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强行震开束缚着自己的幽冥影缚,对萧懿影展开了一击,不料却是将她胸前的遮羞之布再次掀落,让她春·光再泄。

    “你惹怒我了····”萧懿影此时真的动了真怒,动了杀意,千幻流刃插回腰间,同时手中又多了一把奇形怪刃。

    弯弯的剑身,似是中间对称,剑刃倾斜,闪烁着寒芒,那是嗜血的光芒,这把奇刃正是百花幻刃!

    幻刃出手,旋转出击,这一剑是愤怒的一剑,这一剑是必杀的一剑,这一剑毫不掩饰的杀意,煞气冲九霄!

    与此同时柔姑娘也是煞气凛然,顿时两股劲气剧烈对撞。

    萧懿影一剑击出天地色变,风云搅动,四周的建筑、花草瞬间化作被煞气劲力搅得粉碎,这一刻柔姑娘就在眼前,这一刻柔姑娘的环刀还在地上,这一刻即将结束这个要杀死自己的人的性命。

    柔姑娘双眼之内五彩花光流转,她的一双眸子已经成为了万花筒般,内中演绎着五彩缤乱的世界,与此同时她的手中也多了一把奇形怪刃。

    弯弯的剑身,似是中间对称,剑刃倾斜,闪烁着的慑人寒芒,那也是嗜血的光芒,这把奇刃竟也是百花幻刃!

    两把幻刃,同样的幻刃,绝杀的幻刃,同样的气势,同样的姿势击出,这一刻就似是一面镜子放在两人人中间产生的影像,剑出手,旋转着飞出,狠狠的扫向对方!

    这一刻之后···下一刻会是谁的鲜血染地?

    萧云和岚儿在冰雪覆盖的冰峰上行了不知多久,竟是寻不到上冰宫的路,萧云还好,倒是岚儿姑娘明显的体力有些不止。

    “我们好像入了迷阵了,总是走不出去,周围到处都是冰雪覆盖也没有参照物真的很容易迷失自己。”萧云看着气喘吁吁的岚儿道。

    “这就是冰宫不泪天的可怕啊,本来是有一条路的,这不,冰宫一封山,本来的路都没有了呢。”岚儿张嘴呼出大团大团的白气。

    “还就没有其他的路上冰宫?”萧云问道。

    “有是有,但是上不去,更何况···”岚儿上下打量着萧云。

    “什么?”萧云问道。

    “冰宫之上只有一个男人,你上去的话肯定被人认出来,而且还会被活活的打死,怎么办呢?”

    “这个很简单,我化个妆就可以了,不过···需要几件衣服罢了,待到了冰宫之上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不过你说的路在哪里?”萧云想了想道。

    “冰宫后山有一处冰湖,冰湖之上是高耸不知几万许的悬崖峭壁,只要爬上这悬崖峭壁就到了冰宫后山了。那里是无恨崖的范围,更是没有什么人把守着,安全的紧,只要上的去就万事大吉了,而且我还知道那里面有着一个梳妆室,里面衣服、首饰、胭脂水粉什么都有。”

    萧云好奇的盯着岚儿,半晌才道:“无恨崖?那是一个什么所在?”

    “无恨崖啊····”岚儿将冰宫的分布说了一遭。

    “按你来说无恨崖乃是血仙蝶所在的山峰,平时连个打扫卫生的侍女、丫鬟也没有,但是里面有什么你怎么知道,连梳妆台也都知道?”

    岚儿尴尬的笑了笑,“整个冰宫之中人人都怕宫主,唯有我不怕,她说她看那到了我就像是看到了她以前的自己,所以允许我一个人上无恨崖,但是整个山峰那么大就我一个人,我也只在宫主的带领下去过几次,然后就没有去过了。”

    萧云也是还一微笑,随着岚儿转道向后山而去。

    “岚儿姑娘,你方才说你对武功方面很有见解?”萧云奇怪地问道。

    “见解不敢说呢,我看守藏书阁没事就看里面的书籍,而去宫主还传授了我一门气功,让我整日的修炼,以确保我的伤势不变得严重。”

    “什么气功?”

    “好像叫···逍遥···什么。”

    “逍遥诀?”萧云奇怪地问道。

    “对,就是逍遥诀!”岚儿姑娘认真、郑重的点着头。

    萧云对岚儿更是好奇了,血仙蝶连逍遥诀也传授给她了,她到底与血仙蝶什么关系?

    “岚儿姑娘能否说说我现在剑道上的缺陷?”

    岚儿柔弱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那你得说说你都遇到了什么难题?”

    萧云就将自己遇到那个盲陀剑者的时候的事情说了一遭,尤其是说道他使用了叶可卿的迅雷剑法以及丰小依的绝技千重影杀的时候的情况说了一遍。

    “小依姐的千重影杀撼天动地,一剑搅乱风云,山河色变,但是我施展的同样招式却是大相径庭,我自信以我的内力不输于她,但是结局差距怎么这大?”萧云郑重的问道。

    “那你知道刀和剑的区别吗?”岚儿问道。

    “刀和剑当然有区别,他们的区别····”萧云还真的说不出来,只是外形的区别吗?

    “呵呵····”岚儿呵呵一笑,脸上似是阳春花开。

    “你啊,对刀、剑、枪、戟、锤、棍···等等十八般武器以及一些特殊的武器你都没有太多的了解,你啊,就是死用剑,用死剑,活到老,练到老,你的剑都是死的,没有一点的杀伤力而言。”

    萧云微笑不语,曾有说他的剑是死的,只有一人,那就是金花夫人,但是金花夫人却不指导萧云剑法,反而对丰小依指导不辍,或许都是女人的关系?

    现在又听岚儿这么说,萧云的心中由开始的不肖,变得郑重起来。

    “刀重在劈砍撩拨,剑重在刺撩抹点等等不一而论,我以为剑者不应以剑硬拼,尤其是千重影杀这种强悍招式。”

    “这代表什么?”萧云谦恭的问道。

    “两者所重不同,在你的眼中是不是觉得刀剑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所在的只是形状的不同?其实你错了,刀的劈砍撩拨重的是刀的劲道,刀的霸气,一刀可斩天,一刀可毁地,一刀可摧山,一刀可断岳,要的就是这种刀的狂霸劲道,一往无前的气势。”

    岚儿说着看向萧云,见萧云若有所思,最终点了点头,她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岚儿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对武功的见解却是十分的独特,到底她将给萧云怎样的改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