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无杀死,岚儿伤心欲绝,怀抱尸体痛哭不止。

    柔弱不堪,似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岚儿怀抱着已死的颜无杀像是失了魂一般,一步一落泪,一步一抽泣,走出寝宫,向着茫茫后山而去。

    茫茫后山,漫天飘雪,风吹雪花卷,一行沉重的脚印缓缓前行。

    北风送雪愁,崖上落哀哀。飞旋的白色雪花,落在身上,是悲,落在脚边,是痛;落在落泪的眼中,成了点点冰冻结晶的苦。

    梦碎了,梦破了,梦醒了,先前的承诺也碎了,也破了,也醒了。破碎了的幸福向往,融入在了漫天的飞雪之中,片片落似送丧的漫天纸钱;雪花飞在不归路上,片片飘着有情的余馨。

    “我那日要将身子给了你,就是担心这一天来临,你守候我十余年,我什么都没有给你,哪怕是一个牵手,一个亲吻。我是怕,我怕我一时的坚持不住,我还有未完的任务,我不能失去我的武功。”

    “后来我知道越来越近了,也知道你也要走了,我不想你留下任何的遗憾,所以我已有了那种心思,再加上身中剧毒的原因,我是真心的决定要将身子给了你,但是你却是没有如愿,没想到那日一别竟是天人永隔。”

    “今日你来了,你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你对我的爱,更是看到了决绝,我知道你是来送死的,你怎么这么傻,怎么真么傻,我一直不让你出冰宫,就是为了保住你的命,你是我的命,你是我萧懿岚的男人,是未来真正的冰宫之主,你怎么这么傻?”

    “你放心,我是你的妻子,我承诺过了,不是吗?你的死让我变得更坚决,当时我的动摇再也不会出现,我会为你报仇,让你死得名目,我会永远的守护着你,我将永远睡在你身边,我答应你的承诺一定兑现,你等我,这一日不会太遥远。”

    巨大的冰山高耸入云,直插天际,冰层光滑如镜,映照出那个柔弱不堪的女子的身影。

    岚儿的脚步轻盈,怀中一具冰冷的身体,她踏着壁虎都不能攀爬的光滑冰层竟是如履平地,片刻间竟是攀上峰顶,北风如刀,雪花未落已成冰晶,将这份情冰冻。

    颜无杀的尸体安静的被放在了冰峰之顶,冰晶落下,片刻间将他掩埋。

    这一刻一声历啸穿云裂冰川,震撼天地,无尽的悲伤压下,万里同悲,同时冲天的血影自峰顶迸发,浓重的血气弥漫,染红了一片天空。

    与此同时一股血色气劲与亮白色气劲轰然碰撞,两股气劲相交之下爆炸声响彻入耳,天地都似轰鸣,同时两色气劲乱飞、乱射,染红了半边天,局中人竟是遮掩住了冰封血影。

    黑衣女子与“血仙蝶”激战到了一处,为了一试血仙蝶的功力如何,黑衣女子强招出手,出手间大片的劲气笼罩,这是逼着血仙蝶要与之对拼内力。

    “血仙碟”也是毫不示弱,乍然间催动真元,强大浑厚的内力轰然击出,两股劲气碰撞,竟是不分高下。

    “你的功力弱了,血仙蝶,失去了至阳功体的你已经不具备与我一战的战力了,今日你必死。”

    黑衣女子施展出的是大面积的气劲攻击,而与血仙蝶集中而发的劲气碰撞不相上下,这就证明了前者的内力更加浑厚。

    黑衣女子心中有数,手中宝剑划过,嗤嗤声响不绝,是剑划破空气的声音。

    黑衣女子手中剑挥动之间亮白色的劲气高炙,似是一轮耀阳高照,朗朗乾坤皆被这一轮耀阳照亮。

    大日乾坤剑法!

    大日乾坤,乾坤普照,这趟剑法施展开顿时犹如大日旋飞,横扫一切,狂暴的劲气横扫,显露狂霸剑势。

    血仙蝶手中软剑刁钻,起初的时候出人意料的出手划破了黑衣女子的衣衫,之后那黑衣女子已有防备,她再难得手,剑势被大日乾坤狠狠压制。

    “血仙蝶”会使用软剑,但是她的软剑造诣远远尚未到达精通的地步,每每出手间总是想到以前的剑招,或要以剑格挡,或要以剑力斩,但是她手中的剑已经不是硬剑,而是软剑。

    云梦柳虽然也可大幅度弯曲,但是云梦柳始终是硬剑,只是韧性比较好而已,硬剑适合刺、撩、砍、割、挡、拨等等,但是软剑不行,别说砍、挡、拨了就是刺也是不能发挥威能,软剑在与一触即收,一点即止。

    “血仙蝶”一剑刺出,中途却是强行变招,似乎是想用一种剑招,随即改变了主意,又强行的改变另一种剑招。

    每当“血仙蝶”看到对方强绝的剑势之中的破绽就不由自主的想要运用灵蛇剑法插入,但是招行一半就已经发现此时她手中的剑不是云梦柳而是灵蛇软剑,灵蛇剑不具备云梦柳的那种特性。

    “血仙蝶,你的剑意改变的不够彻底,你发现了吗?你的剑招尚不纯熟,招行一半就以无力,失去了至阳功体修成极阴玄体,但是你对这极阴玄体尚不纯熟,是不是纵向施展你的至阳武学?可惜啊,可惜,血仙蝶,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了,逆转功体的你,待你武功大成,你会变得更加可怕。”

    “血仙蝶”用惯了云梦柳,使用软剑尚不纯熟,她总有一种伸手将云梦柳拔出来的冲动,但是她不能,一者是因为云梦柳会出卖自己,更重要的是她要改变自己的剑意。

    剑有情,剑有灵,剑有意,此时的血仙蝶想要与手中的剑沟通、交流,从而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所以她必须改变自己的剑意,改变自己对剑的看法,对剑的认识。

    “血仙碟”的剑刺出总是小心翼翼的,爱护剑就像是爱护自己的手臂,细心的感受着每一剑挥出之时剑的变化,每一剑挥动都感受着剑的不同,每一次改变力道都感受着剑震颤,渐渐的她似乎感觉到了一种欢愉的声音。

    是的,居然是一种欢快的声音,这声音从剑中传出,从剑中所发,此时她手中的剑就似是一个被掀开红盖头的害羞少女,逐渐的将自己害羞的一面尽数的展露,剑的秘密一一展现。

    剑有灵,剑有意,剑有情,剑能够和人交流,就像是人的一个伙伴,这是一种怎样的剑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