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被春秋四使女困住,四季剑阵施展开来,红衣使女和绿衫使女已经发动了剑意。

    红衣剑使夏雷般的剑势来的迅猛,退却的也是极快,柔姑娘手中的百花幻刃一见对方的剑势即将露出衰势,破洞将出,就在此时秋霜盖地席卷而来。

    秋霜剑气未消,漫天飞雪布满四周,正是冬雪漫天,剑气搅动飞雪,雪花带杀,片片是刃,将柔姑娘包围。

    春秋四使女剑剑相连,剑剑相扣,一剑剑势未衰,另一剑却是紧接链接,毫无破绽,毫无空隙、毫无漏洞可乘,什么是完美的剑法,一个人做不到的四个人弥补。

    春秋四使女剑意笼罩,施展的正是四季剑法,四人所成的也是四季剑阵。

    四季剑阵演化四季变化,演春雨绵绵,万物萌发,生机盎然,生机中却又带着凌厉的杀机。夏季万物生长,雷猛雨急,草木繁茂,秋季收获季节,秋霜盖地,万物凋零,冬季寒杀,席卷四野,同时充满希望,充满了憧憬,为下一剑的来袭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秋霜袭体,冬雪侵体,秋冬两剑之后寒气入体,影响着对方的动作甚至剑势、剑意,再到春雨、夏雷再难挡其威势。

    冬雪寒杀,但是冬之剑绝不是绝杀之剑,夏雷之剑才是绝杀。

    柔姑娘身处四季剑阵之中,虽然面对四人但却是感觉身处千军万马之中,处处都是剑光,处处都是剑影,尤其是四种剑势不断转换,四种剑气不断席卷携杀,而柔姑娘一手持刀一手掩着胸,再加上寒气的影响让她的动作变得缓慢,让她一时之间竟是疲于应付。

    现在柔姑娘的思绪有点乱,她的招式也失去了凌厉,这本不是一个意境高手应该出现的问题,但是现在却是出现了,看来她的意境也并不是无懈可击。

    柔姑娘施展的幻刃诀也是防守严密,虽然意境出现了破绽,但是并不代表着她的破绽就会被对方抓住。

    “你们的阵势我已经看破了,伪意境就是伪意境,在我眼中再怎么完美的阵法都是无用,再不撤开,我就不客气了!”柔姑娘幻刃旋转,抵挡着四人的联手攻击。

    萧懿影当然也看出春秋四使女根本就拦不住柔姑娘,但是一时之间竟也是看不出四使女的危机,她双手拢着胸,手中已经握住了数枚银针,只等着对方幻刃旋转中出现破绽。

    萧懿影没有说话,春秋四使女自然不会停手,更何况是人都有一股傲气,眼下春秋四使女完全没有露出破绽,而且势头正盛,也是血仙蝶精心培养了很长一段之后下山的第一战,四使女都憋着一口气,要给她们的圣女长脸。

    春秋四使女剑剑相扣连环,剑势又是抢了一截,看着架势恨不得将柔姑娘顿时刺成筛子。

    “要遭!”萧懿影一眼看出了局势的变化。

    春秋四使女毕竟还很年轻,年轻人的毛病也都有,太心浮气躁,很明显春秋四使女急于求成,不由得提高了攻击节奏。

    这一下提高攻击节奏不要紧,却是破坏了四人衔接的完美状态。

    攻击速度太快,一个微小的误差就会成为不可弥补的漏洞。

    绿衫使女的夏雷迅猛一剑来的太快、太急,这一剑让她有些收势不住,身子前抢了一步,一下子从剑阵之中脱离了出来。

    不仅如此,绿衫使女的这一剑太快,出剑太快也就意味着收剑也很快,一下子剑势已衰,而黄裙使女的秋霜盖地一剑尚未到来。

    漏洞产生,本来完美的剑阵突然间就出现了破绽,一下子被柔姑娘抓住。

    “退回来!”萧懿影娇喝一声,就要上前,就在此时眼前出现一人,正是丰小冉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萧懿影身边。

    咕嘟咕嘟咽口水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清晰,但是萧懿影却是那么的讨厌这声音。

    “干嘛,干嘛,干嘛拦着本姑娘!”说话的同时萧懿影又是双手抱胸,就连她捋头发的招牌动作都不做了。

    “那个···小烦姑娘,你就像在我心中你是武林中最美丽的神女,沈鱼落雁、闭月羞花那算得上什么,都无法描述你的美丽,你的高贵,更是无法描述你半分的仙资,什么是倾国倾城,那能用在小烦姑娘身上吗,姑娘简直是倾覆这个武林,小烦姑娘,你看这太阳可是耀眼,但是即使这太阳释放着万丈光芒却也是掩饰不住小烦姑娘的美艳,泰山巍峨、华山高耸,也比不过姑娘胸前的饱满···”

    咕嘟咕嘟咽口水的声音再次清晰的传出,同时丰小冉的双眼之中闪着狼性光芒在萧懿影身上游走,现在目光下移,开始瞄准了她裸·露着的光洁如玉的玉腿。

    “已经听过一遍了,没新意了,你是不是总是拿这句话糊弄人,别拦着我,在拦我,我不客气了。”

    “不是,我是真的被小烦姑娘迷住了,难道你不觉得你很迷人吗?”丰小冉眯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说道。

    “呵,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幅德行,看到本姑娘的傲人可爱就忍不住流口水?哼,能看不能摸,我馋死你!”

    “馋死我?”丰小冉感觉被调戏了。

    “那个,其实小烦姑娘,女人的傲人可爱固然迷倒无数男人,但是最让男人着迷的还不是这个····”

    萧懿影看了看战局,眼见春秋四使女退了开来,也放下心。

    “难道不是,你们男人哪个不是色眯眯的盯着人家的可爱看···”萧懿影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丰小冉。

    “其实···”丰小冉贴近萧懿影的耳边,轻声道:“小烦姑娘的****更是迷煞人了。”

    “啊?”萧懿影感觉腿上凉飕飕的,感觉加紧了双腿,身上来拉衣裙遮住那处,却不料上身的春光又爆了出来。

    “小姐···”春秋四使女连忙上前给萧懿影遮住。

    “流氓,龌龊、卑鄙、无耻、下流····”萧懿影简直恨的咬牙切齿,丰小冉这样做可不仅仅是调戏了,什么都有一个尺度,一个底线,他这样做显然已经超出了底线。

    丰小冉超越底线的下流言语是本性使然,还是别有目的,萧懿影受此侮辱是否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