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遭遇到了黑衣杀手的索命,性命危在旦夕,而突现诡异的奇景又浮现出了禁宫秘钥。

    禁宫秘钥被黑衣人抓到手中,但是一股灼热让她握不住手,一松手间那禁宫之钥竟是再次跌落到血仙蝶的身上,就像是融入她的身体一般消失不见。

    那黑衣杀手一惊,随后已知晓禁宫秘钥就在血仙蝶身上,当下手中剑一摆向着血仙蝶刺下。

    骤然间的血光涌动,一只玉手竟将对方的剑抓住,血仙蝶缓缓站起,面上带着微笑,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你要杀我?你是谁?”血仙蝶问道。

    “血魔女为害武林,武林人人杀之而后快,先前杀了一名血魔女了,在斩杀你,更是震慑群魔。”

    那黑衣人说话间竟是一转手,剑上气劲旋杀,似是陀螺旋转。

    血仙蝶手中血红色劲气猛然间的暴涨,但是右手却是缓缓张开,旋杀的气劲让血仙蝶都是拿捏不住。

    “敢抓我的剑,你的手不想要了?松手!”那黑衣人一声冷喝,顿时将剑抽出,与此同时剑光一抹,血仙蝶手上一道伤痕。

    “呵呵,你很好,一招就让我受伤!”血仙蝶浅笑嫣然,抬手看着滴着淋漓献血的手,用舌头舔了舔。

    骤然间血仙蝶一甩手,空中血滴翻滚,点点血滴附着上了血红色的劲气向着那黑衣人激射而去。

    黑衣人一闪身形,顿时身后的石壁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坑坑洞洞,竟是血滴将石壁击穿。

    血仙蝶掌起击向那黑衣人,黑衣人一闪身剑随人转,斩向血仙蝶腰间,竟是躲闪之中有着攻击,看来这黑衣人也是深得用剑之妙。

    “血仙蝶,你的武功虽然高强,但我既然敢来杀你,就有必胜你的把握,拿命来吧。”黑衣人语调奇怪至极,她的语落身影动,剑势犹如流星坠地,轰然击来。

    “好强霸的剑势!”血仙蝶心中赞叹一声,不敢大意,脚踏八卦步伐,一掌硬生生的插入剑势之中。

    以掌对剑,血仙蝶掌上血红色劲气缠绕间竟似铜皮铁骨,一指点到剑尖之上,顿时一股焚化劲气顺着对方的剑传递了过去。

    那黑衣人抽剑回防,趁机化解焚化劲气同时,剑上亮白色的劲气耀眼冲腾,劲气飞射之间将大地掀翻。

    血仙蝶血衣飘摆,脚踏八卦步伐而出,掌中日月光芒耀眼,落日啸月掌又出。

    黑衣人剑势狂霸,亮白色劲气犹如烈阳当天,竟是一剑对上两掌。

    “轰!”一声爆响,两者谁都没有占到便宜,各自后退数步,方可站住。

    血仙蝶面上带着笑,正要栖身而上,不料腰中一阵疼痛,竟然是未愈的伤势复发。

    那黑衣人一见血仙蝶一顿,顿时清楚她伤势发作,当下剑势猛烈爆发,“烈日乾坤!”

    顿时**的亮白色劲气犹如烈日照耀乾坤轰响血仙蝶。

    血仙蝶凝功对抗,一对上烈日乾坤剑招顿时受挫,连忙施展云手化解去了这招烈日乾坤。

    “看我烈日乾坤剑法!”

    黑衣人手中长剑挥舞间烈日光芒照耀,似是骄阳在天,照耀乾坤宇宙,剑光穿插其中亦是白光道道,杀机凛冽!

    血仙蝶顿时被压制在烈日乾坤剑势之下,顷刻间,险象环生,体内的伤势逐渐的越演欲烈。

    血仙蝶目光一凝,顿时身上血气爆裂席卷,血气觉醒开,无边的血气开始蔓延。

    血气蔓延顿时血阵开起,地面之上蹿起无数的的血气,弥漫四周,同时无数的冤魂野鬼在血气之中显现向着黑衣人攻去。

    血仙蝶身处血阵之中,强自压制住受伤的功体,一记噬魂血手悍然攻向黑衣人。

    黑衣人身处血阵之中,受到血气冲脑,分不出东西南北,只感觉身遭尽是敌袭,分不出血仙蝶到底身在何处,只得将剑势运至巅峰,剑气横扫,毁天灭地。

    大地在倾覆,冰湖在炸裂,漫天的飞雪都不知被卷向何处,却是吹不散四周的血气。

    黑衣人突然间心中一阵警觉,似是老鼠被蛇顶上的感觉,剑势运至巅峰,一剑刺出。

    这一剑和噬魂血手对撞,顿时血仙蝶伤势更重,更是血阵之力开始反噬。

    “牵心魂动!”

    黑衣人身上荡起一股无形的气劲顿时铺展开去,似是水波荡漾,犹如清风卷云,气劲之中的人似乎并不受这气劲的影响。

    黑衣人顿时心中一阵惊异,这本是她准备下对方血仙蝶的杀手锏,竟是无用。

    牵心魂动释放出的无形气劲看似无用其实乃是鼓荡人身几处穴位,正是刺激当初血仙蝶服用的桃花露的引子,本以为牵心魂动一出,血仙蝶立即受缚,不料却是毫无反应。

    黑衣人一迟疑之间,血仙蝶一道血气之剑激射而来,她竟是躲闪不及,被一道血气之剑透胸而过。

    血仙蝶“哇”的吐出一口血来,血阵消散,整个人都似是散了架一般。

    这黑衣人武功不俗,内力更是深厚,竟是逼得血仙蝶都不得不释放出反噬厉害的血阵来,本来就是伤势未愈之躯,再加上紫云的死让她心神受撼,一时行功走入岔道,险些走火入魔,如今血阵反噬,是她终于不支。

    血仙蝶压制了一下反噬的内息,缓缓上前,想要看一眼这杀手的模样,却不料此时那黑衣人却是突然暴起。

    血气之剑并未打中那黑衣人。

    “这怎么可能?”血气之剑乃是血仙蝶所发,她亲眼所见,明明是穿胸而过,这人怎么会没事?

    血仙蝶强打精神之下也是难以抵挡这暴起的一剑,只得强行扭转身子,这一剑从前胸刺入,背后露出。

    前胸鲜血如注,给她的鲜红衣裙更是添加一抹血红,背后剑尖之上献血流淌,剑身之上正反两面各有一道凹槽乃是专门用来放血之用,此时鲜血从那凹槽之中不断的涌出。

    血仙蝶满脸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胸前插着的剑,伸手握住剑身,微微颤抖,却已是无力将剑抽出。

    冷风吹,白雪飘!剑身寒,鲜血淋!

    风声呼啸,雪花随风飘旋,吹落了剑尖上流淌的献血,吹冷了跳动越来越弱的心。

    血仙蝶遭受到致命的一击,生命气息越来越弱,未完的心结,未了得心愿,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