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人九说的虽然婉转,但是字里行间吐露着一个消息:陆雪云有问题。

    陈天成皱了皱眉,“不排除这种可能,自从神兵任务之后我感觉雪云变得怪怪的,没来由的总是一个人笑,而且连我碰一下都不行,我怀疑她背叛了我,她背着我有了别的男人。”

    “如果真的如此的话,我想她那背后的男人一定是天道盟的人,而这次的黑锅我们是背定了,所以我们不得不防备着冰宫的大范围来袭。”

    最后杨人九先行离去,陈天成搂过陆金岚,两人四目相对,燃起激起火花,一阵激吻,陆金岚将陈天成伸入她衣服内的手抽出,两人分开。

    “天成,别这样,等我回来!”

    “我心中压抑的难受,无处宣泄,我更是男人需要发泄,难道你就不能···”陈天成拉着陆金岚的手不让他走。

    “我又不是你发泄的出气筒,你要是仅仅是想要发泄的话,大可去青楼,以后也休要再理我。”

    “金岚,别生气,我是真心的喜欢你,同时也是真心需要发泄,否则我会被压抑的疯掉,你也知道我掌管联盟的压力有多大?”陈天成说着又将陆金岚揽在怀中。

    陆金岚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之后就此屈服。

    丰寰城梅剑山庄。

    萧云身上浮现出了奇怪的图案,萧云眉头紧锁,这烟雨图却似是哪里见过了。

    烟雨图案消失之后,萧云没来由的一阵心中剧痛,就似是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般,这种心痛他曾经体会过那就是得知花清影死讯的时候。

    “怎么会这样?”萧云双手捂住胸口,痛苦的表情难以掩饰,久久难以恢复,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姐夫,我姐喝多了!”丰小冉扶着丰小依走了进来。

    “喝多了怎么不把她扶到她的屋中,扶到这里干嘛?”萧云不解的问道。

    “我姐说她赢了,今晚···今晚要和姐夫一起睡。”

    “胡闹,赶快把她扶回她的屋子去,要是被霓裳遇到怎么办?”

    丰小冉没听萧云的话,将丰小依平躺到了萧云的床上,萧云无奈取过被子给她盖好。

    丰小依手中依旧抓着剑,右手探出抓住萧云的衣服,“今晚···我和你··睡,我要给你··生··小孩,谁也···别想从我手上···抢走你,我是··最强最美的···丰··小伊人。”

    “生小孩?”萧云扶额。

    “怎么喝成这样?”萧云皱眉。

    “姐夫···”丰小冉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

    “你有话要说?”萧云问道。

    “事情按照我们的猜想发现下去了。冰宫的紫云身死,白菲已经将她的尸体运回冰宫,而且得到可靠消息,冰宫真的出手了。”

    “看来江湖又要乱了,数年前的一幕将要重演,冰宫背后的隐藏势力也该一一浮现出水面了。”

    “那姐夫,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生意是否继续?”

    “当然继续下去,我们所有的商铺、买卖都要明确的刻画上梅剑山庄的标识,要醒目显眼,同时更大力量的发展投机倒把、倒买倒卖生意,快速的积累大量的钱财,对一些热门行业进行垄断。”

    “姐夫放心,交给我去办,不过加入自由联盟的事情····”

    “这个不急,等这段风波过去就好了,对了,有叶姐姐的消息了吗?”

    丰小冉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

    “自由联盟有什么行动?”

    “萧懿航等人去了云雾城,是从我们丰寰城出发的,而丰荫城仍没有动静。”

    “萧懿航?萧懿影?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我在想着要不要借助柔姑娘的手解决掉萧懿影?还是先利用利用萧懿影和柔姑娘?”萧云眼睛眯了眯似是自言自语的道。

    “丰荫城不会没有动作,现在冰宫的屠杀还没有展开,但是相信很快就会发生,天道盟既然导演了这出大戏,就不会让她半途夭折,我们继续看好戏罢了。”

    “那···”丰小冉看了一眼还在说着醉话的丰小依却是不知道这话该如何开口。

    “你们安守着梅剑山庄,不许有任何的大动作,我要出去几天。”

    “出去?去做什么?要不要让我姐陪着····”

    “不需要,我出去就是为了躲避桃花,难道还要让她跟着,那岂不是自寻烦恼?”

    “对了。你要看紧柔姑娘,最后能探查出她的身份,我总感觉他的身份并不简单。”

    萧云出了梅剑山庄,手中提着云梦柳,背后斜插一把宝剑,以深紫色的披风遮盖着,外人看不出来。

    萧云出了梅剑山庄,心中想着却是向北而行,在丰寰城中向着北门而去,此时他心中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北方有着与自己生命千丝万缕连续的人或者物。

    这仅仅是一种感觉,毫无来由!

    一路上萧云闻到了血腥之味夹杂在风中,风是从北方吹来,屠杀开始了吗?风已经刮到了丰寰城了吗?

    萧云并不知道此时冰宫不泪天的屠杀已经进行了十数天了。

    十几天前。

    一处幽谷之内,谷口处插着一把巨大的宝剑,宝剑森寒,闪着乌光,阵阵若有如无的波动在宝剑之上流淌,笼罩住了山谷的谷口,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剑阵。

    一个女子来到谷口之内,在巨剑前十数米停住脚步不在前进。

    “白虎坛坛主风无忌接宫主令!”

    片刻之后,谷口处出现数人,其中一青年男子身披白虎战衣,腰中悬剑来到谷口之处,从巨剑之下走过,站在巨剑不远之处。

    “风无忌接宫主令!”风无忌说着向那女子一拜。

    那女子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宫主令下,命白虎坛坛主风无忌从现在开始集结坛内力量,对自由联盟展开攻击。”

    女子说完轻轻一弹,那封信直直的飞向风无忌。

    风无忌伸手接过信,展开仔细的看了一遍,最后又看了看右下角处的的玉符印记,确信这封信是真的,这才道:“什么时候出发!”

    “三天!”

    女子说完转身而且,风无忌看着那女子的身影消失喃喃自语道:“冰宫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宫主怎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风无忌将手中的的信笺向后一抛,那信就飞入到了身后巨剑笼罩的范围之内,顿时一道剑光凭空而生,将这封信撕的粉碎!

    一剑扼谷口,生者莫近,冰宫不泪天背后的势力开始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