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无杀委屈求全,亲眼看着血仙蝶将清霜带到了后崖,震碎了衣服,震断了她的经脉之后打下悬崖。

    颜无杀热泪纵横,“你知道吗?那时候我是如何的心痛,我是如何的伤心,我发誓我要你死,我要你给清霜偿命,我要将你的冰宫毁灭,现在我做到了。”

    颜无杀状若疯狂,吓得岚儿瑟瑟发抖,躲在萧云身后,不敢露头。

    “你知道吗?为什么白裳、紫云、红衣她们没死?不是她们多么坚强,也不是我暗中照拂,我就是不希望她们死,我要折磨她们,因为折磨她们我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所以我不能让她们死。”

    “只是很可笑不是吗?你居然没死,而她们还活着,你从她们口中得知是我在暗中帮助她们,所以你自认为我是委曲求全,接纳了我,并且以身相许,你知道吗,那时候我恨不得生吞了你,见到你我就感到无比的恶心。”

    “每每还要在你面前装的低三下四,更是假装对你倾慕不已,可你倒好,在我面前假装清高,甚至不让我近身,可笑,岂不知你的所作所为正和我心意?”

    “你知道吗,这些年我拜你所赐不出冰宫,现在整个冰宫都已被我掌握,你自以为亲如姐妹的血魔女又有几人听你调遣?”

    “紫云是你亲自送上门的我不得不收,绿衫是自动投怀送抱,我怎能拒绝?倒是白裳发现了什么,离开冰宫甚少回归,红衣喜欢女人我无从下手之外,就连你自认为高冷似霜冰清玉洁的冰儿也早已融化在了我的温柔之下。”

    “说起来可笑,为什么冰儿要日杀三人,你以为这三人是谁,就是你血仙蝶、紫云和绿衫,这就是你自认为亲密如姐妹的人,你想得到吗?”

    颜无杀看着血仙蝶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知道现在的血仙蝶以及是强弩之末,再难支持。

    “你知道我最恨的人是谁吗?我最恨的人就是你的妹妹,那个多嘴多舌的死女人,你知道吗,是她,她撞破了我和绿衫的好事,更是暗中下了狠手,废了我的男势,让我从此不能成为正常的男人,所以我恨你,恨你们姐妹!”

    “你若是死了多好?你为什么又活过来了,是你逼着我杀你,你若是死了岂不是不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颜无杀状若疯狂···

    “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疯狂吗?人在临死之前都很疯狂,因为煞气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那是将死的特征。”

    “血仙蝶”骤然间出手,他轻轻敲击的带口处居然拉出一把剑来,一把软剑,剑光如水,剑刃如波,剑身如蛇,剑光、剑刃、剑身浑然一体,刹那划过。

    这一刻飘雪止了,风声住了,日月星辰失色了。这一刻,风不扬、雪不飘、鸟不鸣、花不香,天下若死。

    一剑,仅仅一剑,这一剑蕴含了太多的变化,蕴含了太强的杀意,这一剑本就是绝命的一剑,但是对手绝命,却又让出剑之人感到难以置信。

    半步剑,半步之内绝杀之剑,一剑斩出,看似平淡无奇却是蕴含了六十四种变化,一剑之下生人入黄泉。

    但是这一剑也太过容易,容易的让“血仙蝶”感到惊讶,能将血仙蝶重创,打下万丈冰湖永沉冰眼之内,这人的武功定然是不能小觑的,但是“血仙蝶”这一剑斩出,轻而易举的杀死了颜无杀。

    一剑,这一剑虽然属于偷袭,又是绝杀的刺杀一剑,但是面对着如此的高手对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杀死,这太不合常理。

    咽喉处鲜血狂喷,对方眼中是说不出的不甘和不信,更多的却是深深的留恋,但是他嘴角怎么却挂着淡淡的微笑?

    风吹雪飘,遮掩不住心中的寒,为了夺取冰宫掌握权,用尽心机,最终化作一坯黄土,忍不住挽歌唱叹。

    颜无杀的尸体倒下,他的眼看着血仙蝶,希望从她的眼中看出一丝的不舍,对哪怕是一丝也好,因为,他所有的感情之中唯有一道是真的,那就是对血仙蝶的感情,但是他失望了,没有,一丝也没有,“血仙蝶”缓缓收剑,眼中竟是说不出的讥讽。

    她一直的都不曾把自己放在心上,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再无遗憾,嘴角露出释放的微笑,这一笑很神秘,似是千山压力,一瞬卸去。

    岚儿的眼中露出了不忍,她扭过头去不再看颜无杀,却是忍不住的泪滴滑下,偷偷抹去。

    “脉脉丝丝难笔墨,只曾凭风说人我,奈何情天被云遮,一点情思几消磨,一生闯荡几逍遥?念之思念归它乡,锉峰离别别离怨,逍遥闯荡有几生?万年不过此生路,此生路踏曾万年,万年一回切尘了,最终孤人入土安。”大殿之外一人吟吟作诗而入,声音婉转,词中情绪流露无疑,这人竟是一合黑纱罩面的玄衣女子。

    “这首词熟悉吗,血仙蝶,这就是你的真心之作。”

    “血仙蝶”凝目观望来人,心中思索着这诗句,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诗是何意。

    这首诗是血仙蝶所作,是不久前所作,那是血仙蝶路遇元浪、千幻琉璃、花弄鱼、春不败等人之后,被那小童所伤,重伤归来之后所作。

    这首诗的意思并不复杂,形容有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付出了很多,而这个男人从末珍惜过,每次都让这个女人很伤心,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也从末出现过,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永远都看不到这个女人的好,在他的眼里嘴里永远都只有其它女人的好。

    血仙蝶做这首诗的时候正是身中奇毒发作的时候,那时候她的感情流露,毫无隐瞒,那时候她甚至想将自己的身子给了这个男人,虽然是一定原因药性的影响,但却也是真心的表达。

    “你是谁,你可还记得?”玄衣女子看着如血染一般的“血仙蝶”问道。

    “你说我是谁?”“血仙蝶”脸上依旧挂着微笑,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呵呵,你还记得你是谁,那么你还记得颜无杀是谁吗?”

    “我记得清清楚楚。”“血仙蝶”的眼神、脸上没有什么波动。

    “颜无杀虽然处心积虑,更是与多人有染,但是你的心中却始终爱着这个男人,不是吗?”

    黑衣女子的黑色面纱之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玉口轻张,竟是说出了让“血仙蝶”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