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荤话叠出,调戏的言语滔滔不绝,同时趁着言语的麻痹又想将萧云牢牢的抓在手中。

    萧云连忙躲开,但是萧懿影却是没有抓空,她的确抓住了一双手,不,是一双手抓住了萧懿影。

    “小烦姑娘,我愿意和姑娘大战三百回合,别说三百六百回合也可以,满足姑娘的一切要求,任姑娘为所欲为···”丰小冉口中流着口水看着萧懿影。

    “还敢抓着我,你的手不想要了!”萧懿影说着将手抽回,而丰小冉也将手收回。

    原来萧云给丰小冉逼毒,见丰小依要和南宫心怡动手不得已之下两人只能暂停逼毒,阻止了一场内斗。

    “这样吧,我们赌一场好不好,赌胜了解药是你的,什么都是你的,要是赌输了,你就被挡着我当庄主夫人了。”萧懿影叉着腰挺着一对**向丰小依得意洋洋的道。

    “赌?赌什么,就赌我这一剑能不能杀了你?”丰小依冷脸冷语冷心。

    “不要这样吗,女孩子打打杀杀的男人当然不喜欢了,要学会温柔,干嘛总是动刀动剑的!”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要不这样,你们赌喝酒怎么样?赌喝酒即使是输了也不过是多喝几杯而已,无大碍,有和和气气的,多好!”丰小冉提议道。

    丰小依皱了皱眉,而一边的萧懿影眉头皱的更厉害,而且张大了嘴巴。

    “那个,我们不比喝酒,我们比喝花蜜茶好不好?”萧懿影提议道。

    “喝茶你有什么好的,喝茶又不会醉,难道要比谁喝了茶水而不去小解?”丰小冉明显的不答应。

    “无聊!”柔姑娘转身就要走。

    “柔姑娘,柔姑娘,别走,你来做个见证怎么样?”丰小冉连忙上前拦住柔姑娘。

    “比喝酒,不会这么简单的直接喝吧?好吧,看看你们耍什么鬼花样。”

    “我替我师妹喝怎么样?”南宫心怡道。对于喝酒南宫心怡事一点也不惧。

    “对昵,对昵,我师姐替我喝。!”萧懿影得意的道。

    “哪个···小烦姑娘,若是南宫姑娘替你喝酒,是不是也要替小烦姑娘洞房?”丰小冉嬉皮笑脸道。

    “可以啊,只要师姐愿意。”

    “你们比!”南宫心怡脸上都挂不住了,连忙转过身去,恐怕被人看到羞红的脸,此时她的心很乱,乱的如麻,她的身很热,热如火烧,心更是咚咚咚的跳的厉害。

    “我们不比喝酒,不公平呢?要不你喝酒,我喝花蜜茶,要不就是我们比下毒吧?”萧懿影提议道。

    “街市上的赌坊之中有一种赌具,我们就以三粒骰子为赌具,赌大小,这样很公平了吧。”丰小依道。

    “哎呀,哎呀,哎呀,你没事就去赌坊啊,我没玩过骰子呢?怎么玩,怎么玩,怎么玩?”

    “我也没玩过,不过是见到小冉玩过,很简单,随便摇一摇,看谁的点数大,谁就赢。”

    “这样啊?好像很好玩的样子。”萧懿影若有所思道。

    “不过,这赌骰子也要加点彩头,先前的赌约有效,再加上一条,输了喝酒。”丰小依冷冷的道。

    “姐,不要吧,小烦姑娘不胜酒力,而且我也没带骰子,姐,你们换个赌法好不好?”丰小冉可是话中藏机,只提议换个赌法也不提赌约。

    “不行,就这么定了!”丰小依坚持自己的意见,她也有她的想法。

    “骰子吗?我有···”柔姑娘微微一笑,却是伸手入怀,掏出三个骰子和一个竹筒。

    “你怎么随身带着骰子?”丰小冉不解的道。

    “像我这样的醉红楼头牌姑娘琴棋书画无一不通,随身带着骰子有什么好稀奇的呢?”柔姑娘笑着道。

    三粒骰子一个竹筒,摆在了桌上,同时酒也已经满上。

    “你先摇,你先摇,你先摇,我不会玩,我不会玩呢,我要看看怎么玩。”萧懿影欢快的拍着手道。

    两人面对面坐好,丰小依拿起竹筒,里面三粒骰子咕噜噜作响,片刻之后响声停止,打开却是三粒骰子十六点。

    三粒骰子十六点,一个很不错的点数,丰小依面冷心中却是喜,嘴角之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浅浅的得意的笑。

    “姐,不要比了吧,小烦姑娘不喜欢喝酒,要是喝多了那多难受?”看起来丰小冉对萧懿影很关心。

    “嗯嗯嗯,我们不比了,不比了,我给你解药。”萧懿影一看这骰子的点数也是打了退堂鼓。

    “比下去!而且事先说明,谁喝酒也不能动用内力逼酒,否则就判她输。”丰小依不依不饶。

    萧懿影嘟着嘴看向萧云,又环顾四周,只有南宫心怡欲言又止,却是最终没能阻止,毕竟两人的比斗是事先约定好的,现在落败在即,就打退堂鼓,这不是南宫心怡的性格,就是输也要输的光明磊落。

    “师姐,输了的话,你要替我喝啊!”萧懿影可怜巴巴的看着南宫心怡道。

    “不能替!”丰小依阻止。

    萧懿影嘟着嘴已经将竹筒和骰子拿起,嘟着嘴慢慢的摇动起来,一时间只听到骰子哗啦啦的响。

    竹筒打开,众人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因为骰子的点数居然是····十七点!

    十七点,仅仅是比丰小依多了一点,但是就是这一点,她赢了。

    “哈,这么好玩,好玩,好玩,喝酒,喝酒,喝酒····”萧懿影欢喜的拍着手,像是一个孩子。

    丰小依自叹倒霉,心中也暗自菲薄萧懿影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一碗酒喝干,伸手又来拿竹筒和骰子。

    “姐,别比了吧?”丰小冉一脸的担心。

    “我一定要喝死她,让她知道我丰小依不是好惹的,除了手中的剑,我还有别的本事。”

    这次丰小依倒霉,仅仅是五点,五点,这可是差到家的点数了,一时间她也是扶额,知道输定了。

    “哈哈···有意思喽,喝酒吧你!”萧懿影开出点数也不高,仅仅六点,又比丰小依多了一点。

    丰小依摇摇摇,输输输,喝喝喝···一连输了七次,喝了七碗酒,意识也有点不清醒起来。

    而每次摇出的点子,萧懿影都是仅仅比丰小依多出一点,一点,真的仅仅是一点,但是每次都多出一点,这就让人感觉这不是运气了。

    所有人都警觉起来了,唯有丰小依半醉的眼睛微微眯着,心中只有一股求胜欲,一股疯狂的战胜对手的念头。

    “姐,不要玩了!”

    丰小冉劝阻丰小依能否成功,两人的独斗结局又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