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儿带着萧云到了血仙蝶寝宫之内,却是意外的岚儿给了萧云一张血仙蝶的家面皮。

    “这···”萧云疑惑不解。

    “现在就这一张人皮面具了,你先用着。”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一张面具,你知道这面具是谁的面容吗?”萧云手托着人皮面具问道。

    “这是二宫主留下来的,说是好玩之极做的,这就是一张假的脸皮,光看这一张脸皮谁知道这是谁的面容?”岚儿淡淡的说着,并开始为萧云挑选衣服。

    “血姐姐你真的死了吗?我不相信,不过有了你的人皮面具,我若假你之身出现在冰宫,不知道会发生何事?这二宫主是什么人,当真也是一个怪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美人,要是和血仙碟一般的美艳····嘿嘿····”萧云心中竟然YY起来。

    萧懿影没来由的她打了一个喷嚏,心道:“谁念叨我呢?”此时她的心情很坏,坏的就像是七、八月份的暴雨天气一般,

    “师姐,你要给我报仇,我被人调戏了。想我萧懿影,调戏男子无数,挥手间拈花摘草潇洒惬意,今日不想反被调戏了,这口气师妹咽不下啊,师姐你可要给我报仇。”

    “师妹···”南宫心怡看了看身后的春秋四使女,那意思就是告诉萧懿影注意形象啊,你可是圣女来着,圣女啊圣女。

    “哼,丰小冉太可恨,不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的可爱看,他还想一览本姑娘的裙底风光,你说可恨不可恨?”萧懿影简直是咬牙切齿。

    “师妹!”

    南宫心怡不得不加重语气,这种话作为一个女孩子是不好说出口的,尤其还是一教圣女,还当着自己的下属,怎么这么直白的讲出来,“可爱”什么的倒也罢了,还“裙底风光”?

    “你们四个过来,给你们一个任务!给我寻几位药材来,我要配置一味断子绝孙丹,让他一辈子从此再也没有沾染女人的能力。”萧懿影咬着牙道。

    “师妹!你怎么能这样,你若是真的这么做了就等于你们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了,你还不如直接的毒杀了他算了,更何况你们之间的关系本就不是那么简单。”

    “我和他什么关系,即使有关系也是父辈的关系,我从不认这种关系,这仇我报定了。”

    春秋四使女也不知道该不该为萧懿影去寻找那几味药材,一直的跟在萧懿影和南宫心怡身后低头四人做着交流。

    “还不快去?”萧懿影怒了。

    圣女发怒,作为她的使者自然不敢怠慢,当即离去。

    南宫心怡见周围没有了旁人这才问:“师妹,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和柔姑娘打起来了,莫非是她知晓了你的身份不成?”

    “我不知道,即使她知道我的身份也不该在这里动手,对了,师姐,她让我交出禁宫秘钥,可是我身上没有禁宫秘钥啊?”

    “禁宫秘钥终于浮出水面了,或许他们是知道了你的身份以为禁宫秘钥在你身上罢了,不过这柔姑娘的武功不俗,师妹遇到她胜算几何?”南宫心怡担心的道。

    “一点胜算都没有!她的武功与师姐不相上下,尤其不惧毒,而且她居然也会施展寻血针,更是精通百花幻刃决,正克我,若不是她要支持强大的意境场笼罩四周,分不出精神力来施展绝招,我早已落败,真是头疼,咦,对了,打斗的这么剧烈怎么没见到云露面?”萧懿影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这个我去问问吧,既然那柔姑娘已经盯上你了,你在这里也不安全,不如我们早早离开得好。”

    “我哪也不去?在这里或许还是最安全的,还有那个丰小依似乎也很想赶走柔姑娘,倒是可以牵制一下呢,所以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师姐,我想啊,虽然我的武功不是那柔姑娘的对手,但是有师姐的话一定没问题,我们设个局,将柔姑娘拿下,她要我的禁宫秘钥我没有,不过我却是想要她的寻血针和百花幻刃。”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怎么会这样呢?寻血针乃是南宫师尊所打造,绝不外传,之所以给了我八根也不过是认我为义女,怎么会落到柔姑娘的手中,而且她手中还有百花幻刃?”南宫心怡心中也是疑惑不解。

    “不管了,眼下我先出口气,对付丰小冉,让他知道得罪了我萧懿影比得罪了阎罗王还要可怕,哼哼哼···”

    “师妹···”南宫心怡苦口婆心的劝解,她实在是不想萧懿影和丰小冉闹得太僵,尤其是那断子绝孙丹,虽然不知药效如何但一听就知道不是好事物,莫不是一服用下去就会断子绝孙不成?

    南宫心怡的担心绝不是多余,断子绝孙丹还真就是那种药,服用之后摧毁经脉,和自宫已经没有区别的,最大区别就是一个东西还在但是功能只剩下了排泄,一个被一刀切了,一干二净,一了百了。

    “不要劝我了,我的清白被毁了耶,师姐,这可是师妹的清白,经过这么一闹,谁还敢娶我?我又如何过的了自己这一关?”萧懿影怒道。

    “师妹,若是如此师姐到有一个法子呢?”南宫心怡道。

    萧懿影瞪着大眼睛望着她,不知道她有什么好法子。

    “那丰小冉乃是剑圣之后,剑圣与萧师尊乃是结拜兄弟,你若让丰小冉服毒就等于是断了剑圣之后,这仇恨如何化解?从剑圣和萧师尊的关系论来,你和丰小冉其实是门当户对的,莫不如···师妹就下嫁给那丰小冉,你们成为夫妻的话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是啊,丈夫对妻子几句下流无耻的言语也就算不上无耻下流了,那是夫妻情话,是和谐生活的体现。

    “呵呵···呵呵···呵呵···”萧懿影咬着牙的呵呵笑着,“师姐,你这玩笑···”

    “小烦姑娘可在,柔前来拜访!”屋外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让屋内的两人一惊。

    这是柔姑娘的声音,这个自称为“柔”的人难道就是柔姑娘不成,她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来了?

    柔自然就是柔姑娘,她还真的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来了,身披五彩霞衣如烟似雾,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团五彩烟雾在飘荡,就站在了萧懿影的屋外。

    屋中南宫心怡背后负剑而出,萧懿影手中的千幻流刃释放着粉红色的劲气凛杀以对。

    柔姑娘突然造访不知目的为何,面对着南宫心怡和萧懿影的逼杀,她能否安然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