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拽着萧云的胳膊就是不松手,这份求偶的积极性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丰小依暴怒,眼见就是剑拔弩张,此时丰小冉却是出来解围。

    丰小冉一时间竟是口若悬河起来,滔滔不绝,那可不是机关枪而是机关炮连绵不绝,竟是将个萧懿影都震惊了,真没想到这个世上居然还有比他口舌灵活的。

    “哎呀呀,哎呀呀,我有你说着这么好吗?有吗,有吗,有吗,哎呀呀,害羞死人家了,我被你夸得都要上天了,哎呀哎呀,开心死我了,开心死我了!”

    萧懿影故作害羞之色,双手捂着脸,但却是将那一对可爱高高挺起,还不断的晃动,引得一边的丰小冉咕嘟咕嘟的咽着口水。

    这一刻萧云才得解脱,趁着萧懿影双手捂着脸的时刻,就要抽身而走。

    “你别走,别走,别走···”萧懿影伸手想要将萧云捉住,却不料一双手已经探了过来将萧懿影的柔夷握住,同时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两人更是面面相对,几乎就是零距离。

    “小烦姑娘,我们谈谈人生怎么样,哦,我知道姑娘不想谈人生,那我们就直接谈谈生人好不好,我知道姑娘有一床百花大被,温暖清馨,盖着被子与姑娘谈谈人生,聊聊生人的问题,多美好!要是姑娘嫌热也无碍,反正是要谈谈生人的问题吗,脱了衣服也就不热了,姑娘以为如何?”

    “什么啊,什么啊,放开我,放开我,你要死啊,我哪里有什么百花大被,更没心情跟你谈人生,还要生人,谁要跟你生啊!”

    “诶,姑娘难道没有百花大被?”

    “没有,没有,没有,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快放开我,放开我,否则姑娘我生气了,我生气了···”

    “姑娘,百花大被准备好了,而且我们还给姑娘准备好了沐浴香汤桶,还要一些酒菜都准备妥当,安排在了花房中了,姑娘什么时候洞房?”此时春秋四季使者面带着笑容赶了回来。

    “哎呀,姑娘,你看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洞房吧!”

    顿时萧懿影眼中杀机凛然瞟向四季使者,那气鼓鼓的样子,顿时让还洋溢着笑的四季使者如坠冰窟。

    “姑娘我们想起有些事情般的出现了问题,再去看看!”这四季使者见势不妙竟是拔腿开溜。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萧懿航挣扎着想要将手抽出,只是这一挣扎间却是胸前一对饱满上下晃动,顿时传来丰小冉咽口水的声音。

    “我生气了,真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你放不放手?”

    “姑娘···,哎呀···”丰小冉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突然却是一声惊叫,竟是不知何时从萧懿影的衣领处冒出一个紫色的小脑袋来,趁机给了丰小冉一口。

    “是紫电貂,有剧毒!”

    萧云一见紫电貂咬了丰小冉顿时脸上色变,他可是知道这紫电貂的剧毒的,这本是他从阴风谷百花道总坛之中带出来的,不知为何在天道山见到萧懿影之后就被萧懿影拐跑了。

    萧云连忙上前封住丰小冉的数处大穴,同时给他渡气逼毒,此时萧云才发现原来紫电貂的毒性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看来这小东西竟也是知道控制毒素。

    萧懿影拍了拍紫电貂的头,那紫电貂“跐溜”一声又遁入山沟之中去了。

    就在此时却是飘飘然一道五彩身影,如烟似雾一般的而来,正是柔姑娘。

    柔姑娘的身上一物上下游动,竟是一条火红的蛇,小蛇在她身上不断的窜来窜去,似是兴奋无比,长长的蛇信吞吐,丝丝作响。

    就在此时那刚刚钻入山沟之中的紫电貂又露出了一个小脑袋,似乎也很是兴奋,窜到萧懿影身上,最后竟是跳到了柔姑娘的肩头之上,随后一蛇一雕落到地面之上向外而去,不知去了哪里。

    “解药拿来!”丰小依对萧懿影怒目而视。

    “解药可以给你,不过有个条件。”萧懿影得意洋洋的道。

    “什么条件?”现在自己这边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了,不得不让丰小依静下来听她的条件。

    “哈哈,这次落我手中了吧,条件就是···我要当庄主夫人。”

    “你做梦?我才是她的妻子,父母定下的婚约,你不行,做妾都不行!”

    “那就算了哦?这毒很厉害的,三天,三天他就化作一滩烂肉,到时候给他收尸吧。”

    “你找死···”丰小依的剑骤然出鞘,剑光如寒霜映雪,冷意森然,“把解药拿出来!”这是要来硬的了。

    “敢动我师妹,先过我这一关,飘渺月影南宫心怡随时奉陪!”南宫心怡说着右手已经探到背后,她的剑是背在身后的,不似丰小依一般是抓在手中。

    两人都没有动,但是交锋已经开始,无形的劲气已经开始碰撞,两人的剑势、剑意已经互相对冲,两人都处在对方的剑势、剑意包围之内,顿时以两人为中心倒卷起一股森寒的煞风。

    长发乱舞,衣裙乱摆,两人似是站在风眼之中拔剑已对。

    萧云一步跨入战团,顿时将两人的冲突打断,“你们闹够了没有,南宫姑娘,小烦姑娘,既然你们伤势已经好转,还请离去,这解药我们不要也罢。”萧云下了逐客令。

    “哎呀呀,哎呀呀。不要这样吗,不要这样嘛,你们的精力都很旺盛吗,都是女孩子啊干嘛打打杀杀的呢,这样不好,女孩子就应该文文静静,安安稳稳,静若处子是什么意思不懂吗,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的,这还是女孩子嘛,还是处子吗?”

    萧懿影这话一出,顿时把所有的仇恨都吸引了过来,就是南宫心怡也是瞪着大眼充满了愤怒的瞪着她。

    两人都是女孩子,没错,更都是处子,完璧之身的处子。

    “小云云,我的好庄主,你也不要生气好不好呢?你干嘛也要大动干戈呢,你要是精力旺盛的无处发泄想战的话很容易啊,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好不好,在我的花房中,我们盖着百花大被,人家····任你为所欲为。”萧懿影说着竟是脸上泛红,双手又向萧云的胳膊抓去。

    萧懿影的强力求偶原始动力大开,丰小依又将如何与之争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