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独身来到萧懿影的屋外,屋中南宫心怡和萧懿影已经做好了必杀准备。

    柔姑娘看着带着凛然杀气的两人,浅笑嫣然····

    另一方面孙剑书接到了盟主令符,还有盟主的信函。令符是真的,信函上的内容说的很清楚,这让孙剑书眉头紧皱。

    当初就是一个假的陈天成和陆雪云携带着盟主令符调动了海天帮的徐天帮主,从而导致了近十万人命丧天道城内外。

    孙剑书手持着信函和盟主令符也不知道这次这信函是不是陈天成所发,而这陈天成又是不是真的,毕竟前去天道盟结盟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去了等于是送死,难道这是天道盟的阴谋乃是让自己去送死不成?

    不行,得去问一问陈天成以及见一见杨人九等人,看看他们的看法。

    孙剑书不是没有头脑,持着盟主令符和信函来寻陈天成。

    孙剑画是孙剑书的亲妹妹,自幼拜在古墓门下,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其实她的心中却是从未忘记亲人,从未真真正正的清心寡欲过,反而越是压抑心中的渴望越是强烈。

    如今孙剑画出了古墓就像是出了笼的鸟雀,活的倒是潇洒惬意。

    这一日孙剑画正在舞剑,她的剑轻巧快捷,她修习的是玉女剑法,剑随人动,道道寒芒乍现,但却是不显杀机,倒似是玉女轻舞,身材曼妙,说不出的美。

    舞剑都能舞出美感了,这就是玉女剑法,即使是一剑穿胸,一剑锁喉也如玉女漫舞,一举一动不失玉女本色。

    孙剑画剑势横扫,剑气将树上的树叶扫落,顿时绿叶纷纷扬扬的落下,但是随着剑势一搅,片片落叶随剑而舞,似是一条绿龙在空中起舞。

    抛剑出手,剑在空中翻转起舞,划过一道璀璨的光芒,人起随剑舞,玉手一挥春风拂,玉女春风掌法舞动间将如龙绿叶牵引,似是舞动绿色长龙。

    绿龙绕身,更显飘逸脱俗,剑在空中翻转下落,孙剑画轻点剑身,身子再次跃起,这一刻犹如嫦娥奔月般的潇洒,这一刻犹如飞天摘星般的美艳。

    剑落地,直直的插在了地上,剑身轻颤微微,似是美人缓缓舞动腰肢。

    孙剑画人落下,脚尖落在剑柄之上,剑身颤颤巍巍,人也随之左右摆动,手中绿龙如舞上下翻飞。

    本欲起身离红尘,奈何影子落人间。千年望等回身笑,只怨仙姑画中人。(画中仙)

    一片信函穿过树枝、树叶向着孙剑画射来,孙剑画伸手接住凛然一声娇喝,剑身一弯复又弹起,人已向着信函穿来的方向追去,同时绿龙一搅已将地上剑缚住,一拉而起,随即被孙剑画握在手中。

    前方不远处一道人影急遁,孙剑画剑影飘飞,看似柔弱而又强韧的剑气已经飘洒而出,顿时树叶乱飞,树枝乱舞!

    “留下来!”孙剑画一声娇喝,一挥手之间手中绿龙化作漫天的绿芒,绿芒携杀卷向前方急遁的人影。

    “呵!”一声轻笑,并无响亮,一声轻笑,随风飘散,但是风中一股无形的涟漪荡漾,却是冲击向了孙剑画的识海,顿时孙剑画身子一滞,同时一道细不可查的粉红色劲气射入她的眉心之间。

    孙剑画凝神再看之时却已不见前方人影,冷哼一声看了看手中的信笺,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射入眉心间的那道细微的粉红色劲气。

    孙剑画打开手中信笺,信笺短短几个字:月清明设局,骗杀孙剑书!

    “月清明?这是什么人?不好,大哥有危险。”孙剑画将手中的信笺收好,提剑就欲向孙剑书的府邸而去。

    就在此时不远处飘来一片紫雾,迷迷蒙蒙的笼罩了四野。

    孙剑画陡然站住,目光之中充满了戒备,骤然间紫雾旋转化作紫色旋风,旋风所过之处草木皆折,地面开裂,飞沙走石似是末日天灾。

    紫色旋风旋转间向着孙剑画卷来,紫色旋风之中剑光闪烁,杀机凛然!

    孙剑画抬手间数枚玉蜂针射入紫雾之中,“叮当”几声响,火星崩现,射入的玉蜂针被尽数的打落,同时紫雾一个扩展将孙剑画包裹其中。

    孙剑画身在紫雾之内,不辨东西,不知左右,陡见剑光凌厉斩来,手中宝剑连忙格挡。

    紫雾旋杀,紫雾之中一条紫影穿梭,更是凌厉剑芒四处袭来,一时间孙剑画如入牢笼,感觉四面八方都被剑光笼罩。

    孙剑画手中宝剑急挥,双剑相交只见火星迸射,叮当之声响个不绝,但却是毫无办法冲出紫雾的包围。

    “玉女穿云!”孙剑画赫然一招玉女穿云,似是仙女飘舞云中,曼妙轻盈,身法却是奇快,更是剑光缭绕,瞬间数道剑气激射向着锁定的紫影刺去。

    玉女穿云剑法似是仙女漫步云中,看似闲庭信步却是步步暗藏玄机,一步一剑,一剑一杀,剑剑夺命,狠辣至极却不失玉女仙资。

    紫雾之中紫影恍若鬼魅,又有紫雾掩护,忽隐忽现,竟是让孙剑画无从锁定目标。

    紫雾之内又见凌厉剑芒,同时雷鸣之声响动,似是一剑雷霆动,迅猛无比。

    双剑一交,火星迸现,同一道水波延展而来,顿时孙剑画如陷泥沼,又似身处万顷大海波涛之内,海浪巨卷,身不由已只得随风逐流。

    凌厉的剑芒再次席卷而来,这一次却是数不清的剑气铺天盖地,孙剑画整个人都在这一股剑气的笼罩之内。

    “紫云一荡天地杀!”

    剑气纵横交错,数不清的的剑气,看似杂乱无章却是各有章法,席卷天地,剑气过处天不再是天,地也不在是地,因为这一招之后天不存、地不在,紫云一荡天地杀!

    紫色剑气漫天盖地,在紫色风暴之中更显威能席卷向孙剑画。

    “凤飞燕舞!”顿时孙剑画如凤飞似燕舞,在漫天的紫色剑气之中穿梭,整个人如凤似燕,说不出的轻灵,几个起跃竟是一下子脱离出了紫色风暴的包裹。

    紫色剑气漫天而落,顿时天翻地覆,大地都被掀翻,而孙剑画所落脚之地赫然在紫色剑气的笼罩范围之内,原来凤飞燕舞并没有让她脱离危险。

    险险险,危危危,孙剑画在紫色风暴之中能否安然度过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