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问了南宫心怡一个很好玩的问题,竟是让南宫心怡又气又怒,但却是无可奈何,起身要走。

    “好了,好了,师姐不懂,告诉师姐吧!”南宫心怡明显还是在生气。

    “师姐,我娘传你医术的时候难道没有传你人体脉络图吗?”萧懿影瞪着大眼睛认真的道。

    “传了,我不喜欢看,早不知道扔哪里去了,我对医术没兴趣。”

    “师姐,我告诉你啊,其实男人和女人身上的经脉绝大部分都是一样的,但却是有一点点的不同,就是这一点点的区别造就了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师姐你看···”萧懿影说着将那本春·宫图拿了过来,“这两幅图上的经脉画的都是一模一样的,男女修炼之时真气所走的经脉都相同,这就大大的不对了。”

    “很多武功男人可以练,女人也可以练,真气流转的经脉都相同,又有什么不对了?”南宫心怡疑惑的道。

    “不对,不对,大大的不对了。”萧懿影又是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你看师姐,这些经脉都是一些武学禁忌经脉,其实说是禁忌也是过了,乃是双休之时真气所过的经脉,即使是没有武功的人也一样,双休的时候血流也会经过这些经脉。”

    “你到底想说什么?”南宫心怡不懂的问道。

    “只要经过这些经脉的真气一定会通过男人或者女人身上独有的经脉,否则就会出现真气逆冲走入岔道,你看看,你真气从这边通过之后跑到那边去了···”

    “那又如何?”南宫心月不解的问道。

    “对男人或者无大碍,但是对女子可是大大的不妥了,她能让人有那种冲动和感觉,但真气却是不能贯通经脉,只能在这条经脉之中流转,你说会怎么样?”

    “能让人反复的出现那种冲动和感觉!”南宫心怡道。

    “是呢,是呢,是呢,师姐就是聪明,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的,你看这几条经脉,就是这几条通往气海丹田的这几条,分明就是吸纳对方真气的,这大大的违背了阴阳互补的原理,所以说这本书有问题呢。”

    “吸纳对方真气,那岂不是传说中的化冥神功?”南宫心怡震惊无比。

    “师姐,不要相信什么化冥神功,吸纳别人的武功为己用短时间之内看似功力大幅度提升,其实将异种真气聚集在体内早晚都会爆体,武学一途哪有捷径可走?即使是别人将内力输送给你也不是全部可以利用的,要慢慢化解吸收。”

    萧懿影捋着额前的秀发,望着屋顶若有所思,“怪不得花弄鱼那个小贱人武功突飞猛进,原来她是学了这种武功,可是···她是从哪里学到的呢?”

    “那这天元道武学?”

    “师姐,我想啊,这本是一种很玄妙的武学,但却是残本,说不定是被人恶意修改过了的,不过遇到了我,呵呵,我就能将它的缺陷补足,把错误之处修改,这可真是一本奇书呢!”

    萧懿影手握着天元道秘籍,心中美美的想到:“若是我改全了这本奇书,与云双休的话那该有多美!”想着想着不由得嘴角之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师妹,这本奇书可是丰小依的,她会不会早就修习了天元道武学?她怎么到现在都没事?”

    “咦?对啊,怎么会这样呢?”萧懿影挠了挠头,突然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了,她根本就没练,她以为这只是一本春·宫图,哈哈···我可是捡到宝了,待我练成之后我气死她,嗯嗯嗯呃,我现在就去气死她!”

    萧懿影说着将天元道武学秘籍揣在怀中,却是不由得一皱眉,“师姐,可是见到我的貂儿了吗,我怎么好几天没见到它了,跑哪里去了?”

    “我怎么知道啊,哦,我想起来了,你还记得就是你和丰小依比喝酒的那天吗,好像是那个你不喜欢的人身上有一条血红色的小蛇,你的貂儿和那条小蛇一起跑出去了。”

    “她想抓我的貂儿?哼,师姐,咱们得找个机会教训教训她,她居然还想杀我呢?”

    “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在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们最好不要与她见面,不过她要是真的先要动手,师姐定会挡在你的前面。”南宫心怡举起酒葫芦又灌了一口。

    “师姐,你就别喝酒了,都喝醉了,还怎么帮我?少喝点吧,没事就喝点花蜜茶。”萧懿影说着伸手将南宫心怡的酒葫芦抓过,却又还给了她,因为酒葫芦已经空了。

    “师姐你刚才说的话真的太让我感动了,不过你的话师妹不爱听啊,你是看不起师妹不是,哼!”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挺着一对硕大饱满出了屋子。

    萧懿影哼着歌,歌声悠扬,在梅剑山庄之内飘荡。

    “风起云涌万尘沙,江湖纷扰一肩,潇洒快意作歌行,茫茫天涯无依倚,归去感情放不下。回忆只有这首歌,向前行,路艰难,天高地阔,漂泊逍遥多快活,想欲潇洒,把酒言欢,痛快输赢,哪怕刀光斗剑影,酒一杯,醉一暝,笑一切,是是非非烟云过,恩怨放下君莫提,情交陪,义到底,免伤悲,人生短短几十春秋,千山已随风云过,烟雨飘摇,百花飞零。”

    歌声悠扬,透露着喜悦,歌声飘荡,表达着心情。

    对面一人如烟似雾,身披五彩霞衣面带着微笑看着哼着歌过来的萧懿影,她的嘴角微翘,露出一对小酒窝,俏皮可爱。

    两个美艳如花一般的女子错身而过,就在一错身之间骤然间柔姑娘的手伸向萧懿航的脖子抓来。

    萧懿影在柔姑娘一出现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怎能让她偷袭成功,当下身子一仰这一抓落空,随后柔姑娘掌向下切,却是向着萧懿影那高耸的饱满抓下。

    萧懿影最“引以为傲”的资本此时露出了缺陷,被柔姑娘一扫之下,胸衣扫开,顿时一对大白兔“跳”了出来,同时“山沟”之中一个小小的配饰飘荡了一下,竟是半枚姻缘剑。

    萧懿影春光外泄连忙遮掩,跳了开去。

    “哎哎呀呀呀,你干嘛干嘛干嘛,袭胸啊,袭胸啊,袭胸啊,你是男人那,怎么也爱这个,啊啊啊啊。你,你你你没有是怎么的,羡慕我啊,羡慕我啊,羡慕我啊,羡慕就叫你爹妈多努力一点,让你生的大大的鼓鼓的,干嘛啊,干嘛啊,这是要干嘛····”

    柔姑娘一会萧懿影,姐妹之间又将擦除怎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