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三言两语说动梦倪裳出了梅剑山庄与萧懿航等人在一起,同时暗中给她服用了青楼中惯用的慢性药物春心丹。

    一连十余日,梦倪裳这种思绪越来越是强烈,全身都似被火烧,烧的坐立不安,烧的抓心挠肝。

    这是一个雨夜,大雨浇不灭她心中燃烧越来越是旺盛的火。

    天空的闪电划破天际,似是长蛇游走,雷声滚滚,响彻耳际,震得窗户都轰隆隆的响。

    萧懿航怕雷声惊扰了梦倪裳,前来安慰,结果梦倪裳似是被惊雷所吓,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两人四目相对,眉目中传达着情意,最后萧懿航喘着粗气缓缓的将身子压了过来,后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屋外大雨倾盆、雷声滚滚,屋内云雨巫山、**连连。

    第二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梦倪裳幽幽转醒,身边的萧懿航还在熟睡,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会会和萧懿航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此时她纷乱暴动的异样情绪早已平息,有的只是心中的悔恨,还有充斥全身的满足感。

    但是此时梦倪裳心中很烦,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萧云,又将如何面对萧懿航,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梦倪裳缓缓的穿上衣衫,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将房门轻轻关上,随后张口大口的呼吸了一口雨后的新鲜空气。

    潮湿的空气之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还有雨后的青草香扑面而来,被吸入肺腑,全身说不出来的舒畅,身体之内也涌动着莫名的愉悦,只是她的心却是很复杂,很苦恼···

    就在梦倪裳走出房间的那一刻,萧懿航的眼睛缓缓的睁开,随后满意的笑了笑,复又闭上了眼睛。

    梅剑山庄之中两股强霸的劲气冲天而起,顿时激撞到了一处,顿时天翻地覆日月沉沦,大地都在颤抖,无数的房屋倒塌,烟尘四起,大地之上以两人为中心裂开数道巨大的沟壑。

    对撞之中两道身影倒飞而出,空中是盛开的血花。

    血花妖艳,瑰丽,是世上最美的花朵,但是却比昙花一现还要短暂,仅仅一瞬,花开花又落。

    劲气余力未消,一个倒卷,将空中的两人分开,同时将四周的烟尘尽数向外席卷,两个人本就衣衫不整,尤其是萧懿影,不仅仅是春·光外泄了,而是春·光明媚,处处显示着春意。

    空中一把利刃兀自飞旋,对,就是一把!

    两把幻刃此时却是合二为一,在空中飞旋不止,像是一只翩飞的蝴蝶,释放着杀伐的寒芒。

    此时萧懿影和柔姑娘都听到了幻刃之上传来的喜悦,那是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那是一种久旱喜雨的喜悦。

    “百花蝴蝶刀!”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两人再也不顾伤势,更是不顾释放的春意,齐齐上前,身上向空中旋转着的蝴蝶刀抓去。

    瞬间刀分,一人一半,抓在手中!仍旧是两把百花幻刃!

    “这是做什么呢,是不是要把我们山庄给拆了?”丰小冉手中纸扇扇着灰尘跨步踏入战局。

    这是下一时刻,他再也说不出话来,有的只是他大吞口水的声音。

    自己眼前的是什么?这是秀身材?

    一个双峰高耸挺拔,蛇腰轻转诱人犯罪,一个纤腰盈盈可握,只有饱满不能被一手掌握,颤颤巍巍,犹如水蜜桃成熟待人采摘,让人食欲大动。

    除了吞咽口水之外,就是双眼被安上了弹簧,不断的弹出又收回的做着阻尼运动,嘴角上的筵涎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

    两人连忙知道打不起来了,连忙遮挡身上释放的春光,柔姑娘还好,倒是萧懿影想当都遮挡不住,尤其是先前撕去一脚裙摆,更是露出了粉白的玉腿,如今再要撕扯一块的话···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萧懿影怒视着丰小冉。

    丰小冉吞咽着口水,只是傻呵呵的笑着,眼珠也是不错的盯着萧懿航身上露出的大片雪白。

    柔姑娘本想着趁机而去,转身至极瞄了一下萧懿影,那意思是想向她下战书,不仅仅是为了禁宫秘钥,更是为了百花蝴蝶刀,现在她对萧懿影已经有了杀心,只是在她回眸的那一刻她的身子却是僵住。

    她的眼光落在了萧懿影的胸前,落在了那萧懿影不能遮挡的春光之处。

    柔姑娘自然不是被萧懿影的春意而吸引,她是被萧懿影胸前的一块胎记而吸引。

    胎记,出生就存在的印记。

    那是一块红色的胎记,似是花朵盛开,铜钱大小,在左乳之上犹如雪山上的红梅花。

    柔姑娘呆了,愣了···

    “小姐···”四个声音同时发出,声音稚嫩乃是出自十五六岁的少女之口。

    四道人影飞身而至,一个绿衫,一个红衣,一个黄裙还有一个白衣飘飘若雪,正是四使者到了。

    春秋四使女一见萧懿影“被困”顿时大怒。

    红衣使怒喝一声,“敢伤我们小姐,找死!”

    话落剑光闪,一道剑光刺向丰小冉。

    丰小冉大吃一惊,连忙一闪身。躲过红衣的一击,同时跳身到了柔姑娘身侧。

    柔姑娘双眼发呆看着萧懿影,浑然不觉丰小冉又将战火引向这边。

    春秋四使女分四方站定,将萧懿影护住,同时那红衣女子将外衫脱下给萧懿影披上,勉强的遮挡住了身体。

    “杀了她!”萧懿影恨恨的道。

    她口中的“她”还是“他”,春秋四使女当然分不出来,但是本能的却是知道萧懿影要杀的是谁。

    春秋四使女栖身上前,手中四把剑只是剑气吞吐,四剑交加四道剑影组成一道剑网罩向柔姑娘和丰小冉。

    丰小冉又是身退,“拆了我的山庄不说,还敢再此行凶,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他这一退不要紧,就将柔姑娘暴露了出来,此时柔姑娘正一手掩着胸,另一只手上抓着百花幻刃。

    剑气罩落,顿时惊醒了柔姑娘,手中利刃一旋,已将四剑挡下,号称最完美的剑法也不是浪得虚名,一招竟是破去四人联手之招。

    红衣使女一剑刺出,犹如春雨绵缠而来,剑气缠绕席卷,虽不狂霸,却是连绵不绝。

    红衣使女一剑刺出,力未尽,绿衫使女的一剑已经刺来,这一剑犹如夏雷迅猛,一道电闪势如穿云,犹如惊雷炸响紧接红衣一剑刺来,却是弥补了红衣剑势已衰的漏洞。

    四季剑阵,初现江湖,四女刚刚踏入伪意境,遇到真意境的柔姑娘,剑阵是否能够建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