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进入到一种与剑相互熟悉相互了解的境界,剑势越来越是舒畅。(书^屋*小}说+网)

    眼见着对方一个空隙,狠狠一剑插入,但是剑身低鸣,他似乎听到了剑的哀伤。

    不对,这一招不能如此使用,“血仙蝶”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剑招又变,这次剑的哀伤不在,换来的是剑的喜悦。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剑真的有灵,剑真的有意,剑真的有情,人只有了解了剑才能感受到剑灵的存在,然后才能与之培养感情,了解剑意,知晓剑性,如此剑与人相合,人与剑相容,如此无论什么剑在手中都会得心应手。

    刹那间,血仙蝶理清了人与剑的关系,再次施展剑势,顿时剑路潇洒飘逸,轻快敏捷,动若海上蛟龙、空中飞凤,静似崖间苍松、擎天玉柱。

    “血仙碟”剑势骤然改变,虽然其中的凌厉、狠杀之势未达巅峰,但是如今的剑势足以惊煞旁人。

    “血仙碟”一剑刺出,剑来如雷霆收震怒,一剑收回,剑如江海凝青光,眨眼间血红色的剑气铺展而来,玄阴寒杀剑气袭体卷。

    “嗯?这么快就融会贯通了,你真是武学天才,我不得不佩服了,血仙蝶。”

    黑衣女子话语间大日乾坤剑法施展剑势猛涨,顿时耀阳剑气激荡横扫,剑分九式,式势连环,激荡横扫。

    一剑出,初阳现空耀天地,二式双阳纠缠旋风杀、三式三阳火烧云、四式四阳焚四野、五式五阳火燎原、六式六阳同天耀、七式七阳焚海干、八式八阳扫岳平、九式九阳荡乾坤,三三化数,九阳归返,九阳轮旋卷天地,九阳耀空天地灭。

    大日乾坤剑的弥天剑气化作九阳,旋杀四野,九阳护身万法不得入,九阳剑气无坚不催,九阳过处,地裂山塌,天河断。

    “血仙蝶,死来!”黑衣女子大喝一声,手中剑高举,九阳剑气围剑旋杀,随着她的一剑挥出,九阳剑气横扫八方,笼罩向血仙蝶。

    “百花七星!”

    “血仙碟”不敢与之力敌,这剑势犹如大日落降,又似星辰坠地,在剑势之中当属最为猛烈的剑势,即使是丰小依的霸剑也是大大的不如,这九阳剑威其实已经不是剑招。

    百花七星步乃是裂空武学配合百花步伐施展,以强横的内劲破开平行虚空,短暂在其中穿行、停留,按照七星部位行走。

    九阳剑势席卷,血仙蝶被迫施展出百花七星步,同时黑衣女子九阳剑势一收,剑身微微颤抖。

    强招悍式每一次发出之后的收招都有大的破绽,同时强招之后的内力难以维系,除非是内力深厚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否则任是谁也经受不起强招的内力反噬。

    血仙蝶自七星步之中脱出,连续的跳跃让她的真气也是难以维系,毕竟破开眼前的虚空那绝不是一句话的事。

    “嗜血斩!”软剑瞬间变得笔直,这一记嗜血斩本是硬剑剑招,软剑施展出来略显剑势稍弱,但是这一剑斩出,剑势居然丝毫并不比硬剑斩出的弱,这一剑似是血龙吞噬,嗜血一斩,一斩沾血。

    “震天阙!”黑衣女子一招悍然震世,对撞嗜血斩,因为她的内力强于血仙蝶,她的剑又是硬剑,这种劲气碰撞之下她比血仙蝶大占便宜。

    嗜血斩斩出的血色剑芒骤然旋转,不仅仅是剑,就连剑气也是弯转,嗜血斩依旧斩向黑衣女子,而黑衣女子的震天阙一击却是打在了空处。

    黑衣女子一惊,这一种变化她实在是没有料到,劲气发出中途还能改变方向,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她的认知,能施展出如此一剑的人,她的领悟能力那得有多强。

    “乾坤大挪移!”

    黑衣女子身上亮白色的劲气骤然间化作一个亮白色气罩,嗜血斩的劲气斩到了乾坤大挪移之上竟是被对方的劲气卸开,但是乾坤大挪移的亮白色气罩也是一震的摇晃,摇摇欲坠的似要崩裂,但是血仙蝶发动的穿透劲气竟有一股穿过了乾坤大挪移的气罩,射入到了黑衣女子的体内。

    “你惹怒我了。”

    黑衣女子黑纱罩面,看不清五官,但是仍是谁见到也知道这姑娘是已经气恼到了极点,明明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却是接连两次伤了自己,一次是划破衣衫,一次却是剑气袭体受了内伤。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日乾坤剑术再起,剑一举九阳劲气围剑旋转,乾坤剑势未出,九阳剑气已经席卷而至,九阳剑气围绕着她的剑旋转,随着她的剑移动,她的剑移动的很慢,但是强大的剑势足以弥补任何的缺陷、漏洞。

    剑气袭杀,在大日乾坤剑势的笼罩范围之内似是万道剑气席卷,同时旋转着的九阳剑气赫然飞出,将血仙蝶困住。

    这才是大日乾坤剑术,这才是威震魔教六道的无上剑术。

    黑衣女子出剑之间九阳剑气横扫八方,同时破绽露出。

    没有完美的剑术,有的也仅仅是是相对完美,大日乾坤剑术也有破绽,就在剑移动的那一刻破绽出现。

    血仙蝶揉身抢上,手中剑刺向黑衣女子露出的破绽,但是对方的破绽随着剑势移动而移动,这一剑刺到,破绽已经移开。

    与此同时九阳剑气围绕在了黑衣女子的身周不断的攻击,九阳剑气威势无双不能硬抗。

    血仙蝶发现黑衣女子亮白色的劲气围绕在身边,整个人看起来浑然一体,即使一剑刺入也会被这劲气挡下,而随着黑衣女子的攻势变转,同时九阳剑气连绵攻击不绝,而眼下唯一的破绽就在在她挥剑之间露出的一个空档。

    面对着如此的剑势,最方便最直接的就是以强悍的剑势直接撼破对方的的剑势,但是这几乎不可能,除非是真的血仙蝶再此,以她的强大深厚内力或许由此可能。

    再者就是找出空门,一剑刺入,破去这大日乾坤剑术。

    血仙蝶的轻功造诣明显的要在黑衣女子以上,她快速的围绕着黑衣女子游走,剑光不断闪烁,只是每当她出剑之后对方的空门就已经随着改变。

    不够,依旧是不够!

    “血仙蝶”面对着神秘的黑衣女子,她的剑是否可以破去对方的剑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