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山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曾经的断魂山上曾经有一大门派,当初也是武林与昆仑、少林齐名的大门派,更是武林盟主的所在,只是一夜之间这大门派竟是消失不见,唯见死人遍布在断魂山方圆百里之内。

    从此断魂山成为了一个传说,一个让人恐怖之地。

    武林之中不信邪的人多的是,更是有传说曾经的那个大门派在断魂山遗留了无数的宝物,引得无数的武林人士前往,不料入山者云云,却不见一个出来的人。

    断魂山从此成为武林禁地,更有“宁闯鬼门关,不走断魂山”之传说,没想到断魂山上居然有人。

    “无聊!”紫衣女子仅仅两个字标明了拒绝之意,转身欲走,不料一道身影犹如鬼魅挡在紫衣女子面前。

    “姑娘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要怪老人家无情了!”地残任夜晓说话间手中拐杖已向紫衣女子打来。

    紫衣女子手中短剑斜向上削向拐杖,拐杖看似木质实者乃是精钢打造,这一削之下已经探出虚实,“噌”的一声火星四射,两者兵器一相交之下紫衣女子却是暗中吃了一亏。

    “小姑娘,老人家这拐杖可是打造不易,你怎么这么狠心也想将他削断?嘎嘎嘎嘎····”地残任夜晓夜枭般的叫着再此挥动手中拐杖来打紫衣女子。

    拐杖旋杀,施展的是八方乱披风杖法,一杖催开,赫势回旋,顿时催开一圈难以撼动的的界限,同时杖势催开狂杀,挥舞间山崩地裂,山石滚动。

    紫衣女子身化一团紫雾,形体在虚虚实实之间转换,剑气迸射势穿日月,但是难近地残任夜晓之身。

    两人战了十数回合,地残任夜晓窥见紫衣女子一处破绽,手中拐杖力劈之下,取得真是紫衣女子身形如需化实之际。

    紫衣女子挥剑如水,道道水波荡漾,手中短剑脱手,在水波般的气劲之中缠上拐杖,更似是水中鱼儿绕杖旋杀。

    地残任夜晓一震手中拐杖,顿时将短剑震开,向外甩去,紫衣女子如影随形伸手抓剑。

    地残任夜晓哪里容她取剑,手中拐杖立起向着紫衣女子滑落。

    两相交错之际,紫衣女子身不回,身化虚无,同时竟是将手中的剑鞘击出。

    任夜晓一惊竟是没想到紫衣女子会以剑鞘袭杀,当即身形一退之际,紫衣女子已经手持短剑一剑逼来。

    剑未至,紫气已经窜至眼前,紫气之中蕴含着强烈的剑意,剑意袭杀怒卷,这一剑直取任夜晓咽喉。

    任夜晓脸上不见惊慌之色,倒是一笑露出满口白牙,嘎嘎一笑,手中的拐杖一合,竟似是两山并拢,丰的严严实实,将这一剑封了出去。

    紫衣女子剑势一阻,借着对方拐杖之力剑身后仰,剑柄向前,紫衣女子连人带着剑柄撞向任夜晓。

    这是黏衣剑法。

    短剑属于短兵器,在短距离之内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威力,而拐杖是长兵器,被黏衣剑法黏住已经失去所长。

    紫衣女子剑招变幻无常,短距离的变幻招数,快速无比,让任夜晓竟是无从招架,恍然间任夜晓的脸上被划出一道血痕。

    “小丫头,你惹怒我了。”地残任夜晓赫然间劲气一吐,竟是身周有百花之状显现,随后沛然劲气四射,百花旋飞,顿时将紫衣女子逼开。

    “天地一体!”

    拐杖一举阴寒劲气喷薄而出,顿时天地吹寒,北风吹雪,一招席卷天地,刹那寒冬降临,同时天地都似是被这一杖震破,天降雪,地飞霜,天地一体袭杀而至。

    紫衣女子身形飘动,紫色风暴再起,但是下一刻····

    “天荡破!”地残任夜晓强招叠出。

    飞雪旋卷,澎湃而至,顿时将紫色风暴吹散,与此同时拐杖如山之势已将紫衣女子锁定。

    “万涛无尽!”地残任夜晓练出强招,三式打出。

    拐杖旋动,极招再发,漫天的飞雪似是大海浪涛席卷,一浪紧接一浪,一淘紧接一淘,连绵而至。

    “沧海怒卷!”紫色劲气化作淡蓝水波,顿时浩荡劲气化作沧海波涛,更是怒卷而至,也是一浪化作一浪,一淘紧接一淘。

    飞雪之浪硬碰怒海之涛,这是硬碰硬的对抗,这是实打实的较量,相较之下竟是不分高下。

    “浑海天光!”

    紫衣女子极招再发,整个世界如若蔚蓝大海,天光出现,这一刻大海生波,顷刻千重海浪,卷起地面土石以及漫天的飞雪,凝聚成一条长龙,摇头摆尾怒卷地残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三招叠出,此刻紫衣女子却是连出两招,可见内里却是差了对方一筹。

    “浪卷千秋!”没想到地残任夜晓居然还能在刹那间在出强招。

    地残任夜晓一招悍式急催,顿时两大极招相撞,地覆天翻日月摇,这一记碰撞竟是不分上下。

    “你想逼开距离以强横的内力取胜,你打错主意了,我的内力并不差你。”紫衣女子冷喝一声。

    “你让我刮目相看了,你是我遇到的除了神尊之外最强之人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地残任夜晓桀桀怪笑着问道。

    “我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我并非是最强之人,最强之人在天道山上名曰元松竹,你若是真有本领,就去天道山领教。”紫衣女子很郑重的道。

    “天道山元松竹?好,老婆子定然前去领教,今日你我之战还没有结局,接下来接老婆子最后一招,你若接住,今日做罢。”

    地残任夜晓手中拐杖横在胸前,双手捂住拐杖两端,缓缓一拉将手从拐杖之中抽出两把宝剑,一红一黑,竟是一对黑红剑。

    黑红剑出鞘,拐杖轰然落地,激起一蓬烟尘。

    黑光照红芒,双剑交辉映,黑光似长龙,红芒如蛟蛇,两相交缠电流四方窜,气劲八方射,惊鸿之势现,看似仙家招式,却是势汇奇劲,形成浩瀚异端双流。

    地残任夜晓欲要一招定乾坤,双剑一扬,势可吞天,势可毁地,势可荡平山岳,势可填平大海,这一剑终于斩出。

    “双功运杀·破天一击!”一击出,天地惨变,一招出,日月沉沦。

    此时对方的紫衣女子也是运势起波澜,运功提气饱元蓄劲,刹那间紫光迸蓝霞,紫雾湛水光,内力运转大周天,体内元气竟是阴阳流转,阴阳之力旋转冲霄汉,竟成太极圆转,力抗双剑之威。

    “轰!”一剑落下,似是末日降临,浑然一声爆,顿时劲气逆走阴阳鬼神畏,玄力震散日月天地崩。

    一招落定,红黑双剑高高飞起旋转着落地,地残任夜晓连退十数步,嘴角溢血,已受了内伤。

    地残任夜晓被震退受伤,而对面的紫衣女子却又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