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儿继续向萧云说道:“我听宫主说过他有一个终生大敌,乃是天道盟的盟主名叫元浪,也是自己仇人的儿子,她的剑意就很特别,能够一眼看出别人的破绽,能够以最简单、直接的攻杀直斩对方空门,这就是剑意,但是附带说一下,元浪最厉害的不是剑,而是刀,她的刀才是最可怕的。”

    “继续说剑吧,还有一种剑重在剑招,剑招本是精妙,一环紧扣一环,直至最后将对手比如死境,这样的剑术比如曾经闻名江湖的绝命十三剑,现在的神女绝剑技。”

    “神女绝剑技?是琉璃姐的剑技。萧云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梦琉璃的剑势、剑招、剑意。”

    “这种剑技非常的精妙,乃至一招一式都精妙到无可挑剔,每一招施展出来也是威力无比,但若是拆开来用,连环的杀招就已经失效,这就是区别。”

    “你看你所谓的灵蛇剑法,再配合上你灵动如蛇的剑,是属于哪一种,你的剑意呢?你的剑招呢?呵呵···再配合上迅雷剑法就已经够不伦不类了,还有施展什么···那什么绝招来着?”

    “千重影杀!”萧云简直想要寻一个地缝钻进去,尴尬啊,说起来他的剑真的没有剑意,更是没有固定的剑招,那么他的剑就真的是一把死剑!

    “对,千重影杀,你不觉得你像什么吗?你还是一个剑者?你会用剑吗?给你一把刀,你是不是也会耍的有模有样,你是否听到过剑的哀鸣,听到过剑的倾诉?”

    “剑的哀鸣,剑的倾诉?剑也会哀鸣,剑也会倾诉?”萧云不解的问道。

    “剑有灵性,更有灵犀,你以为你手中的剑是死的,她就是死的,当你以为你手中的剑是活的,有生命的,她就是活的,有生命的,你就想是对待你的爱人一样对待你的剑,你就会得到剑的好感,你就会听到剑的倾诉,甚至他的哀鸣!”

    “神兵之所以是神兵,只是因为他们的灵性,而非是他们的犀利,如果你手中的神兵对你有抵触,那么你手中的神兵不但不会为你增添威势,还会成为你的掣肘,神兵灵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就看你能不能训服他了。”

    “那如果我想要将我的神兵熔炼成新得武器呢,那神兵灵会不会死掉?”

    “那你的神兵灵性已经死亡,换来的是新的神兵灵,需要重新培养感情。”萧云对岚儿的话真的是醍醐灌顶,他对剑的理解还真的是太少了。

    重现对新得剑灵培养感情,说的在明白一点就是要重现对你新铸的剑多加熟悉,熟悉到掌握它的一切。

    剑招、剑意,剑的凌厉、犀利,杀气、爱的剑意,以刀的狂霸的弥补剑势凌厉不足等等问题不断的萦绕在脑海之中,盘旋不去。

    一路上随着岚儿脚步前行,不知不觉间却是到了一处冰湖之处。

    冰湖宽广,一望无垠,上空飘着幽幽白雪,冰湖边上却是狼藉一片,土翻石落,即使是数日的漫天飘雪也是难以掩饰此间的大劫。

    一处石洞,石洞已经坍塌,大雪已将坍塌的石洞覆盖,但是残垣断壁的痕迹已经难以遮掩。

    这里发生过一场大战···

    萧云身上的劲气一放,顿时寒冷的劲气横扫,将雪花吹开,露出了地面,地面上鲜血凝冰,映衬着不久前的残酷。

    梦倪裳的心情格外的好,此时的她正在游山玩水,美其名曰:江湖任务。

    她的身边是萧懿航,两人正在有说有笑浑然忘记了身后的墨绿、绿萝和沈四。

    江湖任务乃是有人出钱请人做事,而有些生活拮据的江湖人就接下任务,靠完成任务获取报酬。

    梦倪裳需要做江湖任务谋生活吗?萧懿航需要做江湖任务谋生活吗?

    当然不需要,他们是什么人,还需要做江湖任务谋生活?

    当初萧云在云雾城遇到萧懿航的时候他也是在做江湖任务,再抓沙匪,对于江湖任务萧懿航那是驾轻就熟。

    这次的江湖任务很简单,就是去百里之外的一个地方送信,那里有着一处环境优美的幽谷,说是送信还不如说是来观光旅游的。

    绿萝亲自上了梅剑山庄见到了梦倪裳,三言两语就将她带出了山庄,萧云不在,丰小依、丰小冉等人更是管不得她这位庄主夫人,梦倪裳将手中宝剑提在手中,精心打扮了一番随着绿萝出了山庄。

    梦倪裳这段日子很是纠结,她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着两个身影,萧云固然对自己很好,但是萧懿航给她的印象却是更好。

    莫名的她总是想着萧懿航,想着和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萧云没时间陪她,她很生气,也觉得很无趣,她太想让人陪着了,恰巧萧懿航给了她所需要的一切。

    开始的时候两个人有了一点点的肢体接触,跨越一条本来并不宽阔的小河沟,仅仅需要一步就可以跨越,他们都是练武的人,这种阻碍根本就不放在眼中,但是萧懿航抓走梦倪裳的手将她拉着跳过河沟。

    开始有里第一次的接触,第二次也很自然的发生,到了后来两人携手同行已是见怪不怪。

    墨绿和沈四感觉不妥,毕竟梦倪裳乃是萧云的妻子,这点他们都知道,而萧云乃是众人的小弟弟,现在萧懿航如此的拉着梦倪裳的手,亲密无间的样子,两人总是感到不妥。

    但是两人什么也没有说,他们和萧懿航在一起很久了,从来也没有见到过她对那个女人如此用过深情,如今终于遇到了钟情之人,这也让墨绿和沈四无从劝解。

    倒是绿萝满不在乎,还时不时的开着两人的玩笑,弄得梦倪裳一阵的脸红并且低着头偷看萧懿航。

    “春心丹,一种药性缓缓发作的灵药,乃是青楼中专门对付那些自以为清高无比的女人的圣药,会让不知不觉中沉沦还犹自不知,梦倪裳你不要让我失望!”绿萝看着梦倪裳得意的想着。

    这些日子梦倪裳感到很奇怪,自己的情绪变得很古怪,每每回到自己的卧房的时候古怪的情绪更是全身蔓延,闭上眼睛就是胡思乱想,翻来覆去的睡不安稳,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巫山云雨的画面,让她彻夜难眠。

    被绿萝暗害,服下春心丹的梦倪裳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是否会按照绿萝的剧本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