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太小看萧懿影了,再知道她是意境级别的情况下还是贸然出手,不料却是失手,但也破碎了她的衣衫,不料却是露出了她左胸上的一块红色胎记。

    柔姑娘回到自己的闺房之内,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缓缓抚摸胸前,在她的手抚摸之处赫然是一个红色的胎记,胎记如花朵盛开,铜钱般大小,清晰的印在了左胸之上。

    “怎么会这样?我们两个人身上怎么会有同样的胎记?难道···”

    柔姑娘不敢想下去,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两人之间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

    “我们之间有着血缘关系,这怎么可能?”

    柔姑娘回忆着往事,自从她有记忆开始自己就被人养在幽谷之中,那个人自称是自己的父亲。

    那时候柔姑娘就知道自己姓元,自己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哥哥叫元浪,弟弟却叫萧懿航,她还有一个后娘,后娘叫做白小蝶。

    幽谷之中隐秘的活着,就像是一个幽灵,她苦苦的练武,目的就是一个:为母亲报仇!

    母亲被人所害,在自己刚刚出生的时候就遭了毒手,自己不要命的练武就是为了给母亲报仇。

    之后自己出得幽谷,隐瞒身份自甘堕落的进入到了醉红楼成为了头牌女红,又暗中培植力量,培植势力,为的是什么?

    为母亲报仇,为自己的哥哥、弟弟打下一片天地?

    可笑,是在是太可笑了!

    自以为除了父亲、后娘,哥哥、弟弟之外再无任何亲人,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一个血亲的女子。

    她是谁?她到底是谁?她和自己到底什么关系?父亲为什么要隐瞒自己还有一个妹妹(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柔姑娘压制住了心中想要询问自己父亲的冲动,理智告诉她自己不能这么做。

    父亲不是一个慈父,绝对不是,父亲向自己隐瞒这个事实,就一定有着自己的目的,若是问他也是白问,反而会让他产生怀疑。

    柔姑娘轻轻的抚摸着那块胎记,心中盘算着要与小烦再见一面,详细的问一问她的出身,她的来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柔姑娘一挥手施展出了隔空取物之功,将一件五彩的霞衣披在身上。

    丰小冉推门走了进来,刚一进屋就大大的呼吸了几口,“女孩家的屋子里面就是香,就像姑娘身子一样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甚是好闻”。

    “进女孩家的闺房也不打个招呼,你这样很不礼貌,难道你进你姐姐的闺房也这般直接闯入不成?”柔姑娘整理着五彩霞衣,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明显语气却是不甚友好。

    能友好吗?不知多少次了,丰小冉总是这样推门而入,有几次正当柔姑娘在沐浴,不得已之下就以五彩霞衣蔽体,但是匆忙间总是免不了春意四泄,让某些人大饱了眼福。

    “我早和姑娘说过了啊,我就是这么个人,尤其是对柔姑娘这样的绝色美人,心中着实痒不可耐,忍不住的冒昧。”

    丰小冉说着又是吞了几口口水,上下打量着柔姑娘,很显然一件五彩霞衣并不能挡住某些人雷达一般的眼睛。

    “你找我有事?我想换件衣服。”柔姑娘道。

    “事有一点,不过柔姑娘要换衣服的话方不方便我在场?”丰小冉顿时摆出一副狼样。

    “你说呢?你若想不变太监,就尽管再此!”柔姑娘说话间手中寒光闪烁,五彩劲气吞吐,竟是环刀在手。

    “那我先说事。姑娘可否给小冉解惑,什么是禁宫秘钥,姑娘为何又要夺小烦姑娘手中之物?”

    陈天成急得不行,陆金岚一去数日竟是音讯皆无,冰宫不泪天复仇的火焰已经就要烧到了家门口了,虽然联盟采取了相应的对策,但是损失不可谓不小,更是使许多的帮会、门派失去了收入来源。

    十天尚可,二十天亦可,可是一个月,两个月呢?

    从冰宫不泪天复仇开始已经一个月了,这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让很多的小门派、小帮会濒临解散的地步了。

    现在他们不但是面临着冰宫不泪天的打击,生死徘徊,更是许多的小门派、小帮会吃饭都已经成为了问题。

    英雄会、天地帮、白虎门、青龙会···无数的小帮会不断的寻上门来,整天的让陈天成寻一个解决之道。

    陈天成也是焦头烂额,联盟之中最大的势力就是自己的点苍,其次就是陆金岚的凤凰谷,本来昆仑还算是大势力,但是自从叶可卿出世一举夺得掌门大位,现在的昆仑已经不是段惊羽所能掌握的了。

    梦琉璃伤势逐渐的恢复之中,但是接近巅峰状态还很遥远,现在的神女剑派并入到了古墓派之内,再加上占据了名存实亡的全真教派,要说度日也是勉强得很,但却是拿不出钱来支援。

    萧懿航的替天行道一直的没有动静,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自从加入联盟以来他就一直的致力于云雾城,尽管每次的联盟会议都按时参加,但只是略做人事罢了,根本就帮不上忙。

    现在陈天成后悔了,不该这么快就和萧云的梅剑山庄撕破脸,现在梅剑山庄不但没有半点损失更是趁机占领了许多本属于联盟的地盘,不仅仅是商铺、店面还有很多的矿藏、采集点以及种植地。

    现在的梅剑山庄资源、钱财那是相当的富裕,眼下陈天成只能将希望放在了萧云的身上。

    说实话陈天成的头很痛,不过在杨人九的劝说之下还是硬着头皮前往丰寰城,不过不巧的是萧云刚刚出城。

    陈天成相信萧云出城了吗?

    他当然不相信,但是不相信又有什么办法呢,更何况这还真是事实,但陈天成却是以为萧云是故意的不见他。

    联盟的难题还是要解决,没办法终于找上了高利贷聚宝山庄。

    聚宝山庄的买卖遍布武林,渗透各行各业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总坛所在,更是不知道聚宝山庄的老大是谁,但是与聚宝山庄打交道的都知道他们出手那是一个黑。

    陈天成贷了一大笔的高利贷,算是解决了一下难题,但是也最多坚持十天,十天之后呢?还要借贷的话,那么自由联盟的总坛都赔上也还不起。

    就在此时陆雪云回来了,带着陆家的财产。

    尽管陈天成已经怀疑了陆雪云,但是面对着能够解决眼下危机的人,那人还是自己的妻子,怎么说陈天成也不会拒绝。

    但是紧接着陆雪云给陈天成介绍了一个人,一个风流倜傥潇洒俊逸的男子,正是月清明,在月清明身后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头戴这淡紫色的斗笠罩着头,跟在月清明身后。

    月清明来到天道盟又将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