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手握冰宫令符、玉符开始调兵遣将,与此同时血腥的屠杀开始在武林之中展开。

    这是一个流血的一天,这是一个悲伤的一天,这一天之内死去的人不下万人。武林轰动。

    丰寰城自由联盟总坛.

    “天成,这是谁做的?”陆金岚气得浑身颤抖的问道。

    “谁做的重要吗?血魔女已是武林大害,人人得而诛之,现在死了一个血魔女有什么好吃惊、发怒的,就是因为她是你的师姐不成?冰宫不泪天除了血仙蝶还是比较的厉害点之外,没有什么好怕的。”段惊羽无所谓的道。

    “你懂个屁!冰宫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冰宫也不是仅仅一个血仙蝶,紫云要是能杀,在数年前他就已经死了。”

    “金岚这是何意?”杨人九问道。

    “冰宫不泪天最恐怖的不是宫主血仙蝶,而是它背后的神秘力量。还记得冰宫的崛起吗?还记得冰宫血杀武林吗,当初连天道盟都是无可奈何,我们现在的实力可以和当初的天道盟相提并论吗?”

    “金岚,冰宫之内还有什么隐情不成?”陈天成问道。

    “自然是有隐情的,据我所知冰宫有四大分坛,分别是朱雀坛、玄武坛、玄武坛和白虎坛,四座分坛的力量都是不可小觑,更是互相独立,互相不相识,直接受冰宫玉符调遣,同时还有其它势力,总结起来就是四坛五谷六大山。”

    “诸位可知道我的凤凰谷实力如何?凤凰谷虽然是五谷中的之一,那只不过是朱雀坛的一部分而已,受朱雀坛管辖,朱雀坛中仅我掌握的兵力就要数万与众,而整个总坛的人数绝对不少于十万。”

    众人顿时惊愕无比,你看我,我看你都是说不出话来,四坛五谷六大山,这是一种怎样的势力?

    “查一下,到底是谁干的,不知道将杀人的凶手拿到冰宫去,能否平息血仙蝶的怒火?”陈天成看来似是惊慌的过度,言语之中欠缺考虑。

    “盟主,这样做好吗?这样岂不是说我们自由联盟怕了他们冰宫了?我就不信冰宫不泪天有如此的实力,而且我们的目的就是一统武林,冰宫不泪天如果真的有此实力,已经成为了我们一统武林的绊脚石,我们之间早晚一战。”梦琉璃说道。

    “琉璃,你说的不错,但是现在不是我们和冰宫开战的时机,但不说冰宫有没有这种力量,眼下天道盟尚未灭亡,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眼下又有冰宫搅局,对武林局势不能说不产生影响。”龙玉阳道。

    “金岚,若是冰宫真有如此实力,会有谁知晓?”杨人九问道。

    “我们冰宫之人的高层人员自然知晓,但却是不会外讲,即使是我也在仅仅知道一个名号而已,除此之外怕就是与冰宫相斗过的天道盟知晓真相。”

    杨人九叹了口气,“我现在相信金岚说的话了,冰宫怕是真的有这种力量,而真正的杀人凶手我想我们也查不到了,我猜想没错的话,怕是天道盟从中作梗。”

    陈天成眉头紧皱,道:“如此该当如何?”

    “我回一趟冰宫吧,向宫主详细说明这一切都是天道盟暗中做的手脚,想来紫云师姐的武功也非是我等可以算计的,宫主也非是糊涂之人,或许由我游说有一丝的转机。”陆金岚道。

    “金岚回冰宫诉说其中误会确实是不错的主意,但是谁又能够保证金岚会不会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梦琉璃冷冷的道。

    “梦琉璃,你什么意思?为何如此恶语中伤与我?”陆金岚怒急。

    梦琉璃冷冷一笑,却是没再说话,但是那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琉璃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金岚毕竟是冰宫之人,若是血仙蝶要为紫云报仇而她不听劝解,金岚是不是会反戈一击?金岚对联盟的事情知道的太多了,若是此时反戈,我们的损失将会很大。”无论何时何地,段惊羽都是站在梦琉璃的一边。

    “段惊羽,你···”陆金岚一时间气恼无比,但却是没有言语反击。

    “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金岚你速回冰宫,向血仙蝶解释清楚,若是血仙蝶执意要对我们自由联盟动手,那我们只能全力抗击,依照现在的力量我们也有信心与冰宫一战,如此刚好一战彻底解决掉冰宫,也省去了日后的麻烦。”最后陈天成拍板定案。

    “散了,散了。金岚、人九留下!”

    “金岚你有多大的把握说服血仙蝶?”陈天成正色道。

    “说实话,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联盟斩杀了紫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且我也探查清楚了斩杀紫云的人是陆家的人,而且雪云也是参与其中。”

    “雪云?不错,自从出了上次的事情之后,雪云为了避免怀疑,说是出去避避风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也是最近太忙了,忽略了她了,她居然也参与其中?”

    “这件事就是雪云参与策划的,当初雪云到了药王谷寻陆家之人,不料紫云现身药王谷,而雪云纠结陆家的人参与围杀将其杀死,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实,似乎就是实情。”

    “雪云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不知道是给我们惹麻烦?”陈天成气的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

    “或许是上次误会的事情让雪云心中难安,她要做出一些事情来证明她的清白,而斩杀紫云增加联盟声望,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联盟就似乎变得很合理。”

    “糊涂!”陈天成气的又是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

    “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是想法子解决问题,此去冰宫真有可能向琉璃说的那般我一去不回,但是天成请放心,我绝对不会反戈一击,更不会泄露半点联盟的秘密,而且我也相信宫主不会逼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

    “人九怎么看?”陈天成又向杨人九问道。

    “眼下只能先让金岚去一趟冰宫了,无论血仙蝶提出怎样的条件,我能能办到的尽量办到,眼下我们的敌人不是冰宫而是天道盟。”

    “此外我不相信雪云能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做出杀死紫云这样的事情来,毕竟事关重大,她不敢贸然行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天道盟的人在捣鬼,而雪云···”

    杨人九的意思几乎是不加掩饰:陆雪云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