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陀云成龙以密道进入冰宫后山,被打斗声音惊动,寻声而来正被“血仙蝶”看到。

    此时萧云的剑意大成,很想找一个高手试剑,她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剑,而是寻找高手磨炼自己的剑,发现其中的不足,加以改善,只有不断和高手过招才能不断的进步,固步自封、闭门造车,最终的结局只有慢慢败亡。

    当初雪山下败在盲陀剑下,如今很想再战一场,不过有那神秘黑衣女子在场,整个冰宫局面又是乱的一塌糊涂,她不想有什么闪失,决定驱虎吞狼。

    “你们没有交过手,你们只是意识交锋过罢了,竟然有人被吓得屁滚尿流,也真是好笑。”

    “血仙蝶”浅声低吟,但却是句句诛心,句句都说在了盲陀的心坎之上,此时的盲陀云成龙有一种伤疤被揭开的痛楚。

    黑衣女子不明血仙蝶的意思,更是不识得盲陀云成龙,还以为盲陀乃是冰宫背后高手,心中已有退意,奈何盲陀云成龙已经将退路堵死。

    “让我试试你的剑!”盲陀云成龙不由分说,剑已出鞘,剑气带杀攻向黑衣女子。

    不待一语,盲陀云成龙凝剑袭杀,起手间撼天剑势可碎日月,搅得天地崩裂,云散雪收,初阳现。

    黑衣女子凝神以对,大日乾坤剑术赫然催发,九阳耀天竟是强强对攻。

    “剑法不赖。”盲陀云成龙发自忠心一叹,强招出手。

    “天转地灭!”

    黑衣女子冷哼一声,竟是一招回应,“星光怒卷!”

    大日乾坤剑术化作的九阳纯阳内力顿时化作漫天的星光怒卷袭杀,与天转地灭的劲气交相碰撞。

    大地奴震,冰山崩塌,万年积雪滑落,顿时化作了震天的雪崩,其中两道人影双剑相交。

    双剑之上爆发出来的威能上接苍穹下达红尘,顿时阴云遮蔽,漫天席卷,似乎天地之力都被这一剑之力席卷。

    两道人影骤然分离,双双口吐鲜血,极招相对之下焉有完卵?

    “血仙蝶”看得清楚,看着双雄争斗,对剑道的理解更甚,以内劲相撞、硬撼绝对不是用剑者的正途,至少这并不适合她的作战风格。

    双人影分,一人持剑的手微微颤抖,剑身低鸣,哀哀切切似是诉说着心中的痛苦,她的手虎口崩裂,鲜血滴滴,她已经再难手中的剑。

    另一人手中持剑虽然稳定,但是剑身在轻颤,发出了悲痛的叫声,“吧嗒”一声响,剑从中折断。

    强招对击,一人剑断,一人虎口震裂。

    黑衣女子手中滴血,剑交到左手,握剑的右手皮开肉绽,手骨碎裂,若不及时救治,这只手都要废了。

    此时她再也不敢恋战,当下黑色衣服瞬间崩碎,露出里面的雪白衣衫,整个人顿时气质大变,瞬间化作雪的精灵,她一头扎入雪崩之中,瞬间被积雪掩盖。

    “该死!”盲陀云成龙一声喝,强霸剑势再出,奈何人已入雪窟,就似鱼儿如水,再也难以寻找。

    “你也真的该死。”“血仙蝶”身形一动,化作一道血影,手中软剑狠辣一击而来。

    “你?是男是女,你的声音虽然变了,但是我知道你,上次你没死在我的手中,现在以为我手持短剑就来捡便宜,你太小看我天地日月护法了,更是小看我天盲云成龙了。”

    盲陀云成龙反手我这半截剑身,剑身劲气吞吐竟是以内力续借,剑势半柄,但是如今被内力续借之上依旧是一把完整的剑。

    “你的剑在痛哭,难道你听闻不到吗?我的剑也在为你的剑而哀伤。”“血仙蝶”沉重的道。

    “竟说胡话,剑也会哭,也是哀伤,我看是你在哀伤吧。”盲陀反握手中短剑,剑光闪动已向“血仙蝶”击来。

    “血仙蝶”手中剑入鞘,自背后将云梦柳抽出,如今人剑浑同,任何剑在他手中都是得心应手,剑一入手果然感到与以往不同,剑中的欢快声音想起,轻轻低鸣,竟是在诉说着剑的秘密。

    云梦柳宝剑属性豁然印在心中,以往也是惯用这把剑,但是没有那个时刻像今天这般的属性,熟悉他就像是属性自身一般。

    盲陀那不知名的剑法再次施展,倒施的剑旋杀,旋飞的剑势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莫名的剑势再次席卷,同时渐渐成事。

    “喝、嚓、喏···”不同的音节自“血仙蝶”口中发出,并且语调不断变化。

    发出去的声音并不扩散,而是在一定范围之内激荡,几个简单的音节最终在这范围之中回荡,竟是分出声音发自何处。

    盲陀云成龙眼盲心不盲,眼盲的人耳朵多很好使,耳朵几乎就成为了唯一可以接受外界事物的器官,针对这个特点“血仙蝶”催动音攻攻势。

    音攻也是一种奇特的武学,《百花心经》之上就有记载,但是萧云并没有修习,他的眼光只放在剑术之上,萧懿影使用音攻将颜无杀震伤萧云就不会,而眼下“血仙蝶”催发出来的音攻仅仅是一种声音的混杂,以气劲笼罩一定方圆,使声音不能扩散在一定范围之内激荡,让人分不出声音来源,是一种混淆听力的法门,其实这不是音攻而是音阵。

    盲陀云成龙身处“音攻”的范围之内,依旧是战力不减,剑剑紧逼“血仙蝶”,反手剑的剑势更加的诡谲,剑路更是刁钻,让人剑浑通的“血仙蝶”竟是一时间手足无措。

    “以声音干扰我的判断,真是笑死人了。”盲陀云成龙的声音极其难听,在混乱的声音之中却是清晰刺耳。

    “血仙蝶”的剑势也非一般,剑势狠毒、阴柔,剑身扭转随意,更是人剑浑同,人通剑意,剑和人身,人能发现的缺陷漏洞手中的剑就会阴毒的杀至。

    唯一不足的就是剑势的凌厉不够,萧杀不够。

    同时“血仙蝶”也发现了自己的不足,那就是她对自己的剑并不是十分的有信心,对于对手的攻势并不是有着信心。

    不够凌厉的剑势,不够有信心的剑意,这样的剑这样的人面对着如此武艺高强的盲陀云成龙结局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