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清明威逼、利诱叶可卿,让她讲出见到“老怪物”的时候说了什么。

    “她就问我为什么能够抵抗住心魂术和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功的影响,就问了这些。”

    “哦?只有这些,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居然跟我说你不知道,你当我说傻子吗?”月清明怒喝道。

    “我跟她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我其实并不知道什么心魂术什么阴阳逆乱天元道?”

    “哦,原来如此,倒是我误会你了,你和她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就说了这么几句话?”

    “她还探查了我的身体,最后就什么也没说让我回来了?”叶可卿焦急的回答着。

    月清明若有所思,旋动的玉萧静了下来,手中的销·魂丹依旧用两根手指捏着,但却是停止了晃动。

    叶可卿迫不及待的上前,将那颗销·魂丹抢过,迅速的放入口中咽下。

    销·魂丹的药力行开,顿时感觉身体内的虫蚁被毒死了不少,但是还未死绝,让她对销·魂丹有着说不出的渴望和期待希望在服下一颗。

    月清明捏着叶可卿的下巴,“怎么还不够是不是?身体还很难受?”

    叶可卿被抬着下巴,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交个你的任务,把老怪物手中的绝学尽数的骗出来给我,同时还有一对阴阳玄解,记住了?”

    “阴阳玄解?那是什么东西?”叶可卿不解的问道。

    “那是一件宝物,一件至宝,想方设法帮我拿到。”

    叶可卿眼中湿润,充满了渴望的期待,身体早已屈服在了销·魂丹之下,即使再怎么委屈她都要忍耐下去。

    “还想要一粒销·魂丹是不是?你很渴望和期待?”月清明知道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不想在折磨叶可卿了。

    叶可卿无言只是眼中泪光闪闪诉说着心中的期待。

    “冰宫血魔女紫云死了,我的目的没有成功,而那老怪物似乎防着我让我不能尽得阴阳道绝学,尤其是那颗阴阳道道主的意境种子不知下落,这也让我心中十分不快,你想法办让我快活起来。”

    叶可卿微微一怔,她明白月清明要什么,她似是有所抗拒。

    她当然知道月清明的意思,但是她心中还是十分的不愿,即使是身受销·魂丹所致。

    “这颗销·魂丹炼制可是不容易的很,不知道有人想不想要?”月清明捻着那颗销·魂丹道。

    月清明两根手指间又捏着一颗销·魂丹在叶可卿面前晃来晃去,顿时叶可卿眼神之种变得迷茫起来,她咬了咬唇,低身趴在了月清明的身上,伸手拉开了他的裤链。

    丰寰城梅剑山庄。

    萧懿影可是安静了好一阵子,她不断的参悟着《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学,眼中也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南宫心怡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也不见她从那本春·宫图上移开目光,不由得摇头叹气,这个师妹···

    “师姐,师姐,你快来看看嘛,别总是喝酒,喝酒的,把你自己都喝废了,有空和我一起喝花蜜茶,补气、养血、滋养身体,酒喝多了伤身啊。”萧懿影说着捧着秘籍走向南宫心怡。

    “我不看那龌龊的东西!”南宫心怡扭过头去,但是眼睛却瞟向萧懿影手中的春·宫图。

    “不是啊,师姐,这是武功秘籍啊,你看,你看,你快看吗,你看这行功脉络图,你看看你,别总是眼睛盯着那些不该看的东西,哈哈,师姐,你的言语出卖你了哦,看看,看看师姐帮我参悟一下吗?”

    南宫心怡被萧懿影说的顿时红了脸,她这年纪正是思春的年纪,哪个少女不怀春?

    说是龌龊、肮脏,其实南宫心中对这春·宫图却是好奇的很,萧懿影在参悟天元道武学看的入神,而她却是眼睛时不时的瞟几眼上面让人血脉偾张的画面,想要仔细的观看又担心萧懿影笑话,那尴尬劲其实早就被萧懿影看在眼中。

    “师姐,师姐,快过来,快过来,这点我不懂呢,你快帮我参悟参悟?”萧懿影拉着南宫心怡,要让她一起帮助参考。

    南宫心怡“无奈”之下放下手中的酒葫芦,终于转过头来,顺着萧懿影手指的方向看去,仅仅是几眼就被上面的经脉图彻底的吸引。

    专注于经脉图的南宫心怡,眼中再也没有了令人血脉偾张的画面,脑海中不断的演绎着真气在脉络的走向,不由自主的身体中一股真气沿着脑海中不断演绎的脉络走向缓缓运转,此时她竟是不知不觉间进入到了某种玄妙意境之中。

    不知不觉间南宫心怡身上亮起了粉红色的气劲光芒犹自浑然不绝,直到萧懿影莫名的感动浑身燥·热,同时有一种对异性的冲动的时候才注意到身边的师姐的异状。

    “师姐,师姐,不要运转玄功,这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学有问题。”萧懿影压制了一下体内的躁动,并且及时的制止了南宫心怡的行功。

    “啊?有问题?”南宫心怡一惊,从那种玄妙的意境之中退了出来,脸上通红,她也受到了逆乱气的影响。

    “这···有什么问题?”不知为何,南宫心怡忍不住心中狂跳不止,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某个男子英俊的身影,挥之不去。

    “问题太大了,师姐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师妹我可是清楚呢,你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吗?”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南宫心怡。

    顿时南宫心怡的脸更红了,不由得想起萧懿影曾经跟她传授的坏思想,“那个,女人身上有一处柔软,就在···嗯,两腿之间,而男人的那里有一根···”她越说头越低,声音也是越来越弱,最后却像是蚊子哼哼一般。

    “什么啊,什么吖,什么这都是,师姐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啊,谁问你这个了,谁问你这个了,奥····师姐,你的思想····不纯洁哦,不纯洁啊,不纯洁哈,不纯洁···”

    南宫心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白了一眼萧懿影,“那你问我什么?这不是你以前告诉我的吗?那个···区别!”

    南宫心怡气恼之下站起身来就要走,太丢人了,丢大人了。

    “师姐,我没问那个啊,我是问男人和女人经脉上的区别,经脉上的区别啊,不是···那个的区别,师姐,你又想到哪里去了?”萧懿影拉着南宫心怡的胳膊不断的晃荡着。

    萧懿影是个不得安闲的主,她又要折腾出怎样的事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