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岚,红衣师姐心情不好,你别怪她,不过你来到底是什么目的?你身在自由联盟之内定然不会倒戈一击,但是你也休要劝说我们罢手。”蓝冰儿淡淡的道。

    “师姐,我想问这是为什么?这里面有误会,紫云师姐的死我心中也很难受,紫云师姐对我有再造之恩,更是对金岚犹如亲生妹妹,可以说没有紫云师姐金岚早已不存,但是紫云师姐死的不明不白,难道我们就让师姐这样的冤死不成?”

    “冤死?难道你没有见到我们正在给她报仇,紫云的血不会白流,她一人之血要让武林数以万计倍的献血偿还,这就是让紫云安心的法子。”绿衫冷冷的道。

    “不,绿衫师姐,不是这样的,在众魔女之中唯有紫云师姐和白菲师姐不主张滥杀,现在即使是紫云师姐不在了她也主张滥杀,还需查出真正害死紫云师姐的凶手,否则紫云师姐就真的是死不瞑目了。”陆金岚眼中含泪,说话都带着哭声。

    “自由联盟自己也已经承认是他们害死了紫云师姐,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误会不沉?”白玉莲轻声道。

    “白师姐,事情不是这样的,当时的武林局面是自由联盟强势崛起,而天道盟已经面临着绝境,此正是两大联盟生死相对的时刻,料想是天道盟为了解决眼前危局设计杀了紫云师姐而后嫁祸给自由联盟,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还请众位师姐查知。”

    “或许是吧,但也或许有一种可能,天道盟已经濒临死境,势力强大的自由联盟觉得天道盟的存在即将瓦解,而余下的势力之中少林不理俗事,唯有我冰宫尚且活跃在武林中,或许这就是自由联盟的一个试探,借助紫云师姐的死试探我们冰宫的态度,试探我们冰宫的实力。”白玉莲淡淡的说着。

    “这···”陆金岚竟是一时无语。

    “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毕竟连我这种冰宫老人也是不知晓冰宫实力,难道自由联盟没有好奇?他们想要在平灭天道盟之后再来征伐我们冰宫,他们这么做也不是没有可能。”

    白玉莲边说着边向身边的红衣、绿衫和蓝冰儿看去,她这话可不仅仅是对陆金岚说道,还是说给三人听的。

    “哼!玉莲说的不错,自由联盟确实有这种可能,而且自由联盟也对杀死紫云的事情直认不讳,而且武林之中已经哄传变了,凶手就是自由联盟之中陆家的人所为,亲自动手的乃是联盟盟主陈天成的妻子陆雪云,这难道还有错?”绿衫向陆金岚怒喝道。

    “师姐,事情不是这样的,这里面真的有误会,这只是联盟之中有些人吹牛皮的说法做不得真的,试问一个陆雪云焉何是紫云师姐的对手,再加上药王谷的那些采药师也抵不过紫云师姐的一根手指头,他们再怎么埋伏也伤不到紫云师姐,不是吗?”

    “现在天道盟虽然总体势力被自由联盟打压,但是上层力量并未受损,更有许多新出的高手加盟,其实力绝对不可小觑,像老一辈的天道正教掌门元松竹、掌门夫人白小蝶就是宫主也是难以应对,再加上元浪和神秘莫测的千幻琉璃,其他还有百花圣女花弄鱼等人只有这股实力才能够杀死紫云师姐,所以紫云师姐定是被他们所害。”陆金岚解释道。

    “即使是天道盟做的又如何?武林局势巨变,自由联盟已经全面打压了天道盟,如果天道盟不存,武林自由联盟独大,冰宫岂能安于一隅?为了冰宫,为了武林局势的稳定,天道盟也不能灭,所以,你不要劝了。”

    “红衣师姐···既然要保持武林局势稳定,也该适可而止,冰宫出动了所有的力量这不仅仅是为了维护武林局势的稳定了,这是要灭了自由联盟的趋势,还请师姐收回成命。适可而止就好。”

    “你懂什么?我当然知道适可而止,但是现在还不合适,所以不能止,再说了掌门师姐暗中培养那么多的力量干什么用?不拿出来震慑一下武林,留之何用?”

    “我留着自然有我的用意,红衣,你的胆子有些大了!”大殿之外想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响,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到来,正是“血仙蝶”和岚儿到了。

    一前一后的两人,一红一白的两人,一个似是浴血归来的修罗,一个宛冰天雪地之中的精灵,踏着轻轻的脚步而来,只是脚步虽轻,却似是踏在每个人的心间。

    “掌门师姐!”

    “宫主!”

    所有的人都看着两人,口中现出不同的称呼。

    红衣、绿衫、蓝冰儿等人豁然站起,看着两人一步步的走来,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但是眼中却有泪水流下。

    红衣上前伸手来抓“血仙蝶”的手,却被对方轻巧的躲过,她一甩衣袖已经从红衣身边轻巧的走过,竟是看也没看将笑容僵在脸上的红衣。

    岚儿向着红衣笑了笑,伸手握了握红衣伸出晾在半空的手,顿时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血仙蝶”居中而坐,看了看众人,最后将眼光落在了一边的白玉莲身上。

    “血仙蝶”的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看着一边的白玉莲,不知心中作何想法,竟是看的一边的白玉莲浑身不自在。

    “宫主,怎么如此的看着玉莲?”白玉莲的心狂跳,不知道血仙蝶如此的看着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血仙蝶”为什么一直的看着白玉莲?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座上首的都是冰宫之中的主要人物,其中三人正是血魔女的红衣、绿衫和蓝冰儿,就连陆金岚都跪拜在地上,那么这个生面孔到底是什么人物,怎的坐在了这里?他不认识白玉莲。

    “血仙蝶”不认识白玉莲,但是又不能问,而且隐隐约约的对这女子竟是有些熟悉,不由得盯着她看,想要回忆着这个女人是谁。

    没想到对方却是误会了,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血仙蝶不满,以为以往的时候每每血仙蝶要发难,就会一直的望着那人微笑不语。

    任谁也想不到,“血仙蝶”一个不经意的动作,竟是导致了严重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