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柔柔···”不远处一个亲昵犹如恋人的声音传来,竟是烧包至极的丰小冉到了。

    柔姑娘眉头一皱,随后向着南宫心怡身后的萧懿影道:“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话之间五彩霞光闪动,瞬间就已经不见了柔姑娘的身影,随后一个烧包至极的身影就到了萧懿影的眼前。

    丰小冉摇着纸扇看到两个大美人站在屋外,顿时忍不住的口水哗哗之流。

    “两位姑娘怎么知道我要来,还这么郑重其事的在门口欢迎,小冉真是受宠若惊,若是两位姑娘邀请小冉到姑娘的闺房一叙的话,小冉不敢不从,即使两位姑娘对小冉做出怎么样要求,小冉都会尽力配合,哪怕是两位姑娘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毕竟一龙戏双凤也是人生一大艳福,哪怕是死也心甘···”

    “师姐,别拉着我,我要杀人了,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够了···”南宫心怡拉着手脚乱舞的萧懿影,不让她乱来,但却是掩不住她的口,直到房门被关闭,将两个人隔离,虽然隔离了视线,但是却阻挡不了声音。

    屋外是丰小冉的花痴一般的絮絮叨叨,屋内是萧懿影的大发雷霆的吵闹,这两个人···

    南宫心怡也是醉了,她虽然很爱喝酒,也一次喝很多的酒,但是从来没有醉过,但是今天没喝酒,却是醉了···

    丰小冉很得意,也很开心,他觉得占女孩子的便宜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喝花酒,把美人,人生快事,莫过如此。

    三天之后。

    丰小冉哼着歌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山庄女子,唱着让哪个女孩听了都会脸红心跳的歌词,什么十·八MO啊什么的,都已经没有什么新鲜得了。

    四个女孩子嬉笑着,正在把玩着一个东西,这东西是一个长长的筒子,四个女孩挣着抢着,都在筒子的一端向内观看着,边看边笑,争吵的十分热闹。

    这四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萧懿影手下的春秋四使女:春草、夏花、秋叶和冬雪。

    丰小冉有这个习惯,见到女孩就走不动步,尤其是像春秋四使女这样的清纯可爱呢类型的萝莉,那简直对他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丰小冉咳嗽了两声,摆足了气势,摇着纸扇向前搭讪,四使女连忙将手中争抢的物件藏在身后。

    越是如此丰小冉越是对那东西越是好奇,最终却是秋叶将那神秘的东西拿出来了。

    夏花解释道:“这叫千里眼,从这端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东西,所以叫做千里眼。”

    丰小冉拿着千里眼看了看倒也看不出多么的神奇,春草解释道:“你拿着这千里眼站到房顶上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丰小冉将信将疑,他怕这四个丫头算计自己,但是又仔细的想了想却也感觉没有可以被算计,一下子跳上屋顶,向着不远处看去。

    不远处一间屋子,孤零零的站立着,即使是不用千里眼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但是通过千里眼他看到了什么?

    他见到了一片白花花的世界,还有淡淡的水光,水光在光华细腻的柔白上流淌,竟是让人看得眼花,看得眼晕,他看到了,竟是有人正在沐浴。

    这是什么?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潦降神百蕴香。

    这是何等美景?罗衫已解,亵衣已褪,完美玉体沉入满是玫瑰花瓣的水桶之中,温热的浴水,在光华的皮肤上流淌,玉手挥动间撩起花瓣、浴水溅到了嫩白的皮肤上,溅起淡淡的水光,说不出来的美艳。

    尤其是那沐浴的人嫚转身体,露出了半轮凸起,颤颤巍巍,更是看到丰小冉鼻血狂流。

    看了半晌,那女子终于洗浴完毕,身在水桶之内,将一件半透明的内衣披在身上,随后缓缓站起身来,此正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人出浴影朦胧,罗裘薄衫半遮胸。

    女子长发披肩,湿漉漉的,罗衫有些褶皱,她伸手捋了捋,似是不能尽数捋弄完全,却不知为何不用另一只手捋弄,好奇之心移转千里眼,终于看到了她的另外一只手,原来那只手上竟是抓着一把带鞘的剑。

    剑鞘是翠绿色的,翠绿如碧,似势春意流淌,绿的耀眼,绿的让人心旷神怡。

    “洗澡也带着剑,这把剑···”

    这把剑太眼熟了,这让丰小冉心中顿时一紧,再次移转千里眼,将眼光移动到那人的头上,而此时那女子竟是此时回头,丰小冉只看见一缕刘海遮住那人的左眼,同时隐约之下可见她的脸上有着细细的梅花图案。

    “我XXX···”丰小冉一下子爆了粗口,此时有一种想要撞墙甚至想死的冲动,原来他看了半晌的美女沐浴,脑海中也不断的臆想着那女子的样子,甚至YY着那啥那啥,任是谁也想不到那洗浴的女子居然是自己的姐姐,自己的亲姐姐。

    那洗浴的女子正是丰小依,丰小依刚刚洗完,正要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突然间一声轻响,那是飞身上房衣襟上带动的声音,同时窗外人影闪动,飞快的闪去。

    丰小依劲气一吐,顿时屋中幔帐飞旋,衣裙飘摆,一道人影穿梭其中,幔帐缓缓落地,已经传好了衣服的丰小依持剑追出,远远的就见一人穿的花花绿绿的正在拼命的逃窜。

    只是那人的速度完全的没有丰小依的速度快,丰小依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自己洗浴被人窥视了。

    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丰小依脸色难看,难看的吓人,冷若冰雪,寒似玄冰,似是将整个世界都冻结一般。

    “YIN贼,哪里走?”丰小依剑出鞘,子剑飞旋,剑气划破空气发出阵阵的爆响,这一击蕴含了她的愤怒,蕴含了她的懊恼,这是关于自己清白的事情,这个人绝对不能活,而且是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所以这一击必杀,让他没有机会开口,没有机会说话。

    “姐,是我,是我,是我,我是小冉,我是小冉···”

    丰小冉急了,同时他感到喉咙之中隐隐些不舒服,但是他却管不了许多,那划破空气产生的阵阵爆裂的声音让他判断得出这一击的凌厉,这一击可是绝命的一击。

    丰小冉紧急时刻开口,能否救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