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一身紫衣飘荡婷婷而立,那人手中一把湛蓝色的宝剑闪烁着幽幽水光,慑人心神,只是片刻之后紫衣女子一口鲜血喷出,手中剑撒手,剑插余地,颤颤巍巍,身子软软倒地。

    “嘎嘎嘎···你还是败了,你必定还是年轻,能有如此功力也着实让人钦佩,不过你居然身具两道之力,很让人钦佩,把你带上断魂山,神尊一定开心得紧。”

    “断魂山?你刚才是在说断魂山?”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青衣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

    冷风吹拂,天地肃然,一个挺立的身影站在紫衣女子身前,眼中杀意滚滚,似是盯着青蛙的巨蛇。

    冷眼相对,肃杀凛然!

    梦倪裳心中矛盾极了,自从和萧懿航发生了关系之后她的心就变得极为矛盾,她心中依旧有萧云,但是她却是背着萧云做出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霓裳,我···”萧懿航双眼含情的想要握住梦倪裳的手,却被她轻易的躲闪开了。

    “霓裳,我喜欢你,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你是我一生都不能舍弃的人,你的美艳让我心惊,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就再也装不下别人···”萧懿航双眼之中流露着真情的表白着。

    梦倪裳的心更乱了,在萧懿航和萧云之间她做不出选择,而且那天虽然是萧懿航的主动,但是自己心中也是有着异样情绪的渴望,强烈的渴望。

    本来那天之后她就应该离开,但是她没有,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离开,或许是她听习惯了萧懿航对自己的表白,一旦离开他就再也听不到这种甜言蜜语更是再也体会不到萧懿航的温柔。

    梦倪裳知道两人之间这样的关系不对,她很想结束这一切,很想和萧懿航坦白这一切然后离开他,但是每次和萧懿航面对的时候她总是会融化到他的甜言蜜语中,尤其是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最后莫名其妙的又重复起那晚的荒唐事。

    或许她是习惯了萧懿航的甜言蜜语,或是是习惯了他的温柔,白天的时候两者相见两无言,到了华灯初上,梦倪裳就像是中邪了一样的敲响了萧懿航的门。

    “航,我们···”梦倪裳很想说我们不能这样,我想结束这一切,但是不知为何她却是说不出口。

    一如既往的,萧懿航甜言蜜语,梦倪裳的欲拒还迎,最终的结局并不是想梦倪裳想的那样结束这一切,而是又重复了那夜的故事。

    一连十几天,梦倪裳似乎已经麻木,先前的愧疚感和不适感都已经消失不见,两人就如一对鸳鸯一般的形影不离,再也不不避讳其他人的目光,直到梦琉璃找来。

    脸上罩着冰霜的梦琉璃拉着梦倪裳而去,在分手的时候梦倪裳不住的回头看着萧懿航,后者也是一脸的沮丧,但是一见梦倪裳回过头来的时候换做的却是淡淡的微笑。

    眼前彻底的失去了梦氏姐妹的身影,沈四和墨绿沉默不语,倒是绿萝上前道:“航,你怎么就这样放她走了?”

    萧懿航笑了笑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他心中却是知道:心已经牢牢的抓到手中了,人还跑得掉吗?

    冰宫不泪天波涛暗涌,表面平静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岚儿陪着萧云在血仙蝶的寝殿之内,诺大的宫殿之中只有两人,显得冷冷又清清。

    “你在怀疑白玉莲?”岚儿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白玉莲?我只是感觉她像极了我的一位师姐,但是仅仅是一种感觉罢了,她的样貌、声音、身材一点也不像。”“血仙蝶”淡淡的道。

    “呵呵,样貌、声音、身材的全是虚幻,难道不是吗?”岚儿翻着一本书轻笑道。

    “是,我现在不就是吗?谁会知道我不是血仙蝶,而且我还是男子之身,但是我却是知道她不是我的师姐,就像是知道你不是血仙蝶一样。”

    “你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岚儿问道。

    “是,我在等待着我该等待的人,我想我是不是可以趁机利用一下冰宫?又有谁知道血仙蝶其实就是梅剑山庄的庄主?”

    岚儿无语,低着头继续翻着手中的那本书。

    厚重的石门缓缓的打开,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寝宫之外。

    “岚儿···”来的是颜无杀。

    “是找你的?”萧云问一边的岚儿。

    “是找你的,呵呵。”岚儿说着却是躲在萧云身后。

    “找我的?他明明在含你的名字?”萧云不解。

    “就是找你的?”岚儿嗔怒道。

    “既然如此,那你回去吧,该来的已经来了,剩下的让我来应对好了,而且我刚刚给你施过针,你需要好好的休息,这样有利于伤势的好转。”萧云向岚儿道。

    岚儿眼中显出了不安之色,但是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对萧云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还会让他分心,但是若是离去的话她的心又不能放下一时间竟是犹豫不决。

    “既然放心不下就留下吧,不过待会离我远远的,以免伤了你,今夜不会平静,同时你也好好看看我的剑意有何不妥之处。”

    岚儿点了点头,站在“血仙蝶”身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崖无杀。

    颜无杀身后一个侍女,拎着一个食盒,食盒之中装的是刚刚做好的菜还有一壶酒两个酒杯。

    侍女放下食盒将酒菜摆好,躬身退了出去,寝宫的石门缓缓的关闭。

    寝宫之中红烛摇曳影婆娑,芙蓉帐暖度春宵,“血仙碟”懒懒的躺在暖帐之内,单手托着腮,面带微笑的凝望着一旁的颜无杀。

    “岚儿,这些日子我以为···我好伤心,今日听闻你安然归来我好开心,好开心···”颜无杀说着将酒满上递给萧云。

    血仙蝶喜欢喝酒,尤其是喜欢躺着喝酒,就这么单手托着腮躺着,但是她喜欢躺在雪地之上而不是在暖帐之中。

    暖帐,并不是血仙蝶喜欢的东西,所以她很少来寝宫就寝,但是今日她却是在这暖帐之内,懒洋洋的,说不出的魅惑。

    “血仙蝶”玉手轻抬,接过那杯酒,缓缓摇晃,就在杯中缓缓的旋转,一仰头将这杯酒喝下。

    酒杯递给颜无杀,颜无杀再次满上,“血仙蝶”这次没有再喝酒,而是微笑着看着颜无杀。

    “血仙蝶”的眼神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感情来,只是微笑的看着他,这让他心中没有底气。

    “岚儿···”颜无杀想抓住“血仙蝶”的手,此时“血仙蝶”却是捋了捋瀑布般的秀发,恰到好处的躲过了颜无杀的手。

    颜无杀,冰宫不泪天之上唯一的男人,他的存在又有着怎样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