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无杀来见血仙蝶,眼中掩饰不住的欣喜,伸手欲抓血仙蝶的玉手,却被她轻易的躲开。

    “你怎么会以为我死了呢?你是不是知道我出事了?”“血仙蝶”淡淡的道。

    “岚儿···我···我是关心则乱,听闻你后山冰湖出事,我急得不行,到现场查看已不见你的身影,此时宫中却传出你的死讯,我···”

    “我还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血仙蝶”微笑着说道。

    “岚儿,你怎么说这样的话?”颜无杀后退了两步,看着懒洋洋躺着的血仙蝶。

    “那你为什么在酒中下毒?”“血仙蝶”的身子缓缓做起,眼光也变得锐利起来。

    “你说什么?下毒?我怎么会对你下毒?”颜无杀又是身侧走了两步,这一退一走之间确是与血仙蝶拉开了距离,反而与岚儿的距离紧了些。

    岚儿似有所察,莲步轻移,竟是又转到了萧云的身后。

    “你在酒中下了毒,这毒很特别似是一种慢性的毒药,不过这毒有一股淡淡的异味,所以我可以确认是你给我下了毒。”

    “血仙蝶”依旧在笑,但是这笑容落在别人的眼中显然就是变了味道。

    是的,血仙碟微笑的却是温和越是说明她的杀意越浓。

    冰宫上下见过血仙蝶发怒的人很少,很少,少得可怜,而且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候的血仙蝶还不叫血仙蝶,也不是宫主,自从她被逼着跳下悬崖之后,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死了,结果是她浴血而回,她变成了血仙蝶,之后的她再也没有发怒过。

    没有发怒的血仙蝶是最可怕的,她总是微笑,在笑得最甜的时候,笑的最开怀的时候动手,她的笑就是死亡的开端,她的笑就是最愤怒的怒火宣泄。

    颜无杀少了先前的恭谨,将身上的大氅撇掉,“你喝了毒酒之后才发现酒中有毒会不会太晚了?”

    “晚了吗?我并不觉得?”血仙蝶依旧在笑。

    “你喝的那杯酒中确实下了一味毒,名叫做桃花露,这种毒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说是毒是因为它能要了你的性命,但是它又不是毒,所以你别想着将它逼出去。”

    “不是毒的毒,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血仙蝶依旧在微笑,同时掀了掀身上的衣服。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浑身发热?其实这桃花露乃是一种春·药,所以并不属于毒,但是这种桃花露可以侵蚀你的五脏六腑,让你的脏腑腐烂致死,所以这又是一种毒药。”

    “区区一点毒也想要了我的性命,你太小看我了。”“血仙碟”脸上的笑容更浓。

    “区区一点毒?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点,这种毒还有一种特性,就是在没有催动的情况下这种毒会沉积在体内,融化到骨头中,一旦被催动毒性猛烈,难以抵挡。”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血仙碟”笑容浓的似是化不开一般,她的手按在了腰间,玉手轻弹,轻轻的敲击着带扣,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你难道不知道你早已毒素入骨?今日这杯酒中为何有一股异味,就是因为这杯酒本不是毒,而是引动你体内的毒素爆发的药引而已,本来这种毒素还可以以特殊功法激发,奈何你的内功太过高深,怕是功法无效,所以只能用这药引了。”

    “为什么?”血仙蝶淡淡的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还记得清霜吗?是你杀死了她,你还要向我问为什么?”颜无杀怒吼着。

    “清霜?”“血仙蝶”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是笑容不减。

    “清霜才是与我青梅竹马的人,当初她身受宫主的青睐,本来就是最佳的冰宫宫主的继承人,是你,是你,你到了冰宫之内,一切就全然发生了改变。”

    “血仙蝶”面带着微笑,笑容渐渐的变淡,他仔细的听着颜无杀发泄着心中的不满,渐渐的竟是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那还是十年前,十年的冰宫不泪天是一个武林不争、天下不晓的门派,那是的冰宫不泪天是一个不叫女子流泪的门派,门派之中收入的都是那些被男人抛弃的女人们已经被遗弃的婴孩。

    冰宫不泪天不收男弟子,因为冰宫不泪天的女人都是被男人抛弃的人,但却是不拒绝被遗弃男婴孩,但是男婴长大后都要被送出冰宫,终生不得上山。

    颜无杀就是其中一个,似乎他的命运已被注定,但是颜无杀不想下山又过着飘荡无依的生活,所以他想留在冰宫之内,而要留在冰宫之中有且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成为宫主的男人。

    后来他遇到了清霜,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子,那个大家都认为是冰宫未来接班人的人。

    没想到一切都变化了,血仙蝶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这一切,冰宫宫主居然要将宫主大位传给这个人。

    一切都变了,就像是美梦被人硬生生的吵醒了一般,清霜也感到沮丧极了,这个时候却是救星到了。

    一个神秘的人物出现,就这样清霜在那个神秘人物的“教导”下给宫主下了毒。

    其结果就是冰宫宫主死在了自己的掌门密室之中,而清霜成为了新得宫主。

    那时候血仙蝶以及她的跟随者都遭到了致命的打击,血仙蝶的支持者被罚去做苦力,而且遭受到了百般折磨。

    血仙蝶的一枝亲信被折磨致死的人不计其数,活下来的仅仅数十个人,白裳、紫云、白玉莲、红衣、绿衫和蓝冰儿就是其中的代表。

    那时候的血仙蝶白衣飘飘如雪,被逼着到了后崖之上。

    神秘人武功超绝,以高超绝伦的剑气撕碎了血仙蝶的全身衣衫,最后震断她的经脉,将她从山崖下打落。

    本来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冰宫掌握在了清霜的手中,但是就在五年前的一天血仙蝶浴血而归,武功大成,先救下了白裳、紫云等人,随后又找上清霜。

    清霜不敌血仙蝶,凭借剑阵阻挡住了血仙蝶的攻击,但已是负隅顽抗。

    不料颜无杀突然出面,将清霜抓住,献到了血仙蝶的面前。

    颜无杀委屈求全,亲眼看着血仙蝶将清霜带到了后崖,震碎了衣服,震断了她的经脉之后打下悬崖。

    委曲求全,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被人杀死,这是如何的心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