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层层叠叠,紫色身影游荡其中,寻找着草药,蓦然间两道身影拦路,紫云刚欲转走,不料身后两道剑气来袭!

    初一交锋,紫云顿时功体受挫,她也感觉到了对方武功不俗。

    迎面而来的两人确是一男一女,雾气迷蒙,两人似是天上来客,潇洒俊然。

    “倾城一笑敌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灵犀一指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荡然一剑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明月阁姬红霞请赐教!”女子言语幽幽,轻柔之中带着萧杀,语落剑出鞘。

    一剑直刺毫无花俏,这一剑却似是雷霆直指直刺紫云前胸。

    紫云手中短剑一挡,借势短剑翻转,顺剑而上,却是轻巧的化解了姬红霞一击。

    紫云剑势阴沉,手中紫色短剑刺向姬红霞小腹,同时掌荡烟云起,紫气激荡拍向姬红霞手中长剑。

    姬红霞剑势转圜,得手中长剑之利削向紫云手掌,同时左手凝指做剑努点紫云短剑,岂料紫云身化紫色云气,这一剑竟是穿手而过。

    “嗯?”

    姬红霞一剑落空,顿时一愣,紫云手中紫色短剑轻旋,亦是化做紫色云气,姬红霞左手一指同时落空。

    “斩!”紫云一声娇喝,紫色云气化作实质,剑光一闪已在姬红霞腰上留下一道伤口。

    云梦生顿时加入战局,明月剑诀施展开来,两人联手合战紫云。

    紫云所修烟云意境,身化云烟,转换身形与虚实之间,对于对手的攻击不避不闪,攻击来时身体化作云烟,攻击之刻云烟化实,一时间竟是让姬红霞和云梦生的联手无计可施。

    “你的功法很好,我要了!”姬红霞一声娇叱,与云梦生的联手明月剑诀施展开来,顿时空中犹如两轮明月来回穿梭,交替夺命。

    两人的联手攻击不断,是让紫云没有化实时机,身化云烟消耗内力,两人是想拖垮紫云功体。

    “紫云一荡天地杀!”骤然间紫云施展剑势绝学,紫气一凝化作万道剑影射向两人,同时紫色剑气席卷身后两人,竟是一招击八方。

    紫云身后两人一凛,刀光剑气迸射,顿时将攻击而来的剑影击溃。

    “姬红霞,云梦生你们两人的联手不过如此,倒不如见识见识刀狂、剑痴的联手之招。”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刀狂聂心。

    “用不着,你们太小看我姬红霞了。”姬红霞剑势急挥,顿时紫色剑气化作无形。

    “裂空功法学的不错,可惜画虎不成反类犬。”姬红霞凌然一喝顿时奇招上手,身上的白色劲气顿时化作血红之色。

    “天地血牢!”血红色的气劲骤然显现,激射八方。

    紫云一见心中大骇,身化云烟散去,同时无数的血色气劲一凝化作一尊四四方方的牢笼向着紫云罩下。

    “你怎么会这一招?”紫云大骇,这是血仙蝶的成名绝技,没想到姬红霞居然可以施展。

    “惊骇吗?”姬红霞冷冷一笑。

    紫云不答话,身形骤然间加速,顿时紫色烟云化作紫色风暴,席卷八方,紫色风暴过处山崩树折,竟是一举摧毁了天地牢笼。

    “你的天地牢笼太差劲了!”

    剑若毒蛇,剑似勾魂阎罗,短剑更险,短剑更狠,紫色短剑闪烁着寒芒刹那间欺近云梦生。

    云梦生功体已经大不如前,面对紫云的凌厉一击手中剑硬往外封,同时身子借势一转,剑光旋转带杀斩向紫云。

    紫色风暴席卷,紫云深藏紫色风暴之中借势攻击,云梦生一击却是落在空处,同时剑光再起,云梦生慌忙接招。

    紫色风暴席卷,瞬间扩大,将姬红霞和云梦生悉数笼罩,两人只见紫色气劲旋绕,丝毫不见人影,唯见凛凛剑芒。

    “越来越是有趣了,你居然得到了裂空道的意境种子,而且还修习到了如此深的地步,只可惜无论如何,今日你都要死!”

    “血染长空·毁天·灭地!”

    姬红霞极招显现,欲要冲散紫色风暴,顿时血色剑气荡漾八方,无匹的毁天、灭地之威席卷,大地翻涌,云雾吹散,紫色风暴也是一击而溃。

    同时一抹鲜红崩现,紫云现出身形,呕出一口心血,身体再次受创。

    “走!”紫云请喝一声,身化云烟飘散,此时在一旁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见状刀光、剑影骤然袭杀而至,刀剑合璧之招犹如铜墙铁壁一般袭来,却是奈何不得无形无质的紫色烟雾。

    “我要走,谁人能留?”紫云冷声一喝,就欲遁走。

    “哪里来的狂徒,敢伤我师姐?”

    就在此时一声娇喝、一道绿影杀人战团,同时两道劲气席卷顿时分开人群,绿衫双手之中一长一短两把剑已然出鞘带杀。

    斗转星移,风云变幻,眨眼间绿衫已经陷入四人之中,却是左右间冲杀不出。

    紫云一见心中大急,当下再次强运功体,顿时紫色风暴再起,同时漫天紫云凝聚,紫色雨滴淅淅沥沥而落。

    紫风怒卷紫雨急浇,顿时整个世界都似是一片紫色世界。

    紫色雨滴沾身,姬红霞、云梦生、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顿感内力受损,而且紫色雨滴不断的吸收着紫色的功力。

    “是阵法,这是裂天邪雨阵,快冲出去!”姬红霞顿时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裂天道最强阵法再此显现。

    “冰!”紫云淡淡吐出一个字,顿时落雨化冰,同时四人已受冰雨伤体。

    “灭!”紫云又吐一字,只是招行过半,骤然止住,强行开阵已经让她的伤体受伤更重,在强提功法一时之间内息反噬,让她顿时行功打断。

    “走!”紫云跃身一纵来到绿衫身边,拉着绿衫飘身远去,同时几个呼吸之后邪雨阵破,紫色云散,紫色雨收,紫色的冰凌也已不见,唯有留下身上道道伤痕昭示着方才灿烈的一幕。

    “真没想到,冰宫血魔女果真不凡,区区一个紫云就能让我等四人受挫,若是单打独斗怕是武林第一也说不定,再者若是一见面的时候她就开阵,我们早已是死尸.”刀狂聂心不由得心中赞叹。

    紫云虽然从四人的围攻下逃得生命,但是她真的能够安全的返回冰宫不泪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