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不认识白玉莲,不由得看着她,没想到对方却是误会了,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血仙蝶不满,以往的时候每每血仙蝶要发难,就会一直的望着那人微笑不语。

    白玉莲心中慌了,乱了,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血仙蝶”才将目光收回,看着地上跪拜着的陆金岚,“金岚起来吧,你来冰宫为了何事?”

    “宫主,金岚是为了为紫云师姐报仇之事,这其中有些误会,还请宫主听金岚解释。”

    随后陆金岚就将自己的观点向血仙蝶解释了一番,静等着血仙蝶表态。

    此时红衣、绿衫、蓝冰儿三人都是不再言语,看着血仙蝶,倒是白玉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没有说话。

    “紫云的死我不会善罢甘休,确实也是如你所说,但是自由联盟拿着紫云的死做足了文章,赚得了大量的声望,怎么也要付出些代价,更何况现在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这件事不是自由联盟做的,所以现在对紫云的报仇之事不能停止。”最终“血仙碟”给出了一个拍板定案。

    “宫主···”陆金岚很想用“无辜之人的性命”再三劝阻,但是奈何对方是血仙蝶,对于人命那和草芥没有什么区别,无辜之人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陆金岚竟是一时无语。

    “好了,自由联盟现在的局面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不是吗?一时得意就翘尾巴,现在你的的困局难道就只是冰宫造成的吗?”“血仙蝶”淡淡的说道。

    “是,金岚知道错了,但是天道盟未灭,自由联盟不能亡,宫主的心血不能白白的浪费,还请宫主定夺.”

    “血仙蝶”若有所思,她已经从陆金岚的话中听出了什么,原来冰宫所要对付的竟是天道盟,而自由联盟之所以能够崛起其中竟然有着冰宫不泪天的支持,但是血仙蝶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在杀害紫云的凶手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我暂时不打算收手,紫云的血不能白流,我要让整个武林知道冰宫不是任人欺负的,否则还会有更多的人欺负到我们的头上。”

    “宫主,如此下去的话,联盟支持不了多久的,还请师姐暂缓攻势!”陆金岚哀求道。

    “丰寰城就在丰荫城不远,它是你们的一个机会,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你的了,你下山吧。”

    陆金岚抬起头看着血仙蝶,拜了三拜,这才下山而去。

    “掌门师姐。”“宫主。”红衣等人围了过来。

    “最近冰宫很乱啊!”“血仙蝶”微笑着看着众人,淡淡的道。

    “师姐,冰湖旁的石洞坍塌,就再也寻不到师姐的身影,冰宫上下都在传言师姐已经遇难,红衣师姐和绿衫师姐已经尽了全力了,怪只怪冰儿无能,不能好好的辅佐两位师姐,还请师姐要怪就怪冰儿吧。”

    按照以往,血仙蝶总会轻轻的抚摸着蓝冰儿的秀发,但是现在的“血仙蝶”不会,她当然不会,因为“她”是萧云,他还曾记得初见这女魔头的时候对她进行过一次侮辱,这让他后悔了好一阵子就是到现在在看到这个曾经被自己侮辱过的女子心中也是充满了愧疚。

    “血仙蝶”的眼光没有在蓝冰儿身上停留哪怕是一眼,这让蓝冰儿心中一颤,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每次血仙蝶如此对她的时候,那就是代表着血仙蝶是真的生气了。

    血仙蝶对自己真的生气有几次?仅仅有三次,这是第四次了,她曾发誓再也不会惹血仙蝶生气,但是她没有能够做到。

    冰儿的泪水无声的滑落,顺着脸颊缓缓的流淌,她知道她让血仙蝶失望了。

    一只柔软的玉手轻轻的落在了冰儿的头上,缓缓的轻轻的抚摸着,这种感觉冰儿很熟悉,也很想念,她抬起头看着柔柔弱弱的岚儿,见到对方微微一笑,已经将手缓缓的收回。

    “怎么哭了呢?你做的很好啊,宫主很欣慰呢?”岚儿劝解着冰儿。

    萧云看了一眼岚儿和冰儿,眼光立刻从她们身上移开,最后将眼光再次的落在了白玉莲的身上。

    “冰宫的秩序有谁负责?”“血仙蝶”笑着道。

    白玉莲浑身颤抖,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启禀宫主,紫云师姐走后,冰宫的秩序就由玉莲负责。”

    “你可知何为冰宫禁地?”“血仙蝶”依旧笑着看着白玉莲道。

    “玉莲哪里做的不妥,还请宫主惩罚?”白玉莲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

    “无需惩罚,做好你的本职,我累了。”

    “血仙蝶”在冰宫现身,无疑是将一块大石投入到了平静的湖面,她不需要做什么,她需要的只是等待,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北风呼啸,皑皑白雪,冷雾飘忽,但看遍地冰丘,在日照下,透变着扑朔迷离,冷冽肃杀,震慑视界。

    梅剑山庄。

    柔姑娘站在萧懿影的屋外,屋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是凛然的杀机,南宫心怡背剑而出,她的剑微微颤抖,这是在气劲的牵动之下,只要内力一动,这把剑就会弹出来,斩向对手。

    萧懿影倒是面带着微笑,叉着腰看着柔姑娘,捋了捋额前的秀发,似是云淡风轻。

    “我有事,要和你谈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柔姑娘微笑道。

    “呵,我的屋子可不想毁了呢,再说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冒失吗,想和我谈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和你谈,我现在看见你就满肚子的火,尤其是还被那个丰小冉言语侮辱,眼神侵略,我恨不得撕碎了你,生吞了你,活剥了你···”

    “你这么恨我啊,呵呵···”柔姑娘打断了萧懿影的话,伸手捋了捋耳边的一缕秀发,那样子和萧懿影的动作竟是异曲同工。

    “哼,赶紧走,赶紧走,赶紧走,本姑娘现在心情还好,要是在不走的话,今日你就走不了了,你可是杀上我的门上来了,就是将你碎尸万段别人也管不得什么,赶紧走···”

    “其实我并非是和你动武的,而是真的想要和你谈些事情,在那一战之后我突然发现一个秘密,或许我们之间···”

    “柔柔,柔柔···”不远处一个亲昵犹如恋人的声音传来,竟是烧包至极的丰小冉到了。

    丰小冉的到来,打乱了柔姑娘计划,不知后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