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画施展出“燕飞凤舞”轻功,但是依旧没有逃脱得出紫色剑气的笼罩范围,在紫色剑气之后异样剑气再次袭杀而至。

    紫色幽兰花似是凭空出现,又似是从紫色风暴之中吹出,幽兰花开,风吹花瓣舞,幽兰遍地生。

    下一时刻孙剑画已经落入到了紫色幽兰花的包围之中,这才发现这紫色幽兰花非比寻常,幽兰花开似是天地间的精灵绽放,恬静又温文尔雅,同时又是地狱的使者,幽兰花开,朵朵花是杀,片片瓣是戮!

    瞬间孙剑画身上就被割出道道伤痕,鲜血淋漓,同时幽兰包裹之下,让孙剑画行动不得,下一刻紫色旋风席卷,一道凌厉绝杀剑气在紫色风暴之中酝酿。

    “紫云绝杀剑!”剑气遮天蔽日,剑气震动山河,紫色剑气凝聚成一把紫色巨剑。

    巨剑斩下,凭空消失,下一刻似是空异度空间之中穿越一般,划破虚空,直斩身不能动的孙剑画。

    孙剑画身形被缚,又面临这绝杀一剑,能否安然渡过危机?

    冰宫不泪天。

    漫天的飘雪纷纷扬扬,无恨崖上两道身影缓缓而来,一人白衣胜雪白似是融入到了天地之间,一人血红衣裙飘摆似是血浪翻涌,又如地狱修罗重返人间。

    “什么人?”突然冲出两个女子,两人持剑拦住山下下来的两人,但是一见那走着前面的血衣女子的时候不由得长大了嘴巴,随后附身一拜,“宫主!”

    从无恨崖上下来的两人一人柔柔弱弱白衣胜雪的正是岚儿,而另一位正是萧云假扮的血仙蝶。

    “呵呵···你们···在颤抖什么?”

    听闻血仙蝶似是温柔的言语,两个女子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因为熟悉血仙蝶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发怒了,她笑的越是温柔,说话的语气越是轻柔就说明她越是生气,这是她杀人前的节奏。

    “没···没有···宫主···我们···”两个女子已经语无伦次。

    “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不应该守在这里的,我的无恨崖什么时候需要你们守护了?”“血仙蝶”言语淡淡的说着,此时她的声音甜美、温柔似是黄莺鸣唱。

    “是···是····”两个女子对望一眼,眼中露出了决绝之色,顿时两人同时拔剑!

    剑尚未出鞘,血红色的劲气已近穿透两人的咽喉!

    “啊···”

    “血仙蝶”身边的岚儿一声惊叫,连忙捂住口扭过头去,不敢再看软软倒地的两人。

    “呵呵,冰宫好热闹啊!岚儿姑娘,我要去一趟前山倒要看一眼冰宫到底再捣什么鬼?”

    “我陪你去吧!”岚儿柔柔弱弱的道。

    “血仙蝶”看了看一脸柔弱的岚儿,好半晌这才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血姐姐这么喜欢你了。”

    “啊?为什么?”岚儿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因为,你和她长的很像,不是吗?开始的时候不觉得,但是越看你和她越像,只是你的柔弱显得你的无助、自卑、可怜,而血仙蝶身上却有一种无形的气质似是俯视苍生,犹如女皇,这才不会将你们两人联系起来。”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血姐姐才想在你身上找到她不存在的一面,其实女人有谁不愿意安安静静的生活,我感觉到血姐姐风光的背后掩藏着的却是一颗碎弱的心,她的脆弱就像是眼前的你。”

    岚儿竟是一句话也不说,不知为何她的眼中有些红,似是有泪水在缓缓的打着转转。

    “宫主,是宫主,宫主回来了···”终于又有人发现了“血仙蝶”和岚儿,两个女子开心的呼唤着上前。

    “拜见宫主···”

    “呵呵,红衣她们在哪里?”

    “启禀宫主,凤凰谷的陆金岚师姐回来了,现在正在议事大殿之内拜见几位师姐,属下这就去禀告一声。”其中一个女子问道。

    “不必了,我这就过去。”“血仙蝶”浅笑嫣然的笑着道,随后举步缓缓而行。

    两人看着“血仙蝶”和岚儿走的远了,这才交头议论道:“宫主不是说这就过去吗,这怎么走的方向是无杀崖?”

    “嘘,”另一个女子将两根手指搭在嘴边,示意禁声,“宫主和无杀公子的关系早就公开了,这么多年了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这种关系但却是不能更进一步,看来宫主是想将这关系坐实了。”

    “或许是宫主兴师问罪去了也不成,毕竟无杀公子与诸位师姐都有着不清不楚的来往,尤其是对紫云师姐,如今紫云师姐身故说不定就与无杀公子有关,这下要有热闹看了。”

    “我们这是去哪里啊,不是去议事大殿吗,怎么去无杀崖?”岚儿提示道。

    “啊?我不知道议事大殿的路啊?”“血仙蝶”浅浅一笑,但是眼中却是流露出了尴尬之色。

    “即使是做错了,宫主的眼中也不会流露出你这种眼神,宫主是冰宫至高无上的神,是冰宫之主,即使行走坐卧躺都带着一股高贵的气质,你要学会,否则就会露出破绽。”

    “血仙蝶”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其实血姐姐身上的那股气势我怎么学也是学不来的,那是她脆弱的包装,她将自己包裹的太严太严了。”

    “你···又知道?”岚儿的眼中又见朦胧水光,“我给你带路。”

    红衣、绿衫、蓝冰和白玉莲在上,下手一女身穿紫金衣裙遥遥一拜,“金岚拜见众位师姐!”

    红衣怒目而视,绿衫也是默不作声脸上并不好看,而白玉莲最近才返回门派没有什么发言权,只有蓝冰儿微笑以对。

    “金岚,你回来了,不知道此处回来却是为了何事?”

    “启禀师姐,我是来悼念紫云师姐的。”陆金岚脸露悲伤之色。

    “悼念紫云?紫云已经陈尸万丈冰崖之底,你去冰崖之下悼念她吧!”红衣冷冷的道。

    “师姐···”陆金岚的眼中泪水打着转转欲要滴下。

    “金岚,红衣师姐心情不好,你别怪她,不过你来到底是什么目的?你身在自由联盟之内定然不会倒戈一击,但是你也休要劝说我们罢手。”蓝冰儿淡淡的道。

    陆金岚上得冰宫不泪天能否说服红衣等人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