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绕身,连环不断,攻杀不断,血仙蝶的剑无法渗透进去,不是他的内力不够,也不是他的眼光不到,更不是他的轻功不行,而是她与剑尚未完整的融合。

    黑衣女的内力虽然强过血仙蝶,但是以剑气化作九阳,内力九分绝对强不过血仙蝶,所有的条件都已经具备,但是血仙蝶依然无法突破九阳桎梏,只是因为她手中的剑无法如臂所指。

    压力越来越大,血仙蝶已经深陷九阳剑气的包围之中,此时她的剑低低哎吟,诉说着它心中的不满,像是一个温婉少女吐露内心。

    对剑的理解依旧没有彻底,差在了哪里?

    “血仙蝶,你的死期到了,在我的剑下你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想想以往,你杀了多少人,可是又想到今天?”

    “想想以往,想到今天?”血仙蝶骤然一颤,突然间似是抓到了什么,是啊,是啊,我知道了,我差就差在了知道剑的过去,这把剑又有着怎样的过去?

    “剑啊剑,你能告诉我吗?你能详细的告诉我吗,你的过去是怎样的?”

    剑身微颤,低低鸣吟,似是诉说着过往。

    随着周围压力的不断提升,随着身遭不断袭杀的九阳剑气,这一刻血仙蝶的剑意被压缩直到她的世界之中只有剑。

    轰然一震,她窥到了剑的全貌,发现了剑上的细微变化,哪怕是一颤抖,一弯折之间都看的仔仔细细,原来看似光寒如镜的剑身之上却早已是伤痕累累,而这每一道伤痕都影响着剑性的发挥。

    随着每一次的舞动,剑上的伤痕都在影响着剑气的发作,只有掌握了任何一个细小的细节,才能真正的懂得剑。

    这一刻,剑灵、剑意,剑性与人手,人心、人体连为一体,人剑浑同境界大成。

    剑灵、剑意本不存在,那只是对剑的一种理解,动剑的时候任何一点声响都诉说着剑的特性,这就是剑灵。

    豁然间血仙蝶手中的剑变得灵动,似是有了生命,在内力的灌注之下这把剑欲屈则屈,遇刚则刚,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复直如弦,阵阵清鸣,正所谓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血仙蝶早已窥破了黑衣女子剑中的破绽,奈何人剑未能浑同,剑不能直指心中所指,但是眼下这一刻已经具备了破势条件。

    血仙蝶的剑狠狠的插入到了对方的剑势之中,一道血色气劲硬生生的插入到了旋杀而至的九阳剑气之中,剑剑紧贴着九阳之中一阳的边缘,竟是从侧击破耀阳剑气。

    软剑如蛇似龙,随着九阳剑势旋杀,软剑已经黏在了剑气之上甩不脱、摆不掉,瞬间已是数击,骤然间一阳剑气消散。

    血仙蝶整个人与剑相合,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一人一剑硬插大日乾坤剑势之中,一阳消散,黑衣女子再次凝功一阳再现,依旧是三三之数旋杀。

    大日乾坤剑势如虹,一阳破,一阳又出,九阳剑气循环不绝,血仙蝶破一阳又一阳,一阳一阳又一阳,此时她已经看出虚实,直取正中一阳,竟是对身旁几阳不加理会。

    九阳旋杀不绝,真正有着剑势剑威的只有正中一阳剑气,原本其余八阳劲气不过是迷惑对手,虽然也俱强大杀伤力,然以正中一阳为主,其余八阳为辅,正中一阳中其余八阳随。

    血仙蝶的剑不断的击杀的正中一阳剑气,躲闪着其他八阳的撩杀,轰然间正中一阳剑气消散,黑衣女子破绽出。

    一股无形的涟漪荡漾而出,一把无形的剑气赫然斩出,竟是一把意识之剑。

    意识之剑乃是精神力的攻击,无形无质,直取对方识海,黑衣女子释放出意识之剑,顿时血仙蝶深陷迷离的世界。

    一声喝,迷离世界碎,血仙蝶再次凝神运剑,却是时机已失,黑衣女子已经抽剑而出,剑上九阳旋转,挥手间赫然飞出旋杀。

    “万锋剑网!”刹那间血仙蝶手中的剑似是化作三十六把刹那间化作漫天剑影,血红的劲气化作实体剑,剑剑相连,顿时形成一股强势的剑墙。

    大日乾坤劲气与剑点八方劲气想冲击,轰然一声爆响,劲气四射,大日乾坤剑气被挡下,与此同时数道血红色的剑气从爆炸之中射出,形成密集剑网罩向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一声冷喝,一剑击出将密集的剑网撼破。

    “你是谁?”血仙蝶玉口轻开,淡淡问道。

    “打败了我,你自然知道。”黑衣女子不及在运剑,感觉脸旁有异,竟是不知何时一道劲气透射而入,竟将面纱击落,露出面纱遮掩下的容颜。

    看着这个容颜,血仙蝶却是不识此人,但是此人的剑术、剑势却是让她熟悉无比,这让他心中不由疑惑不解。

    “你已经败了,因为打败你,我无需出手,你身后的那人你就对付不了。”

    “我身后的人?”黑衣女子微微一笑,“你这把戏太过拙略,想要以此扰我心神,趁机出手···”话未完她的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因为她也感觉到了身后的来人。

    她回头赫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佝偻的身体,一个苍苍老者,正在缓缓而来,正是天地日月之盲陀云成龙。

    “血仙蝶”收剑在手,凝视来人,而此时黑衣女子也是凝目一望,见一老者缓缓而来,步履蹒跚似是日落西山,垂暮迟迟。

    黑衣女子不识盲陀,但见如此一个人行至此地也是心惊不已,她本不担心人来,她知道整个冰宫之内不会有人到此,但是确确实实的有人来了,还是一个如此怪异的人,难道这人就是冰宫背后的那个绝世高手。

    “女娃子,你身上的剑意引起我的兴趣了,我们是不是交过手?”

    盲陀云成龙自然想起了不久之前在山下遇到萧云的时候一股强霸剑意搅乱战局,那时候他心中莫名的惊慌,不知为何的慌乱,让他抽身而退,事后却是知晓自己被人以精神力扰乱意识,被人戏耍了,心中大怒不已。

    盲陀云成龙以密道进入冰宫后山,被打斗声音惊动,寻声而来正被“血仙蝶”看到。

    天地日月之天盲盲陀云成龙突然出现在了冰宫后山之上,又将带来怎么的局势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