卿服用销·魂丹的第十五天,这一天叶可卿服用了两颗销·魂丹,在之后月清明却是没有来。

    叶可卿焦急的等待,在盼望,同时浑身的不适感让她异常的难受,同时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更是心烦意乱,脾气变得十分的暴怒,她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山谷中虫鸣不断,即使是虫鸣也让她心中发燥不安。

    叶可卿浑身乏力至极,不知不觉间汗水湿透衣衫,紧接着哈欠、眼泪、鼻涕不受控制的流出来,竟也是茶不想饭不思,心中想着的只有那一颗销·魂丹。

    一丹销·魂,一丹收魂。

    月清明没有出现,一直以来月清明总是按时出现,但是他今天没有出现,这让叶可卿心中仿佛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样,焦躁更甚。

    第二天也是就是二十天的时候,月清明没有出现,也就是她与月清明约定的时间到了,此时若是他还没有爱上月清明她就应该离去。

    走还是不走?

    叶可卿浑身的难受,说不出的难受,也不知哪里难受,她在期盼着服用一颗销·魂丹,但是只要自己离开这里就再也没有销·魂丹可以服用了。

    走了,代表着失去,不走,那就代表着···

    走还是不走?

    在矛盾的纠结之中渡过了第二十天,叶可卿浑身的难受程度更甚,同时脑海之中却是浮现出了那种快意的滋味,她想要再重温这种感觉。

    直到第二十二天的时候,月清明才脚踏月光而来。

    叶可卿依旧没有走,她在等待,她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她决定要走,她不能扔下昆仑派更是不能让萧云等人担忧。

    “叶姑娘,你没有走?”

    “不,我要走了,我之所以没有走,是因为我要向你道别,毕竟救命之人,可卿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即使要走,也不要与你道别。”叶可卿咬了咬唇说道。

    叶可卿决心要走,身中销·魂丹之毒的她能否摆脱毒物的控制,月清明会不会阻拦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