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下定决心要走,“我要走了,我之所以没有走,是因为我要向你道别,毕竟救命之人,可卿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即使要走,也不要与你道别。”叶可卿咬了咬唇说道。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月清明就不强留姑娘了,希望日后我们还会相见,咦?叶姑娘,你的脸上有个虫!”

    “啊?在哪里?”月清明一说到虫,顿时叶可卿感觉脸上似有虫再爬。

    可是叶可卿伸手一抹却是什么也没有,正在纳闷月清明又惊叫道:“哎呀,那是什么虫子,居然爬到身体里面去了,叶姑娘你有没有感觉到虫子爬到身体里面去了?”

    顿时叶可卿感觉到似有虫子爬到了身体之中,在体内缓缓蠕动,脸上又酸又痒说不出的难受。

    “哎呀,好多虫子在你身上,全爬到你的身体里面去了,不但在你肌肤之内还在你的骨头上乱爬,乱咬!”

    顿时叶可卿全身犹如蚁虫乱爬,尤其是骨头上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虫爬蚁行,噬咬骨肉,难受至死。

    “我好难受,清明···”叶可卿不断的抓挠着身体,想要将体内的虫蚁抓挠出来一般。

    “叶姑娘,留下来吧,留下来服用一丸九窍通神丹,通体舒畅,不是吗?”

    叶可卿莫顿时感觉身上难受消失,莫名的兴奋,“清明,我···决定留下来!”

    “决定了,是真心的?”月清明单手挑起叶可卿的下颚,那样子竟是没有一点点的尊重。

    “嗯,我决定了!”叶可卿坚定的回答。

    “那···可卿,我们今晚就洞房!”月清明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嗯···清明,我难受,我想要九窍通神丹。”

    “呵,你到底是爱上了我,还是爱上了九窍通神丹?”月清明捏着叶可卿的下巴,将她拉到自己的眼前。

    “当然是你,九窍通神丹只是外物而已!”叶可卿居然浑身微微的颤动起来。

    “那我们先洞房····”

    叶可卿一阵犹豫,浑身的难受感以及那种快意的余韵不断的袭来,让她马上做出了选择。

    “好,洞房之后给我九窍通神丹,好吗,清明?”叶可卿颤抖的更厉害了。

    “九窍通神丹那是什么?”月清明似乎迷惑起来。

    “你什么意思?”

    月清明把叶可卿推到一边,径直走到屋内,坐到床上。

    “清明,我求求你,我难受···”

    “脱光衣服,爬到我身上来!”

    “什么?”

    叶可卿满眼都是惊愕,那个对自己一直以来无微不至照顾着的月清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禽兽面孔。

    “怎么?很惊愕?难道你不是已经很习惯了,也很喜欢吗?这十五日来你不是夜夜与我生欢,那时候你不是很狂野,你不是呻`吟的很是肆无忌惮?”

    “你,你说什么?”叶可卿简直不相信月清明说的话。

    “难道你都忘记了,还以为你是在做梦?亦或是你以为你在和别人欢好?实话告诉你,和你夜夜笙歌的人是我,是我月清明。”月清明说着又捏住叶可卿的下巴,眼中出现了鄙视和不肖。

    “你以为你有多高贵,你有多纯真是不是,告诉你,你就是贱货一个,怎么样?脱衣服,爬上来!这十五天以来都是我伺候你,让你享受,现在该你伺候我开心了,来啊!”

    “不,不是这样的,清明,你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叶可卿此时眼泪、鼻涕忍不住的流。

    “你看这是什么?”月清明说着手中捏着一粒销·魂丹。

    “给我···”叶可卿伸手欲夺,却不料月清明高高举起,让她够不到。

    “照我说的做,这销·魂丹就是你的。”

    “销·魂丹?”叶可卿颤抖着问道。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这东西叫做销·魂丹,一丹销·魂,销·魂一丹,一丹如腹,魂消散,你知道它的威力吗?”

    月清明手捏销·魂丹,仔细的观看,似是要看透其中玄妙。

    “服用销·魂丹的感觉是一种强烈的快意的爆炸,炸掉你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忧虑、所有的所有,只有舒爽、顺畅存在。而一旦毒发的感觉则是一种痛苦的爆炸,炸掉你所有的思维、所有的意识、所有的良知、所有的所有,只有痛存在。”

    “叶姑娘,你服用者销·魂丹一十五日早已是毒入心肺,若是不服解药毒发的痛苦你已经尝试到了,而这解药其实就是毒药,你要不要继续服用销·魂丹?”

    叶可卿浑身虫咬蚁行的感觉再次袭身,她咬着牙缓缓的起身,只是此时她已经没有了气力,更是眼泪、鼻涕横流,哈欠连天。

    她浑身颤抖着,全身的血液倒流,更让她痛苦难受。

    “脱了衣服,这销·魂丹就是你的了,吃还是不吃?”月清明轻蔑的看着叶可卿。

    “叶可卿,你的高贵在哪里,你的端庄又在何处,你是要你高高在上的掌门人身份,还是作为一个下贱的女人,这条路你选,踏出竹屋,我给你自由,踏不出终身为我女奴!”

    月清明看着一身淡紫色衣服的叶可卿浑身颤抖着一步一步的艰难外行。

    “我叶可卿不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小小毒物奈何我不得!”叶可卿很想强提真气逼毒,奈何全身竟是施展不出一丝的气力来。

    叶可卿颤抖着的身体,跌倒又站起,站起又跌倒,一步一脚印,一步一颤抖,再向前两步就能走出竹屋,一步跨出天上地下!

    “好一个坚强的女子,你若不服输,我帮你一把也无妨!”月清明似是自言自语,当下身上一股无形气场罩下,将叶可卿笼罩。

    顿时叶可卿感觉自己的思绪变得古怪起来,体内一股莫名的情绪在躁动,仅仅几个呼吸已经变得不可遏制,全身更是瘫软如泥,身体之中涌动着的欲·念似是海浪来袭,席卷全身。

    相思域,相思域,一入相思域,相思缠身绕!

    叶可卿身处相思域内,情绪已乱,再加上销·魂丹的诱惑,终于没能走出竹屋,返回身,缓缓向满脸奸笑的月清明缓缓而行,伴随着一路紫色衣衫件件脱落。

    叶可卿终于彻底沦陷,她的沦陷又将把昆仑带往何处,又将对萧云等人造成怎样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