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受到致命的一击,一剑被穿胸而过,生命顺着剑尖在流淌消逝!

    “你是谁?”血仙蝶声音微弱的道。

    “杀你的人,你死了,冰宫才会是我的,不是吗?”黑衣人冷冷的道。

    “你不该知道我在此处!”

    “但是我却是知道你才此处,所以我能找到重伤的你。”

    “我快死了,难道你不想让我死的明白?”血仙蝶的眼中光彩越来越是淡。

    “死了的人明白不明白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我却是可以告诉你一点,让你死的也明白。”

    血仙蝶面上的微笑不减,即使临死也是不曾改变,只是其中的苦楚又有谁明白?

    “你能告诉我什么?”

    “你是不是很疑惑你那一道血气之剑明显的将我杀死而我却是毫发无损?”黑衣人得意的道。

    “你能告诉我?”

    “我只是以强大的精神力影响了你的意识,让你产生幻觉,你自以为精神力强大,奈何你受伤之际,不仅仅是经脉受损,就是精神力也是大大降低,受我精神力压制也是理所当然。”

    血仙蝶又是一阵的苦笑,却是再无言语。

    “把禁宫秘钥和玉符交出来吧。”黑衣人冷冷的道。

    “禁宫秘钥?玉符?”血仙蝶勉强抬起头,看着黑衣人。

    “开启萧百荣禁宫的禁宫之钥,还有可以调动中原各大隐藏势力的玉符,我知道你手中掌握着一枚玉符,更是可以调动中原极大隐藏势力。”

    血仙蝶微微一笑,缓缓的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物,正是一块玉符和一个龙形之物。

    她颤巍巍的拿着玉符,想要递过去,奈何失血太多,终是没有抬起手来,玉符也没有抓住,落在地上。

    黑衣人伸手来抓这玉符,却是不料血仙蝶集中全身的气力将那龙形玉符向着远处掷去,黑衣人无奈只得伸手来抓那龙形玉佩,而此时血仙蝶的身子已经失去了气力,向后倒去,整个人跌入到了身后的冰湖之中。

    冰湖之上的冰面早已被震碎,血仙蝶跌入冰湖之中,顿时没入湖中消失不见,水面之上只留下一片的红。

    黑衣人大急,竟是来不及抓住血仙蝶,虽然玉符、禁宫之钥到手,但是未亲眼见证血仙蝶的死亡,心中难免心安。

    黑衣人跳入水中,湖水虽深,却是清澈见底,可见鱼儿来回游弋,远远可见一个血红色的身影正在缓缓的下落,湖底居然有一个水眼,形成漩涡,血仙蝶的身子向着水眼之中落去。

    黑衣人跳出冰湖,身上的水瞬间就被内力蒸干,看着平静的湖面冷冷一笑,随后将面上的黑纱扯掉扔如湖中,露出了遮盖下的容颜,同时身上也扯掉了数件包袱,显出了婀娜的身姿,原来这黑衣人竟是一个美艳无比的女子。

    黑衣女子揉了揉嗓子,一直的装着男人的声音,让她的嗓子有些不慎舒服,她看了看手中的龙形玉佩和玉符,冷笑一声,全身的亮白色气劲骤然爆发,登时将那山洞炸塌,随后飘身而去。

    “紫云身故,宫主伤心过度,又是练功不慎走火入魔,已留在无杀崖修养,外人不得上山打扰!”红衣手持冰宫令符向冰宫上下宣告。

    白菲眉头紧皱,向红衣道:“红衣师妹,掌门师姐她···”

    红衣将手中的令符一举,。“白裳师姐难道听不明白吗?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白菲也不再多言,退到一边,但是心中却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师姐,宫主可是交代了给紫云报仇之事?”白玉莲问道。

    “玉莲师妹,宫主已经交代,紫云身死,乃我冰宫奇耻大辱,从即日起手持宫主所赠玉符召集所有冰宫力量攻伐自由联盟。”

    “红衣师妹,宫主以前····”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难道白裳师姐不相信红衣手中的令符不成?见令符如今宫主,还不执行?”

    白菲无奈,也只得随着红衣命令而行。

    随后红衣依次的安排人员下去,最后只留下白菲一人。

    “菲儿姐姐,你是不是很奇怪今日我的所作所为?”红衣问道。

    白菲冷冷笑道:“难道不是吗?”

    “掌门师姐出事了!这令符和玉符都是不知何人放到我红云崖上的,我曾去冰湖去寻掌门师姐,发现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而且掌门师姐所在的山洞已经坍塌,更是吹开积雪,地面上露出了数摊血。”

    “怎么会这样?”白菲惊愕的道。

    红云摆了摆手,“菲儿姐姐,你回到梅剑山庄去,现在武林之中也只有那里还是一片安宁之地。”

    “那你们呢?”白菲关系的问道。

    “给紫云报仇,同时寻找掌门师姐的下落,我不信掌门师姐会死。”红衣咬了咬牙道。

    “可是掌门师姐的命令是····”

    “没错,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违背掌门师姐的命令而行,也只有这样才能将掌门师姐逼出来,不是吗?”

    白菲低头不语,片刻后点了点头,“或许你是对的!不过自由联盟非比等闲,我担心···”

    “菲儿姐姐的担心完全都是多余,你的武功也帮不上什么忙?冰宫之内唯有我和绿衫修成了意境,虽然掌门师姐给我们服下了意境种子,但是你和冰儿至今未能踏入意境之中,更是玉莲已经修习了伪意境,相信不久之后或可以用。”

    “掌门师姐之所以让你陪在萧云身边就是为了让你尽快的参悟意境,这也是掌门师姐的意思,更是为了让你有个安全的保障,我们也好放开手脚。”

    白菲总觉得这样做不妥,但是却又不好劝解,毕竟为紫云报仇也是她心中所愿。

    先前神兵出世,武林中人纷纷前来北地捣乱,更是直接让红衣、紫云受伤,而为了给红衣取得疗伤草药,紫云才拖着受伤之躯前去药王谷寻药,这才遇难,其根本都纠结于武林人士来北地的捣乱,而鼓动武林人士前来北地的正是自由联盟。

    新仇旧恨,紫云的死,血仙蝶的出事完全起源于自由联盟之手,白菲也早盼望着给自由联盟一个教训,当即答应了下来。

    血仙蝶失踪,是死是活不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是她随身携带的玉符现身,更是给她的生死之谜带上了一层迷影。

    红衣手握冰宫令符、玉符,又是打着怎样的心思?红衣携令符、玉符调动冰宫不泪天所有的力量席卷武林,又将给武林带来怎样的局势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