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是我,是我,是我,我是小冉,我是小冉···”

    丰小依心中一颤,剑势急转方向,子剑旋转着改变了方向,从丰小冉身侧飞过,将他身边的一棵搂粗的大树斩为两截。

    丰小冉张大着嘴巴,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看了看一旁被斩断的大树,浑身已被汗水打透。

    “怎么回事?”丰小依怒问道。

    这一刻丰小依感觉气血不畅,因为强行的改变剑势,那股强大的反噬之力让她经脉有些轻微的损伤,同时气血逆转,让她难受异常。

    “姐,我···”丰小冉哆嗦道,很想丢掉手中的千里眼,此时他手握着千里眼向身后藏,他很想说“姐,我是陷害的,我是被那四个小丫头陷害了”,但是他说不出来,因为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中毒了,竟是说不出话来。

    “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丰小依看到了丰小遮挡着的千里眼。

    “哎呀,你跑这里来了,还偷了我们的千里眼。”就在此时春秋四使女赶到。

    “千里眼?那是什么?”丰小依转头看向春秋四使女。

    夏雨道:“那是我们小姐的宝物,被偷去了,那东西叫做千里眼,乃是小姐用来观察敌情的宝物,不料被冉副帮主偷去了,经常的做一些···”夏雨说着竟是脸色通红的低下了头。

    冬雪甚少言语,此时却是冷着脸道:“经常拿着小姐的宝物偷窥,尤其是喜欢看人换衣服,沐浴什么的,简直是下流到了极点。”

    丰小依向着丰小冉一伸手,“拿来!”

    丰小依不相信会有这种宝物,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弟弟是什么德行,她清楚的很,这样的事情太向他的作为了。

    丰小冉想解释,奈何张不开口,想要掩藏,但是面对着丰小依的威压,却又不敢,只得颤颤巍巍的将千里眼拿了出来。

    不解释就是默认,丰小依就是这样认为,此事她已经气的不行了,当她举起千里眼放在眼前的时候,果然远处的景象清晰的进入眼中,此时还能说什么?

    事实摆在眼前,还需要解释什么?不需要解释了,再者对方也不解释了,那是默认了。

    “啪。”

    声音太响了,太脆了,丰小冉感觉自己发财了,否则怎么会漫天的星斗为着自己旋转不休?

    丰小依这一巴掌,打的丰小冉原地转了三个圈,随后丰小依怒而离去,四个丫头却是围了上来,围着脸已经肿了半个猪头的丰小冉,看了看,最后哈哈一阵的大笑。

    笑声远去,还有一个男人委屈至极的抽泣声。谁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丰荫城外紫衣人大战孙剑画,孙剑画已到了紧要关头。

    “紫云绝杀剑!”剑气遮天蔽日,剑气震动山河,紫色剑气凝聚成一把紫色巨剑。

    巨剑斩下,凭空消失,下一刻似是空异度空间之中穿越一般,划破虚空,直斩身不能动的孙剑画。

    孙剑画身体被缚,重重紫雾弥漫,紫云绝杀剑凌空击来,剑未到剑气未至,绝杀的剑势已经斩到,地面寸寸皲裂,剑势中的人已如风中残烛。

    一道沛然的劲气悍然入局,劲气浩荡,一股蚀天玄力震荡天地,劲气狂霸似是狂刀斩天,又如霸刀裂地,这一道劲气与紫云绝杀剑的剑气交相碰撞。

    劲气相撞爆发,一股撼天异力向外爆散,天不复天,地不复地,天地一体,浑浊不清。

    紫云绝杀剑的剑气被击溃,紫色风暴急旋而去,所过之处满目疮痍,一道人影喷出三丈艳红被抛飞出去,一个人将其接住揽在怀中。

    撼天劲气虽然挡住了紫云绝杀剑,但依旧没有完全化解,这一剑很利,这一剑本是必杀,不留一丝余地,这一剑岂是如此可以化解?

    孙剑画被剑气的余力震飞了出去,全身经脉数处受创,鲜血狂喷不止,但是她却没有死,有人接住了被轰飞的她,稳稳的揽在怀中,犹如护花使者将她牢牢护住。

    “你是···”孙剑画勉强挤出两个字,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姑娘,别说话。”那人说话间竟是连点孙剑画身上数处大穴,同时一股内力涌入体内稳住她的伤势。

    孙剑画又是吐出一口淤血,已是头重脚轻,眼皮沉重,似要沉睡,她勉强的打起精神,知道不能睡,一旦睡下就再也醒不过来。

    “姑娘,快服下这颗丹药。”一颗紫黑色的丹药散发着异香递到了孙剑画的眼前,竟是一颗销·魂丹。

    紫色风暴旋走,化作一幕紫色雾气飘荡,片刻之后紫色雾气收拢,竟是先吹一个紫衣女子的身影。

    “姑娘,好本领。”一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犹如夜枭一般的声音在这紫衣女子身后响起。

    紫衣女子长发飘飘,如仙似神,手中一把淡紫色的短剑闪耀着紫色寒芒,凛然带着杀机。

    “姑娘是裂空传人?老人家乃是天地日月之地残任夜晓,姑娘可是听说过?”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妇人手持拐杖而出,白发飘散,面容苍老,犹如女鬼复活人间,说不出的恐怖和诡异。

    “闻所未闻。”紫衣女子冷冷的道。

    “嘎嘎嘎嘎····小丫头,居然没有听闻过我的大名,难道默苍离真的死了不成,她的八大护法难道一个也没有活下来不成,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啊,我们神尊邀请姑娘到断魂山做客,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神尊?断魂山?”女子并不清楚地残任叶晓是谁,更是不知道他所说的神尊是谁,但断魂山她却是知道。

    断魂山乃是西方的一处绝地,断魂山下断魂镇,曾经最繁华的地方,一夜之间所有活物尽数死绝,从此此镇才改名为断魂镇,断魂山更是神秘,武林中流传着一句话“断魂山上断人魂,断魂山上人不存,断魂山上无活人。”

    断魂山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曾经的断魂山上曾经有一大门派,当初也是武林与昆仑、少林齐名的大门派,更是武林盟主的所在,只是一夜之间这大门派竟是消失不见,唯见死人遍布在断魂山方圆百里之内。

    断魂山,山断魂,这是一个怎样的空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