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黑衣女子再现身,细声道:“颜无杀虽然处心积虑,更是与多人有染,但是你的心中却始终爱着这个男人,不是吗?”

    “你忘不了,忘不了是他向你吐露实情,你才能够逃出一劫,你忘不了,忘不了是他向清霜说情,说是只折磨你,不杀你,你才活命,还有其他魔女也是一般,你忘不了,忘不了是他第一时间从后崖下来找到了一丝不挂的你,给你披上了衣衫。”

    “你忘不了,忘不了是他在你归来之后将清霜从寒冰剑阵之中哄骗出来,然后出手制住了她,从而巩固了你的宫主地位,你忘不了,忘不了他···”

    黑衣女子细细数落着,竟是在“血仙蝶”的眼前展现出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颜无杀。

    “你修炼的至阳功体,让你只能固守处·女之身,否则你的元功外泄,至阳功体告破,实力大减,所以你不能与他有任何过于密切的交往,你的心很痛,不是吗?”

    “你也觉得对不住他,你将紫云推到了他的面前,但他一心心系你身,你施展幽冥魅力让他将紫云错认为了你同时让他对你意乱情迷,一夕风流之后他知道自己的错误,他觉得无颜对你,所以对你日渐疏远,岂不知他的心更系你身?”

    “绿衫投怀送抱,冰儿秋波暗送,甚至冰宫数位长老与他勾勾搭搭,他都不在拒绝,他觉得他这样放纵你就会对他死心,他对你始终抱着一种爱慕之心,他,颜无杀,是这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一个爱你胜过爱自己的人。”

    “但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爱你的人,他却是死在了你的手中,至死他都没有能够说出心里的话,哪怕是一句。”

    “我与你的性命相要挟,让他逼你交出禁宫秘钥来,不料他选择了自杀···呵呵,可笑,傻瓜,颜无杀,你可是见到了她的无情,你可是见到了她的冷血,对,这就是你所爱的人,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精心的伪装自己打造的自己,你做到了,你得死安心了。”

    黑衣女子一句一步,一步一句,缓缓的剑慢慢拔出,剑光冷冽,玄冷之中肃杀席卷,剑意直指。

    “上次,让你逃脱,这次,你逃不掉,你杀了最爱你的人,你已经失去了你该守护的东西,你的武功已经失去了灵魂,而且我已经感觉不到你的杀气,你的锐气已失,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话语间剑意纵横,一步踏出大殿震颤,一步跨出劲气凝聚似是八荒乱雷走,一剑挥动日月动山河摇,崩天剑意高扬一剑斩下。

    “血仙蝶”身上劲气一吐,将岚儿远远推开,与此同时血红色劲气暴走,暖帐顿时化作飞烟,她身形一张,人在空中软剑再次出鞘,扬手间就是八道血红色的劲气,天地血牢悍然直击。

    “你的剑意还有先前的威势吗?”那黑衣女子一剑轰斩,一剑破去天地血牢的气劲。

    与此同时“血仙蝶”在空中转身,竟是在空中改变方向,烟云三折绝世轻功再现。

    软剑微微颤抖,瞬间幻化成数十个剑尖,刺向那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剑意高扬,剑向软剑击出,这一剑似是星辰坠落,这一剑之势比之锤、棍之势丝毫不呈多让,这一剑即使是丰小依的霸剑也有所不如。

    “血仙蝶”手中剑漫卷,剑身微侧,贴到了对方的剑上,剑如灵蛇爬棍,竟是沿着对方的剑削向对方的手腕。

    黑衣女子一震手腕,剑上劲气一吐,欲要将这软剑震开,不料软剑一个弯折竟是借势刺向了黑衣女子的前胸。

    黑衣女子撤身后退,同时剑光一闪刺向“血仙蝶”的手腕,而就在此时弯转的剑身一弹恢复原状,这一下子从弯转到平直等于加长了剑身的长度,“刺啦”一声将女子的黑衣划破,露出其中的雪白衣衫。

    黑衣女子退出战局,看了一衣服上的破口,随即呵呵一笑,“血仙蝶,我当你还真的是功力深厚到如此地步,竟也是挡不住桃花露的药力,原来你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你的至阳功法已废,转化成为了你极阴内力,而且还学了别人的武学,只是你学的不伦不类,不堪一击!”

    “呵呵···”“血仙蝶”笑了笑,剑入鞘,手扶剑柄,微笑不语。

    “中了桃花露还想逍遥自在?所谓吃髓知味,你的清高再难装扮下去,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得自甘堕落的沉沦下去,而你的武功将随着你的沉沦而消散,你的生命也将流失,不过我却是可以救你,就看你配合不配合了。”黑衣女子冷声道。

    “我····不配合。”血仙蝶淡淡四个字,紧接着又是揉身攻上,此时新参悟的剑意骤然施展开来,顿时与黑衣女子站在一处。

    “血仙蝶”剑走偏锋,她的剑绝对不和黑衣女子的剑相交,同时对于对方的剑势竟是不受影响,毕竟血仙蝶的武功造诣非同小可,剑势之威也难捍其威。

    阴毒狠辣的剑势,不可思议的剑锋指向,难以猜度的剑尖走向,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琢磨,同时血仙蝶的眼神渐渐的变的呆滞,似是没有一丝的生机一般,整个人变的就似是一把宝剑,一把出了鞘的宝剑,寒气森森,杀机凛然。

    “我小看你了,血仙蝶,即使你的至阳功体已破,但是你却是逆转功体,以至阳化作极阴,看来我不能不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武功了,不过此处施展不开,你可敢与我到外一战?”

    “血仙蝶”微微一笑,收剑入鞘,点了点头,黑衣女子撤身飞退,随后血仙蝶似是蝴蝶翩飞,飘飞出去。

    冷冷寝宫大殿,躺着一具正在缓缓变冷的尸体,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柔弱女子颤抖着上前,揽着地上的尸体,泪水滴答,滴在颜无杀的脸上,此时他的双眼紧闭,他的嘴角带着释然的微笑。

    “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我知道你啊,我明白你啊,无杀···怎么这么傻?”柔弱的女子低声抽泣,更显得孤独无依,楚楚可怜至极,即使是铁人见了也要融化。

    颜无杀死,岚儿为何这么伤心欲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