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突然发现自己的剑的缺陷,不但是凌厉不足,更是对自己缺乏信心。

    对方反手一剑撩杀而至,剑未至,剑气未达,距离尚远,人已经躲闪开,若是对自己有信心,对对方的攻击掌握的有信心,那么他绝对不会提前躲闪,因为你提前躲闪了就暴露了你的目标,同时对方的剑势还没有达到不能改变的“死境”,你变了对方也变了。

    要躲闪就要在对方的剑尚未沾身,却是已经沾身之际,躲闪的早了对方的剑势也会也会随之改变,躲闪的慢了对方的剑就会洞穿自己的身体,这种“度”其实是十分的难以把握。

    与高手过招总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对方反握的剑,剑招奇特,走势怪异,剑速又是奇快,内力能是深厚无比,任何一点都不是现在的“血仙蝶”可以抗拒的。

    但是今天的盲陀云成龙却是有一个不足,因为他手中的剑,此时他手中的剑已经是断剑,已经是一把失去了生命的剑,这把剑让他本该拥有的力量发挥不足六成,但是尽管如此“血仙蝶”竟也不是对手。

    “血仙蝶”狠辣的一剑插入到了对方的剑势之中,一剑窥破漏洞,将盲陀云成龙逼退,同时一道血红色的劲气透射而入。

    “嗜血斩!”

    一道血茫似是地狱张开血口吞噬而来,盲陀云成龙运转玄功,体内真元一爆,断剑一斩欲要斩爆这一招嗜血斩。

    他的剑斩出这才记起他手中的剑已经不是原来的剑,即使以剑气弥补了断剑的部分,但是断剑始终是断剑,剑气有些时候并不能弥补,所以这一剑虽然斩开了嗜血斩一击,但也是被“血仙蝶”劲气所乘,受了一些内伤。

    “血仙蝶”趁机身退,身影翩飞就似是血色蝴蝶,在白雪的映照之下更显妖美,“呵呵,今日难分胜负,改日到梅剑山庄一会。”

    “血仙蝶”留下一句话之后,身形远遁。

    盲陀云成龙冷哼一声,“梅剑山庄?好,好,好,一定在会你一会。”

    丰寰城梅剑山庄。

    萧懿影正在鼓捣着什么东西,眼前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还有各种草药,屋中弥漫着药草混合的气息。

    “阿嚏!”南宫心怡刚一进屋就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小琼鼻,喝了一口酒。

    “师妹,你在干嘛,弄得这么难闻?”

    “师姐,你少喝点酒吧,这么好闻的味道你却说是难闻,你的鼻子都快被酒给灌醉了。”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随后拿着一个玉瓶走到南宫心怡身前。

    “师姐,闻闻,这是我刚配的,闻闻怎么样?”

    南宫心怡放下酒葫芦,闻了闻这玉瓶之中的味道果然好闻,似是花草香,清新怡人,“这是什么啊,真好闻?”

    “闻着好闻吧,但是人若是吃进肚子里面可就不好闻了,师姐,你知道有一种鼠鼬,当你攻击他的时候他就会释放出难闻的气体,然后趁机逃走?”

    “我知道,我知道,那叫臭鼬,那东西会··呵呵,很难闻,让人作呕,甚至头痛恶心,难道师妹···”南宫心怡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哼哼哼,惹恼了本姑娘,占了本姑娘的便宜哪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上次不过是开胃菜,不过也算是让他占了便宜了,尽管他偷窥的是他的亲姐姐,不过这一次,我让他变臭鼬。”萧懿影很阴险的笑着。

    “那个···师妹,我觉得对付冉副帮主并不是关键,最近柔姑娘好像没有了动静,我们是不是得想办法对付她?”

    “我这不是在对付她吗?师姐,你知道吗,这种药吃下肚子之后会变成臭鼬,而且那气味难闻至极,其中还有毒素,轻者头痛、恶心,重者甚至无法呼吸,更是有一种特性,这种气味会附着到丝绸、麻衣之上,师姐,你想啊要是那可恶的丰小冉是不是经常和柔姑娘在一起,若是他此时放臭屁,一定让柔姑娘也是躲闪不掉,更会粘附到她的衣服上,让她也变相的成为臭鼬,我看她还能骄傲几时?”

    萧懿影说的十分得意,又是下意识的的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可是这样杀不死她,对我们始终都是一个威胁。”南宫心怡正色道,心中也在腹诽,“师妹你能不能正经点?”

    “没关系,我已经设好计策了,这不,我已经让春草、夏花她们去丰寰山观察地形了,只要选到了地点,我们就设计引诱她上前,倒时候可要依靠师姐了。”

    “师妹放心就是,师姐不会让你失望。”南宫心怡很满意这个师妹的安排,她很欣慰,看起来玩世不恭,其实内藏心机,这不亏是百花圣女的传人,百花道的继承者。

    “师姐,你说丰小依和柔姑娘的关系怎么样?”萧懿影突然间郑重起来。

    “关系不好,上次你忘记了,分明是想要借你的手赶走她,我看她们之间一定也不和睦,而且冉副帮主或许就是在监视她呢。”南宫心怡玉手轻轻的敲击着酒葫芦,眼睛骤然一亮,“师妹,你是想···”

    “我只是想不让柔姑娘有活着离开的机会,暗中知会一下丰小依,我想她很乐意出手相助。”萧懿影笑的像个小狐狸。

    “若是她连我们也要留下,她也一定很开心。”南宫心怡担忧的问道。

    “哎呀,不会了师姐,丰小依也不是傻瓜,只要我们占据足够的优势她就不会对我们出手,她也不是傻瓜不是,而且我想···驱虎吞狼,让她和柔姑娘先动手,然后我们···嘿嘿嘿嘿····”

    “让丰小依和柔姑娘动手,两败俱伤至极我们再出手,这办法不错呢,你想好了怎么操作?”南宫心怡会心的笑了笑。

    “那是当然,我是谁,我是集聪明智慧美丽大方等与一身的小影,生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温婉娴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国色天香容月貌目皓齿淡扫峨眉清艳脱俗香肌玉肤仪态万端婉风流转美撼凡尘聘婷秀雅娥娜翩跹俏丽多姿风姿卓越顾盼流转清丝纠缠举步轻摇明艳不可方物艳冠群芳剪水双瞳美艳绝伦神仙玉骨楚楚动人如花似玉····”

    萧懿影自夸已到了一定的意境,竟是一句话都没有一点喘气,也不知又打什么如意算盘,不知谁又是倒霉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