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儿姑娘向萧云传授她所认知的剑道。(书=-屋*0小-}说-+网)

    “剑不同,有人说剑是君子,但是我认为剑是贼,绝对不是君子,剑的贼,比枪的贼还要贼。”

    “剑应该是轻盈,快捷,避实就虚,而向你说的千重影杀这样的招式一味的凭借着剑势格挡甚至以剑破势,这种强硬的硬拼那就是蠢,而且不是一般的蠢,简直是蠢不可及,驴都感到惭愧!”

    萧云感到惭愧了,在岚儿的口中自己蠢的连驴都不如了,但是他却是不太相信岚儿的话,因为丰小依的剑一直的这么用的,还有南宫心怡,她的剑几乎也是这么硬来的,倒是小烦她的剑却是别处一阁。

    “那你说剑应该这么用?”萧云尊重而郑重的问道。

    “剑走偏锋,尤其是你的剑,尝试着你用剑的新思路,不要再做蠢驴一般的剑者,剑者应该让你的剑避免以任何形式与对方的兵器相撞,偏锋刺出,一击直入空门,一剑中敌,出剑的角度和路线也要选择,一切选择最直接、最干脆、最省时间、最具效率的一击。”

    “方才你说的小依姑娘的剑,她的剑势狂霸,一剑破万敌,这其实已经不是剑了,而是刀势,剑终归是剑,不是刀,她的剑其实乃是融合了刀的势,刀的法门,而不是纯粹的剑了,剑为绝,刀为霸。”

    “可是小依姐为什么还要选择霸剑呢?难道她也不知道其中的关窍?”萧云疑惑的问道。

    “她或许真的不知道剑中的关窍,但是教授她剑法的人一定知道,她身后有高人指点,从她握剑的那一刻起她就受到了高人的指点,而且到现在这观点更是深入她的剑道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萧云郑重不解的问道。

    “因为剑的犀利不足,只能以强势弥补,剑中融合刀势,虽然犀利不足,但却是霸气有余,所以才有了霸剑,但是如此一来,剑的意义其实已经失去,就变得刀和剑没有区别。”岚儿解释道。

    “刀的狂霸,剑的犀利,这个好深刻,只是刀炼至狂霸好像不难,但是剑如何变得犀利,难道我下手不够狠,出手不够黑?”萧云问道。

    “当然不是,剑如果够犀利,只能积攒杀气,若是杀气不够,即使再强的剑,在狠得出招,一剑击出多么的要害,多么的毒辣,始终是不够犀利,这就是杀气不足的原因,你知道宫主血仙碟为什么武功这么高强吗?”

    “因为杀气?”萧云疑惑的问道。

    “很上道吗,就是这样,都说宫主杀人如麻,嗜血成狂,岂不知在不断杀人的过程中宫主身上积攒了慑人的杀气,即使她不想杀人,不想害人,但是有人一接近她哪怕是看到她的一个眼神,就被她的杀气所震慑,甚至是吓破胆。”岚儿道。

    “未战而对手先败,这就是杀气的影响,而且当你杀人杀的习惯了,习惯的就像是吃饭、喝水、睡觉一样的正常,那么你一剑击出,自然而然的就带着一股子的凌厉肃杀的劲道,这就是犀利的一剑。”岚儿接着道。

    “嗜杀吗?杀人杀的习惯,向吃饭、喝水、睡觉一样正常?我不是血仙蝶我做不到···”萧云苦笑。

    “你以为宫主是为了练剑才嗜杀的,才嗜血的?为了剑道而沦落为杀人狂的人江湖中不能说没有,但是太少了,尤其是一个女人,她走到这一步她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艰辛,又岂是你可以理解的?所以不要在议论宫主的残暴和嗜血,因为你不配。”

    萧云沉默了。

    当初血仙蝶引导他参悟意境,那时候从意境巷出来之后莫名的煞气冲击脑海,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那时候他除了在梦倪裳身上发泄之外还大杀特杀了两次。

    一次是设计将全真教派,将其尽数斩尽,二就是进入岳蓝城将萧懿航的替天行道总坛搅得天翻地覆,难道血仙蝶是因为煞气的问题而大开杀戒的?

    剑若是变得犀利要用杀人来弥补?萧云有些想笑,这简直是太可笑了。

    “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岚儿微笑着看着萧云。

    “不是很可笑,是太可笑,简直笑死人了,照你所说,武林上所有的剑道高手,都是杀人狂,他们的剑道都是以杀气做辅助的?”萧云笑着摇了摇头。

    “还有一种那是用他们的爱作为辅助的,他们有着所爱,有着想要保护的所爱,他们的剑必须犀利,必须一击必杀,否则死的人就是他所守护的人,他所爱的人,这就是爱的剑意,你是这种人吗?”

    萧云想了想,点了点头,“我是这种人。”

    “你不是,为了保护你所保护的人,你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吗,为了你所爱的人,你能抛弃一切吗?爱的剑意不是那么简单,爱需要刻在骨头里,你可以吗?”

    萧云又沉默了,自己可以吗?

    可以,当初为了救小影的时候萧云做到了,但是那时候他是绝望的,心中没有任何希望的,所以他做到了,但是现在他还能做得到吗?

    他也会为丰小依挡剑,为南宫心怡受伤,为白菲呕血···但是他知道这样做的话能将损失将受伤降到最低,但是他判断出如此做自己的性命将会不保,他是否还会毫不迟疑的挺身而出?

    他会吗?

    会!他当然会,但是除了这几个人,梦琉璃、丰小冉之外的其他人他还会这么做吗?

    不会!他当然不会!他当然不会为了感情不深的人去死,但是如果以自己受伤换取对方的性命,他会奋不顾身。

    这就是区别,杀气所驾驭的剑无时无刻不存在,而以爱驾驭的剑会改变,会随着时间、所保护对象的变化而变化,而剑势的犀利自然也会改变。

    萧云似乎是理解了岚儿所说的话的含义,但是自己想要让剑变得犀利就只能靠杀人不成?

    萧云自认为做不到。

    “其实剑还有你不懂得,剑有剑招,剑有剑意,这其中也有这区别,有的剑招绝妙超群,有的剑意玄之又玄,两者用法不同,所用上也是都有区别。”

    萧云不由得更是皱眉,关于剑意、剑招之类的,他还没有好好的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