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儿带着萧云到了一处大殿之内,发现了被冰封的上代宫主,冰宫创始人,却是不见她所说的血仙蝶的梳妆台。

    难道这是一座陵,所谓的宫主的寝宫,其实就是上任宫主的陵寝?陵寝也算寝宫?岚儿口中所说的梳妆台该不会是上代的冰宫宫主的陪葬品吧?萧云如此的想着。

    “走吧,我们不要在打扰宫主的安息了。”岚儿抹着眼泪,伸手拉过萧云。

    最终两人也没有去拿所谓的宫主的陪葬品,而是到了大殿之外将厚重的石门紧紧关闭。

    原来所谓的宫主的寝宫并不是指的这里,向萧云所猜想的一样,这间大殿就是专门为这具冰棺准备的的陵寝。

    “宫主···”萧云缓缓吐出两个字却是问不下去。

    “你是想要问问宫主是谁,为什么被冰封在这里?”岚儿淡淡的道。

    萧云点了点头。

    “宫主复姓南宫,名字避讳一个倩字,这座大殿从未开启,除了宫主之外无人进入,今日我也是第一遭见到前宫主遗容,不料她的遗体却险遭人损坏!”岚儿越说越是伤感。

    萧云也被其感染了,更是后悔自己的鲁莽。

    “南宫倩,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萧云很熟悉,很熟悉,在哪里听到过呢?

    突然间萧云身子站住,惊得长大了嘴巴,他想起来了这个熟悉的名字在哪里听到过。

    当初阴风谷一行,在百花道的总坛的紫水晶屋内寻到了百花遗宝,其中一本日记,名曰《南宫札记》,书页上清晰的记录着作者的名字:南宫倩!

    南宫倩,百花道的南宫倩和冰宫宫主南宫倩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岚儿姑娘,你知道南宫宫主的来历?”萧云问道。

    岚儿回身看着萧云,见他的表情甚是奇怪,“怎么你听说过南宫宫主的名字?”

    萧云点了点头,“当初在阴风谷的时候我误入百花道总坛,偶得一本《南宫札记》,其上标明的作者就是南宫倩。”

    岚儿扭过头去,“或许你口中的南宫倩和南宫宫主就是同一个人吧,南宫宫主的来历我不清楚,但是她却有一个永不见面的孪生妹妹,她的妹妹乃是百花宫的创始者上代百花圣女。”

    “孪生妹妹?永不见面?百花宫的创始者上代百花圣女?”萧云脑海之中不断的涌动着这几句话,同时脑补出一幅幅的画面,再结合《南宫札记》记载的内容很快他就有了一种猜测。

    南宫倩和百花圣女花弄玉也就是姐妹,在《南宫札记》中开始出现的一个名字南宫玉在后面被花弄玉所取代,也就是说南宫玉就是花弄玉。

    南宫倩和南宫玉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为了这个男人孪生姐妹反目成仇,永不见面,生不相见,死不相聚,一个来到最南的南疆成立了百花宫成为一宫圣女,而另一个却是到了极北的北方建立了冰宫不泪天。

    随着岚儿的脚步,萧云两人转了一个山湾到了另一处大殿的所在,这是一个奢华的大殿,至少建筑就很气派辉煌。

    整个大殿竟是依山而建,凿崖而成,其上雕梁画柱,刻凤凋龙美轮美奂,尤其是整个大殿竟是染成了五彩之色,即使漫天的飞雪却是不沾大殿,落之即滑落被风不知吹到了哪里去了。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之中赫然的一座五彩大殿,想不引人注目都是不能。

    萧云想起丰小冉的烧包,那烧包样即使搁在茫茫人海之中也能一眼找到,而这座大殿却是比丰小冉要烧包多了,简直是烧包烧到炸!

    “血姐姐还真是一个会享受的人呢,看她的寝宫就是不同凡响,也不知道她的寝宫之中养了多少的男宠才能对得起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说过了吗,冰宫之中有且只有一个男人就是无杀崖的颜无杀,是宫主的恋人,再也没有其他男人了。”

    “守着一座冰宫,到处都是莺莺燕燕却只有一个男人,这男人是幸运还是不幸?”

    “你什么意思?”岚儿语气之中有些怒意,很显然她不是不懂,而是生气了。

    “没什么意思,走吧!”萧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这座恢宏的大殿现在有些狼藉,大殿之外的两座石狴犴其中一座倒翻,另一座已被击碎。

    “怎么会这样?”

    萧云心中疑惑不解,上代宫主的陵寝被人打搅了,冰棺都显现被击碎,而血仙蝶的寝宫更是遭受到了洗劫。

    血仙蝶真的出事了不成?否则被列为禁地的上代宫主的陵寝也会遭人破坏,而她寝宫更是不免于难,若是血仙蝶还在的话不会出现这样的怪事,但是即使是血仙蝶身亡,她作为上代的宫主,也不应该受到如此的待遇,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岚儿的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迟疑了片刻最终拉着萧云进入到了血仙蝶的寝宫之内。

    血仙蝶几乎没有在这里过过夜,但这里却是她的寝宫,先前所有的洗浴、更换衣物都在这里,自从萧懿影到了冰宫之后,这寝宫其实已经成为了萧懿影的寝宫了。

    果然大殿之内也遭到了洗劫,到处都是狼藉不堪,翻到的桌椅,扔满地的衣服等等随处可见。

    还好铜镜并没有被打烂,但是化妆盒却是被扔在了地上,地上洒满了各种胭脂水粉。

    血仙碟也几乎不化妆的,这点萧云并不知道,天然胜雕饰,血仙碟的美艳绝不是靠化妆来提升的,这些胭脂水粉自然也不是血仙碟的,而是萧懿影的。

    “天然胜雕饰,本以为血姐姐的美艳已是当时无双,无需化妆就已艳冠天下,竟没想到她的化妆品比那醉红楼柔姑娘也不成多让。”

    “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宫主虽然美艳无双,但是也是爱美之人,只是她的美无人欣赏,也不配欣赏。”岚儿并不为血仙碟解释,而是顺着萧云的话道。

    “此话怎么说,她不是有一个爱恋他的人吗?怎么叫无人欣赏也不配欣赏?”萧云不解的问。

    岚儿不答,却是将地上的化妆品一一收起,摆在了化妆台上,同时在化妆台的底下一摸,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竟是又拿出一个化妆盒来,这个化妆盒才是血仙碟的。

    化妆盒很典雅,将盒盖打开却是一张人皮面具。

    这是一张早已准备好的人皮面具,岚儿将人皮面具展开,递给萧云。

    萧云接过人皮面具一看却是惊呆了,这居然是血仙蝶的人皮面具。

    冰宫之内怎么会出现血仙蝶的人皮面具,难道血仙蝶是一个带着假面具的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