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儿希望萧云帮她送到冰宫,萧云感到为难,将自己遇到盲陀剑者遇到的的难题说了出来。

    “这样啊,你可以跟我讲讲,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我却是什么武功都知道,毕竟看守藏书阁的时候我没事就看那些武学著作,什么都知道。”

    “那你怎么不练武功?这样也会增强你的体质。”萧云不解的问。

    “我受过伤,练不得武。”岚儿说着低下了头。

    “我能看看你的伤势吗?”萧云关切的问道。

    岚儿点了点头,缓缓的抬起右手,萧云的手搭在她柔软若云的玉腕之上,一道劲气缓缓的渗入她的体内。

    萧云的劲气属性就是属阴,与女子体质属性相符,所以萧云的劲气在岚儿体内运转并不影响岚儿的身体。

    萧云的劲气在岚儿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随后缓缓的将劲气收回,叹了口气,“三阴脉络受损?”

    萧云顿时有了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那是他从出生就折磨他的伤痛,竟没想到这种伤痛会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出现,也难怪他会对这个女子产生莫名的感觉。

    “三阴绝脉受损,我以前就是这样的伤势,不过不用担心,以前我不懂,现在我就可以治愈这种伤痛。”

    “真的?”

    “自然是真的,不过你方才说过你什么武功都懂,是不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的意思是我们交换,我告诉你我知道的武学,你替我治愈伤病?”

    “这个···”萧云为难了。

    “怎么?”岚儿挑起的眉头又低垂下来。

    “这种伤势治愈需要施针,但是···”萧云说不出口了。

    当初花清影给萧云施针的时候是萧云昏迷不醒,那时候的她们还只是孩子,花清影脱光了萧云的上衣给他施针,但是现在萧云却是不能这么做,因为对象换了,给一个女孩子施针脱光上衣的话····

    “没关系的,我穿着一件薄薄的紧身衣,能够遮挡身体,但却是不阻碍施针,你来吧,我受这种伤痛折磨的太苦了。”岚儿居然哭了,只是这却是兴奋的哭了。

    她不能不哭,萧云得知自己伤势可以治愈的时候何止是哭?那种心情说不出,绝境逢生的感觉,真的是好言语难以诉说。

    岚儿换好了衣服,萧云从衣带上缓缓取下上面插着的八支金针。

    “你···大男人怎么用粉红色的腰带?”岚儿瞥了一眼萧云不由的问道。

    握着金针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苦笑了一声,“一个红颜知己的遗物。”

    岚儿换了一身紧贴身的薄衣,也不知道这件薄衣是什么材质,居然与身体紧紧贴合,而且肤质感极强,她虽然穿着衣服但是和没穿又有什么区别?

    看着岚儿盈盈一握的细腰,饱满挺拔的双峰,顿时萧云感觉热血上涌,鼻子中似乎有热辣辣的东西流淌,伸手一抹,竟是不知何时流了鼻血,难道自己受伤了?

    “刚才的一战让我受伤了,不过没关系,我的伤势不重。”萧云给岚儿解释道。

    “嗯,很多人看到我的时候都会受内伤,动不动就流鼻血,我已经习惯了,何况今天我穿成这样。”

    萧云顿时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萧云是久病成医,要是别的伤势他绝对没有把握治愈,但是对于三阴绝脉伤势他有着九成九的把握。

    金针不是一般的金针,而是寻血针,若是用来杀人就是寻血针,要是用来医病就是走脉神针。

    走脉神针附着着萧云阴柔的内力刺入岚儿的穴位之上,缓缓的渗入她的体内,在她的体内缓缓行走,竟是开始打通她受阻的经脉。

    三阴脉络受伤非是一朝一日可以完成,两人都等不及伤势好转,因为时机不等人,若是赶不上冰宫采购的人那么还不知道下次上山会是什么时机。

    一处山洞之中,风流倜傥的月清明端坐着,看着脚下浑身颤抖瑟缩成一团的紫色人影。

    “那老怪物和你说了什么?”月清明冷冷的道。

    “清明,她真的没跟我说什么,真的,求求你,求求你,给我吧,把解药给我吧,我难受···”叶可卿颤抖着抓住月清明的腿。

    “难受,难受就应该对我忠诚,不是吗?你对我忠诚吗?”月清明手中玉萧轻旋,看着痛苦不堪的叶可卿。

    “清明,我都是你的人了,难道还对你不忠诚吗?求求你,给我解药吧,给我吧,我好难受,好难受····”叶可卿浑身颤抖着眼泪、鼻涕开始忍不住的流。

    “难受?难受就说实话,说出实话,我就让你舒服,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服食着销·魂丹的感觉吗,那种快意,那种欣悦,那种快活的感觉,不难道忘记了吗?”

    月清明的话刺激了叶可卿,那种快意、欣悦、快活的感觉时时在脑海回绕,但是身上却是毒性发作的痛苦,强烈的快意更加剧了身上痛苦的的感觉,现在叶可卿已经完全的理解了什么是极端的快意的爆炸和超级的痛苦的爆炸感觉。

    月清明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粒紫黑色的丹药,此时他正用两个手指捏着,上下打量。

    “给我,给我,我说,我什么都说····”叶可卿状似疯狂的上前来抢,却被月清明一脚踹开,随后月清明又上前哀求,“给我吧,给我吧,我快难受死了····”

    叶可卿上下身上乱抓,浑身颤抖着,此时身体内似是万虫噬咬,啃骨咬髓,并且全身血脉开始逆流倒冲,让她的痛苦感觉家居,她的衣服被自己撕的一条一条的,鲜血直流。

    “你是不是感觉有虫子正在咬你的骨头,啃的骨髓,对,就是这种感觉,你感觉到了吗?这种感觉是不是很难受?”月清明开始反向引动叶可卿的痛苦。

    “我说,我说,你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求求你,求求你,快把销·魂丹给我吧,求你了···”叶可卿已经形象全无,眼泪鼻涕忍不住横流,都沾满了月清明的裤脚。

    “弄脏我的衣服了,快说那老怪物和你说了什么,这可销·魂丹就是你的了。”月清明开始利诱。

    “我说,我说,她就问我为什么能够抵抗住心魂术和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功的影响,就问了这些。”

    叶可卿的回答能否让月清明满意,她被销·魂丹支配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