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云只身破四人的围攻,而且还让四人受伤,这让刀狂聂心衷心的赞叹。

    “真没想到,冰宫血魔女果真不凡,区区一个紫云就能让我等四人受挫,若是单打独斗怕是武林第一也说不定,再者若是一见面的时候她就开阵,我们早已是死尸.”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要开启这种阵法也是不易,而且我也感觉到了这本非是她依靠本身功力开阵,乃是提前封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她乃是运用这股强大的力量开阵,尽管如此,开启阵法的反噬已经让她深受内伤。”

    紫云带着绿衫一路疾行,骤然间眼前一人挡关,那人背对着紫云,一身粉红色衣裙猎猎作舞,手中一把铁尺斜指地面。

    “你走不了了,千幻琉璃等你好久了!”

    刹那间铁尺横扫八方威,劲气笼罩四野地。

    “绿衫先走!”

    紫云一把推开绿衫,手中紫色短剑只见紫色劲气缭绕,剑势凌厉切割开铁尺劲气,透杀千幻琉璃。

    “穿透攻击?你居然也会?很好,很好,你的武功我要了。”千幻琉璃铁尺一摆,挡住这一道攻杀。

    铁尺翻转,以尺化剑,直点紫云胸口,紫云闪身躲过,同时短剑脱手,剑附在铁尺上旋转激杀千幻琉璃。

    千幻琉璃震动铁尺,紫色短剑脱离,同时一尺扫过,欲将短剑砸飞出去。

    紫色身影犹如鬼魅已将紫色短剑抓在手中,断刃横扫向千幻琉璃的脖子。

    一剑又块又急,紫风带杀,狠辣攻至。

    铁尺竖起,一剑斩到铁尺之上,火星迸射,同时千幻琉璃露出破绽。

    “死来!”紫云一声凌然大喝,顿时极招开,“紫风荡云掠影杀!”

    紫云强自忍耐伤体,提运真气与全身,这一击势要斩杀千幻琉璃,这一击势要斩开脱生之路。

    就在此时杀机陡然而生,紫云心中一凛,杀机来自背后,杀气也在背后爆发,同时一股怨恨至极的气氛席卷全身,顿时心灵大受震颤,从而影响到了内力运转,让她身形一滞。

    与此同时一把剑刺透紫云的胸膛,剑尖自胸前冒出,这把剑是绿衫的剑,剑柄仍旧握在绿衫的手中。

    紫云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低头看了看露出一截的剑尖,艰难的回头,看到的是绿衫那充满怨毒的眼神。

    “你不占有了不敢觊觎的东西,别怪我,紫云!”绿衫的剑缓缓的抽出,紫云的伤口处鲜血狂喷不止。

    紫云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手中的剑缓缓的垂下,但是剑柄依旧握在手中。

    “为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绿衫,你告诉我!”紫云的眼中充满了不信与不甘,她不信绿衫想杀她,更是不甘就如此死了,她有亏血仙蝶的托付。

    “一剑穿胸你还不死,难道你是不死之身?”绿衫的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早和你说过,你杀不死她,难道你不知道她的心脏长得比别人要偏,否则他早该死了。”梦幻琉璃说话间竟是一步踏出,手中的铁尺高举,一尺向着紫云的头顶拍落。

    紫云已知死期将至,却是骤然间眼中露出决绝之色,一股狂霸的劲气透体而出。

    本已握不紧的剑再次被握起,剑起波澜生,这一击将是毕生的最后一击,这一击也是心碎了的一击,这一击击溃了姐妹间的所有感情,击毁了十数年的姐妹情谊。

    “紫云绝杀剑!”

    一剑刺出,似是划破虚空,一剑刺出,似是从异空间而来,这一剑之中蕴含了太多太多,太多的疑惑,太多的不解,太多的不甘,还有太多的无奈····

    疑惑的是什么人想要自己的命,不解的是绿衫为什么对自己出手,不甘的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草药,无奈的是自己再也帮不上自己的掌门师姐界血仙蝶对她的恩情她尚且未及回报就已身死。

    “破!”

    一尺砸碎天地,一尺荡尽虚空,这一刻这一尺似是消失不见,又似是穿越空间而来,一尺砸到了紫云的紫色短剑之上。

    剑飞了,心碎了,希望破灭了,这一击将紫云所有的一切尽数击碎。

    “你还不能死,我说过那你的武功我要了!”千幻琉璃说话间竟是一股的无形的意境之力展开罩住紫云,正是相思域。

    相思域刚一展开,尚未波及紫云身上,一道无匹的掌力轰然袭来,将千幻琉璃打断,与此同时淡蓝色的水光一闪,似是身处大海波涛之中,只是眨眼间水光消失,竟是不见了紫云的身影,同时那边飞出去的紫色短剑也随之消失不见。

    “嗯?什么人?”

    千幻琉璃吃惊不小,这种身法,这种武功武林之中实属罕见,人怎么能有这么快的身法?拿到淡蓝色的水光又是什么,是意境还是气劲?

    “怎么会这样?”绿衫也是眉头紧皱,若是紫云不死,那么自己的所作所为就会被众位师姐师妹知晓,武林之大,再无自己的容身之地。

    “放心,她本就身受重伤,又受你一剑活不了多久,更是我方才一尺,已经震断了她的经脉,她最多活不过三天。”

    “希望如此,你答应我的事情可要记得。”绿衫冷冷得道。

    “当然,不过最好还是先要找到紫云的尸体,我们好在她的尸体上做些文章,这样她得死才有价值。”千幻琉璃心中却在念叨:“可惜了一身的武学不能为我所用。”

    就在此时不远处四道身影联袂而至,正是姬红霞、云梦生、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人呢?你们也没拦道?”剑痴田竹盈不解的问道。

    “被人救走了,只看见一道水光闪动,似是置身大海波涛之中,随后就见一道紫影一闪,人就不见了。”千幻琉璃眉头紧皱。

    “水光闪动,紫影?那人身上释放着的可是淡蓝色的气劲光芒?”剑痴田竹盈眉头紧锁,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是谁?”千幻琉璃顿时警觉起来。

    “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昆仑掌门婉媚幽兰叶可卿,这个特征与她完全相符,而且除了她也没有人能够有如此的能力?”

    “叶可卿?怎么会是她?难道是···”千幻琉璃内心一阵的翻腾。

    “抢到了?”风流倜傥的月清明看着叶可卿淡淡的道。

    “当然,不过她死了。”叶可卿说着将怀中的紫云轻轻的放在地上。

    此时鲜血已经染红了紫云的衣衫,月清明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摸了一下她的脉搏,果然已经生息全无。

    “可恶!还可惜了她的一身武学,一具死尸,即使抢到了也是无用,我们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她想见见你。”

    月清明说完转身就走,叶可卿跟在他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紫云。

    紫云平躺,面无血色,面上凝聚着不甘与绝望,再也化不去,只是她的嘴角之上似乎还带着一丝浅笑,山风吹过,吹动着她的乱发飞舞,遮挡住了面庞,山风吹动着她的紫色衣裙呼啦啦的响,似是演奏着一曲凄凉的悲歌。

    千幻琉璃如此千方百计的诛杀紫云又是做的何等打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