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寰城梅剑山庄。

    丰小依和萧懿影赌斗,最终丰小依将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姻缘剑拿了出来,拍到了桌子上,同时萧懿影也拿出了一半的姻缘剑。

    “咦,我也有一把呢,你看你看,一模一样。”萧懿影说着将两把姻缘剑竟是对到了一处,顿时异象发生。

    两把姻缘剑严丝合缝的对接到了一处,顿时奇光异彩,纷呈显现,一道道的光华在两把姻缘剑上流转,同时一幅奇景自姻缘剑上腾起,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居然是一副图,一副烟雨图!

    一片茫茫的大海之中,出现一片海岛,海岛上是巍峨的群山叠翠,海岛上一个女子的背影清晰可见,那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长发随风飘舞,好似仙女临凡。

    女子手扶一株大柳树,眼望群山。

    群山环抱,山中清晰的是一座巨大的人像。

    山、水迷蒙,烟雨叠翠,整个画面下着毛毛细雨,和着微风似是仙境。

    “阴·阳合璧,珠联璧合,烟雨朦胧罩禁宫,双钥启,天下定,武林平!”几行字浮现出来,随后融入到了朦朦胧胧的烟雨之中。

    “这是什么啊?”

    众人都是被眼前的奇景惊得呆了,唯有丰小依醉眼朦胧,以为坠入幻觉。

    “这是烟雨图,那一对姻缘剑居然是禁宫秘钥,难道那烟雨图所指示的地方就是禁宫不成?”

    知晓真相的人唯有柔姑娘,此时她已经震惊的不行,与此同时她感觉到心口一物俱震,似是破体而出,与那烟雨图遥相呼应。

    “你认不认输?”丰小依醉眼朦胧,伸手拿过自己的姻缘剑,而此时奇景骤然消失不见。

    柔姑娘感觉自己的心都被狠狠的抓了一把的难受,感觉自己的生命中好像缺少什么东西,而那烟雨图就是自己所缺少的,她有一种直觉,那烟雨图与她有着重大的关系。

    但是丰小依已将一般的姻缘剑拿到自己身边,而另一半的姻缘剑却摆在萧懿影的身边。

    “认不认输?”丰小依醉眼迷离的又问道。

    “我输了,我输了,好吧,但你必须告诉我什么是锦鲤吸水、倒吹玉萧和独坐莲台,否则我不认输。”

    此时萧懿影心中有一股酸酸的感觉,因为萧云说过拥有另一半姻缘剑的人就是她的妻子,现在姻缘剑已经出现,在丰小依的手中,萧懿影突然有一种挫败感。

    丰小依呵呵一笑,将自己的姻缘剑收起,伸手入怀,掏出一本书来直接的扔到了桌上。

    “你自己看吧。”丰小依说完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丰小冉上前连忙扶住。

    书面黄旧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东西,书面上几个娟秀的字体:阴阳逆乱天元道。

    方才的奇景已经消失,众人已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随后又被丰小依甩出的一本书吸引了目光。

    “是什么?”南宫心怡也是好奇,不由得探头过来,

    “哎呀,还有这么好的东西。”萧懿影仅仅是翻了一页,不由得被吸引住了。

    同时南宫心怡和柔姑娘也都探过头来看,却是丰小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解药都没有来得及给萧懿影索求,就慌忙的逃了。

    丰小冉知道那不是别物,那是自己送给姐姐的春·宫·图,饶是他脸皮厚如城墙,也是挂不住,慌忙逃跑。

    南宫心怡和柔姑娘探头看时,却是顿时红霞脸上飞,南宫心怡扭过头去不再看,而柔姑娘却是不同,她知道这逆乱阴阳混元道是什么东西,那不是春·宫·图而是阴阳道的武学秘籍。

    南宫心怡害羞至极掩面而去,而萧懿影却是沉浸在了逆乱阴·阳天元道的武学之中,同样沉寂其中的还有柔姑娘。

    冰宫不泪天的冰湖之外。

    一个黑衣人手中握剑,目光扫视小心警惕的来到石洞之外。

    石洞中没有一丝的声息,那黑衣人也似是不存在一般,只是在这白雪皑皑的世界之中穿着一身的黑衣,也不知道这杀手是怎么想的。

    石洞之中没有人,血仙蝶并不在此地。

    “难道信息有误?”

    那黑衣人心带疑惑走到山洞之外,却是打量四周,感觉有异,毕竟这里刚刚发生过大战,经历过剧烈的气劲碰撞,地表被毁坏的不轻。

    黑衣人眼睛瞟来瞟去,正巧看到地面之上一块凸起,劲气微微一松,将浮雪吹开,露出一片如血艳红,那是血仙蝶的衣服。

    血仙蝶卧倒雪中,已经昏迷不醒。

    “好机会!”黑衣人手中的剑缓缓的逼了过来。

    她之所以早早的将剑提在手中,就是为了避免剑出鞘的声音惊动血仙蝶,但是现在的血仙蝶一动也不动,这倒让这杀手犹豫不决。

    剑一寸寸的接近,一寸寸的靠近,剑身的劲气不敢有丝毫的吞吐,剑如隐遁在空中,似是不存在一般,不敢表露出半丝的杀气。

    血仙蝶对杀气太敏感,哪怕是半丝半豪的杀气也会触动她的杀机。

    剑在一丝丝的接近,杀机在一点点的靠近,人却在昏迷之中茫然不知。

    就在此时血仙蝶突然动了,不,不能说是她动了,是她身上的一件东西动了。

    在血仙的身上突然间浮现出了迷迷蒙蒙的烟雨图案,一物渐渐浮现出来,似是龙游天地,在迷迷蒙蒙的烟雨图中游艺不定。

    杀手的剑刺不下去,哪怕是一寸一丝一毫。

    烟雨图中的奇景再现,那杀手看的有些呆住,直到最后浮现出来的几个字体:阴阳合璧,珠联璧合,烟雨朦胧罩禁宫,双钥启,天下定,武林平!

    就在那黑衣杀手惊愕至极,骤然至极烟雨图奇景消失,一块龙形玉佩在空中缓缓的跌落。

    “禁宫秘钥,这就是禁宫秘钥,这就是一直在苦苦寻找的禁宫秘钥,真的在血仙蝶身上!”黑衣人又惊又喜,剑一挑向着缓缓跌落的龙形玉佩挑去。

    龙形玉佩被那黑衣人一挑向她飞来,她伸手来接,将它牢牢抓在手中。

    不料那龙形玉佩竟是一颤,一股莫名而强大的威压从中散发而出,一股灼热从玉佩之上散发出来,让那黑衣人猝不及防一声惊叫,玉佩脱身,竟是落到了血仙蝶的身上消失不见。

    奇异奇异奇异,龙形玉佩到底有没有落入到黑衣杀手的掌握,血仙蝶性命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