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言语超越底线,已经不是属于调戏的范围了是彻头彻底的下流侮辱,只气的萧懿影咬牙切齿,就欲发作。(书=-屋*0小-}说-+网)

    “师妹!”南宫心怡此时也赶到了。

    “什么事,要把我山庄拆了吗?你们是客人,应该有客人的自知,否则我梅剑山庄不欢迎你们!”丰小依脸上带着寒霜也赶到了。

    丰小冉哈哈一笑,“没什么,只是小烦姑娘要一展她的傲人身材和裙底风采,我不忍拒绝,只好勉强一观,你们都来了,她都不好意思了!”

    “你····”

    萧懿影从来没有被人抢白的哑口无言过,真没想到不要脸的遇到了更不要脸的,顿时她就败下阵来。

    丰小冉栖近萧懿影低声道:“小烦姑娘,我就是一个流氓、采花贼,你要是不想出事的话就赶快离我远远的,离开我们山庄,否则你早晚后悔,而且我还告诉小烦姑娘,我姐和我姐夫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你呀,完全的没戏!”

    “我们走!”萧懿影气鼓鼓的转身就要走。

    “站在,不能走,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我梅剑山庄是你们任意胡闹的地方吗?”丰小依提剑拦住萧懿影的去路。

    “飘渺月影南宫心怡感谢丰女侠的救命之恩,同时也很佩服丰女侠的剑技,遇高人不能交臂失之,今日正要领教!”南宫心怡挺身而出挡在了萧懿影的身前。

    “师姐···”萧懿影上前拦住南宫心怡,“师姐,不要,我们很吃亏!”

    南宫心怡冷哼一声,手已经从背后抓住剑柄的手放开,但是依旧挡在萧懿影身前。

    “给个解释!”丰小依冷冷的道。

    其实丰小依也有一种猜想,柔姑娘在云雨山的时候就言说要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萧懿影。

    小烦就是萧懿影,这点只是萧云和丰小依的猜测没有得到证实,但是两人确信这就是真的,而柔姑娘要在这里动手很显然是不把梅剑山庄放在眼中,更确切的说是不把她丰小依放在眼中。

    其实丰小依之所以要让萧懿影给一个解释,就是想要借助萧懿影的口赶走柔姑娘,因为她的存在已经让梅剑山庄背上了负担,至少丰小冉被拴住了,而且丰小依的直觉告诉她,柔姑娘的目标是萧云。

    再加上柔姑娘突然出现在了云雨山上,更是有一个神秘而强大的意识潜入了山庄与柔姑娘相会,这也让丰小依对柔姑娘心生忌惮。

    丰小依怕萧懿影误会,冷言相对的时候右眼瞟向一边的柔姑娘。

    萧懿影多聪明啊,一下子就明白了丰小依的意思,当下挺身而出道:“解释,什么解释啊,解释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解释什么啊,无缘无故的她就偷袭我,要我解释什么?”

    “无缘无故的偷袭你?”随后丰小依转头看向正在整理衣衫的柔姑娘,“柔姑娘你为何要偷袭小烦姑娘?”

    “呵呵···你怎么就这么确信是我偷袭她呢?其实啊从你这话中我已经才想到了,这本来就是你想要的,你就是要借助她的口赶我走,我不走!”

    “哼,那你就要给一个解释,难道不是你偷袭她?”

    丰小依被柔姑娘戳破心思一点也不懊恼,反而心中更是满意,就是让你知道我的用意,同时她也被柔姑娘的那句“我不走”气到了,不走?你若是真的敢在这里动手,走不走由不得你!

    “是她先动手的!”柔姑娘说着极其优雅的笑了笑。

    当事人就两个,她说我先动手的,我说她先动手的,这就是无头公案。

    “我有什么理由先动手,我本来···是来找云的,没想到这个疯婆娘突然对我动手,还说让我交出什么禁宫秘钥,听都没听过!”

    “禁宫秘钥?”丰小依也是眉头皱了皱,随后看向柔姑娘。

    柔姑娘笑颜如花,但是心中却在思量,“禁宫秘钥乃是武林辛密,她不可能拿出来乱叫,除非···她真的不知道禁宫秘钥!”

    “柔姑娘能否给个解释,还有什么是禁宫秘钥?”

    “呵呵,我也不需要解释,当初阴风谷中小依姑娘身中剧毒命在旦夕,是我以自身精血救了小依姑娘,这救命之恩换来的就是我可以留在山庄之中,留在萧庄主身边,难道小依姑娘却要赶我走?”柔姑娘挽了挽长长的云鬓。

    “哼!下不为例!”

    丰小依也是无可奈何,毕竟救命之恩,对待恩人不上宾相待已经很过分了,还赶人家走,更是没有这种道理。

    丰小依转身而去,在经过萧懿影身边的时候传音道:“萧懿影,你也安分一些,你知道柔姑娘正在找你,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想过问,但是决不允许你拆了我的山庄。”

    萧懿影身子微微一震,她也很吃惊,没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对方识破。

    “我小心什么,我才不怕她呢,我要做云的妻子,做庄主夫人,这山庄早晚是我的,你不过是副庄主,你赶不走我!”萧懿影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得意的撇了撇嘴。

    丰小依气的咬碎银牙,萧懿影也被她列入到了赶走的系列之中。

    萧懿影啊萧懿影,你到底是不是萧叔叔和南宫圣女的女儿,你若是的话我不杀你,但你若是不是,那休要怪我了,我也无需动手,只要给柔姑娘机会,你必死无疑!

    丰小依将古月总管事、后堂堂主艳倾心唤来,让他们统计一下战损,同时整理后附上一份清单送给柔姑娘。

    丰小依这是和萧云学的,任何事情都是要花钱的,将山庄毁了这么大的一片,那不是一句话就能完事的,需要···付钱。

    柔姑娘怀着心事回到自己的闺房,关上房门坐到梳妆台前,破碎的五彩衣裙被扔在地上,露出了她光洁如玉的肩膀的**的**。

    柔姑娘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缓缓抚摸胸前,在她的手抚摸之处赫然是一个红色的胎记,胎记如花朵盛开,铜钱般大小,清晰的印在了左胸之上。

    和萧懿影同样的位置,几乎同样大小、同样形状的红色胎记出现在了柔姑娘的身上,两人到底什么关系?是仇敌还是血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