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宫脚下恶斗生,死了的是村民,是强盗。(书^屋*小}说+网)死者死矣,不在牵挂,活着的人却是要承接着亲人死亡的痛苦和肩负着未来生活的重任。

    弱似扶风之柳的女子,面对着萧云的大恩,言语之中有着以身相报的打算。

    萧云之所以出梅剑山庄,不就是为了躲桃花吗?这怎么还能惹桃花?

    “不知姑娘芳名,我名萧云,乃是一介浪子,而且已经有了妻室,姑娘的美意,萧云心领了。”

    “啊?你说什么?我只是想说要报大恩怕是难了,你说的都是什么,妻室?我的美意?”姑娘说完低下头去。

    尴尬啊,尴尬,还有比这个还尴尬的吗?萧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叫我岚儿好了,不知恩公有何打算?”

    萧云看了看岚儿,尴尬的笑了笑,“我也没有什么打算,更是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感觉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前来,不知不觉间却是到了冰宫了。”

    萧云望着不远处的雪山呆呆发愣。

    “你想去冰宫?”

    萧云摇了摇头,“冰宫没什么好去的,更是其中还有我的一位‘好姐姐’,我避之而不及,还要去送死?”

    萧云把“好姐姐”三个字咬得极重,很明显的表示出来,这位好姐姐并不是他真的“好姐姐。”

    “可是我想去啊,冰宫不泪天就是让天下的女子从此都不流泪的地方,只有去了哪里我才有活路。”岚儿低声道。

    “那姑娘是让我送你到冰宫?”萧云皱眉道。

    岚儿却是摇了摇头,“以前我就是冰宫的人,但不是冰宫弟子,我负责看守冰宫的藏书阁,最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像说是什么人死了,所以就把所以的不属于冰宫弟子全部赶了出来,没想到刚刚回到家中就···”

    岚儿说着竟是低低的抽泣起来,萧云无奈的只好在旁安抚,片刻之后她才恢复了心情。

    “被赶出了冰宫,那还怎么加入?”萧云不解。

    “现在不同了,我的家人都没有了,无依无靠,若是他们不收我,我会死的!”岚儿道。

    “那你直接去不就成了?”萧云不解的问道。

    “冰宫封山了。我上不去!”岚儿低头道。

    “呵···”萧云无奈的笑了一声。

    “我听说冰宫出事了,宫主死了,所以封山了!”

    “什么?宫主死了,你所说的宫主是血仙蝶?”萧云大吃一惊。

    岚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萧云眉头紧皱,血仙蝶死了?她怎么会死,又是谁这么有本事杀了她?

    “你知道宫主?”岚儿抬头道。

    萧云苦笑道:“血仙蝶大名谁不知晓,其实···她就是我的好姐姐。”

    不知为何听闻血仙蝶的死讯萧云居然一点都不开心,反而隐隐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感觉生命中的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般。

    就是这种感觉,自己在梅剑山庄之中突然感觉到的那种感觉,难道血仙蝶就是那时候死的?

    看着萧云面上痛苦的神色,岚儿不知所措,“怎么了,萧公子,宫主死了你怎么这么难受,难道你和宫主感情很好?”

    萧云摇了摇头,“我并非对她感情很好,而是对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似是血脉相连,感觉那就是我的亲人一样的感觉,很温暖,很亲切的感觉。”

    萧云说着看了看眼前的岚儿,心中却是道:“我在你身上也有这种感觉!”

    “哦,这样啊?”岚儿道。

    “不仅仅如此呢?当初还是我的这位好姐姐救了我的命。”

    萧云说着叹了口气,仰头望天。

    “是吗?说说看!”岚儿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道。

    萧云苦笑一声,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第一次见到血仙蝶的场景,那是的血仙蝶还很青涩,也不是穿着一身的血红衣裙,而是白衣飘飘若仙子。

    那是一个雨夜,在一个慌弃的庄园中,一个人打着油纸伞在缓缓的荡着秋千,那样子就似是···女鬼现身。

    萧云向岚儿讲了一遍怎么初遇,之后又讲述了再次相遇以及传授自己意境的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遭。

    “看来,你们还是很有感情的,难道她死了你不伤心,你不想知道宫主是怎么死的?”

    “笑话,我那好姐姐的武功不知道强我多少,她都死了,我想追问她的死因,那不是找死?”

    “说的也是,那不想知道宫主死了之后,现在的冰宫怎么样了?”

    萧云心中一动,感觉到了不对劲。

    冰宫不泪天对外的复仇火焰那是熊熊燃烧,正是与自由联盟战的如火如荼,内中却是血仙蝶身亡,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你让我心动了,就是不知道怎样进冰宫。”

    “冰宫之中只有一个男人,所以你上不得冰宫,不过你可以帮助我上去,我本来就在里面看守着藏书阁的,只要我进去了他们就会接受,然后我就帮你,好不好?”

    岚儿柔柔弱弱的瞪着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渴望。

    “既然冰宫封山,你无缘无故的上山,不会让他们对你产生怀疑,还能接受你不成?”萧云不解的问。

    “没关系的,我只是身子弱爬不上山去而已,但是我毕竟是在冰宫呆过,相信他们不会怀疑我的。”

    萧云撇了撇嘴,心道:“身子弱爬上山去,那不是更惹人怀疑。”

    “你是不是担心我上山也会让人怀疑?不用担心,我认识他们采购的人,我就和她们商议,说是她们带我上山的。”

    “这都可以?”萧云不解的问道。

    “怎么不可以呢,不过她们刚刚采购网回去,下次采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所以现在我们上山去刚刚好。”

    血仙蝶一死冰宫必乱,若是此时偷上冰宫的话确实正是时机,只是能杀死血仙蝶的人杀死自己定然是毫不费力的。

    想到此处萧云不由得想起了你盲陀剑者来,那人的武功高绝,绝对不在血仙蝶之下,难道那人就是杀死血仙蝶的凶手不成?

    岚儿见萧云眉头紧皱,不由得问道:“还是感到为难?”

    萧云摇了摇头,“就在刚才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武功很强的人,那人的武功强的离谱,而我所施展的武学也感到了不足之处,若是不解决这个问题,即使上山也会死的很惨。”

    血仙蝶的死讯,冰宫的异常表现,莫名的盲陀剑者、尚未融合的武功,萧云又将怎样解开一个又一个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