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好一顿自夸,说的神采飞扬,嘴角泛起了白沫,依旧是滔滔不绝。(书^屋*小}说+网)

    “好了,好了···”南宫心怡连忙打断,这家伙只要一说到夸她自己,那是火力全开,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一气呵成,你要是不喊停都能说到明天早上去,也不怕大脑缺氧,不管有没有重复的,也不敢有没有矛盾的,那是一个劲的往外冒。

    “呵呵···”萧懿影最后只是“呵呵”两声,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师姐陪我走一趟吧。”萧懿影脸上又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

    丰小冉正在柔姑娘的闺房之内,不过现在这闺房明显的新加了一层窗户纸,同时还有一扇大大的屏风。

    “柔柔,你这么做不好吧,不但是不透光,让屋子里面黑黑的,这样做也显得特别的拥挤啊,撤了吧,撤了吧,以前那样的多好。”丰小冉在柔姑娘身边嬉笑着。

    柔姑娘回头看了一眼丰小冉忍不住“噗嗤”一笑,这一笑竟是牡丹盛开群花斗艳也比不得她的娇艳,让丰小冉看的不禁呆了,口水更是狂流。

    “不知怎么的,我看见你这猪头样就想笑,你说说这是谁打的?”

    顿时丰小冉头上爬上了三条黑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这窗纸一定要加厚,而且这屏风一定要加的,因为这山庄之中有些人已经没有底线到了极点,别说是我了,即使是她的亲姐姐,也要一亲芳泽,你说有这样的畜生在身边,怎么能不让人防备?”柔姑娘浅笑道。

    丰小冉气的简直是咬牙切齿,这一切都是萧懿影弄出来的,都是他陷害的。

    丰小冉连忙解释,我是被陷害的,我不是那种人,最可恨的是那小烦姑娘,真是烦死人···

    正絮絮叨叨着,萧懿影和和南宫心怡到了。

    “哎呀呀呀,师姐,我说怎么我总是打喷嚏,我说有人念叨我吧你还不信,师妹我天生丽质的,让那些男人啊看一眼终生难忘的,即使是做梦都念叨呢···”

    “好了,师妹。”南宫心怡无奈至极。

    “是有贵客到了,请进。”柔姑娘起身,亲自将门打开,将南宫心怡和萧懿影迎入屋内。

    “哎呀,哎呀,我们掉入狼窝了,没有阻碍那你们之间的快活事情吧,要不你们继续,我们离开,改日再来?”萧懿影眯眯着眼睛特别的把“快活”两个字咬得很重,尖酸刻薄厄说道。

    “呵呵,你来了。”柔姑娘却是不在乎萧懿影的尖酸刻薄。

    柔姑娘看着萧懿影目光之中多有柔情,这是柔情是亲情,胜友情,胜爱情,是血浓于水的柔情,斩不断理还乱的亲情。

    “本来上次柔姑娘亲自到我陋室有事相商,不料被人搅了局了,心中想着与你谈谈。”

    “呵呵,与我相谈也不必这样杀机凛然,你虽然不露锋芒,但是你的师姐可是毫无掩饰的啊。”柔姑娘说着倒了一杯蜜茶递了过去。

    “哎呀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蜜茶,你这蜜茶闻着好香,其香清淡,不浓不淡,似是花香,又如芳草香,沁人心脾,定是采集上好的花蜜,以最纯净的花蕊露珠炮制,其中不掺一尘,若有半点杂志,这杯茶也就废了。”萧懿影说着轻抿一口,对这蜜茶赞不绝口。

    “这是什么茶?”萧懿影喝了一口,随即怔住,不由得问道。

    “亲情茶,唯有亲情之人饮之才可觉得其中芳氛。”柔姑娘看着萧懿影喝着茶,嘴角洋溢着内心的笑,她的话中蕴藏玄机暗示了她与萧懿影之间的姐妹关系。

    萧懿影早已经猜到了这是亲情茶,只是万万没想到柔姑娘会给自己泡这种茶,不由得纳闷,也是要从柔姑娘口中得到证实。

    “茶是好茶,不过我们是来谈正事的,不是来谈茶的,再好的茶也比不得一壶酒。”南宫心怡打断了姐妹间的谈话。

    “呵呵,师姐说的我不是完全赞同,我是喜欢花蜜茶的,不过还是谈正事吧。”

    萧懿影心情突然间变得沉重起来,因为亲情茶她听说过,她也听出了柔姑娘的话中含义,所以她的心中变得沉重。

    柔姑娘浅笑嫣然看向丰小冉,向他使个眼神,那意思不言而喻。

    丰小冉如若未见,却是紧紧的盯着萧懿影的那对硕大无朋的“可爱”吞咽口水,狼性毫不掩饰。

    “先前柔姑娘说什么禁宫秘钥,我真的不知道,或许是我身上有而我不知,所以还请柔姑娘点明,这禁宫秘钥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我都不知道,但是我不愿与为敌,所以这禁宫秘钥我给你了。”

    “禁宫秘钥的事情一会再说吧,我寻你也是有要事相谈了,不过这里有我不欢迎的人,该怎么办呢?”柔姑娘说着看向一边的丰小冉。

    “哎呀,你们说的该不是我吧?”丰小冉看着几人。

    “女人间的秘密,大男人总是在旁,不好吧,还不快滚,否则我的剑不留情。”南宫心怡背上宝剑轻轻低鸣,似要出鞘择人而噬。

    “师姐,不要那么凶嘛,女孩子应该要温柔一点,否则以后怎么嫁人呢?”萧懿影说着转头向丰小冉,“猪头公子,先前是我捉弄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来了,还有师姐言语得罪还请见谅。”

    丰小冉呵呵一笑,盯着萧懿影的胸口眼珠不能移动。

    萧懿影脸上笑着,却是早将银牙咬碎,当下道:“冉公子,这样吧,我们以酒赔罪好不好,一笑泯恩仇吗,师姐还不拿出酒来敬冉公子一杯。”

    南宫心怡脸上罩着寒霜,就自己的酒葫芦拿出来递给丰小冉,丰小冉却是不接。

    他当然不接,他还敢接吗?他被萧懿影收拾的还不够吗?

    “人家看不起咱们的道歉,师妹,这个人的眼睛很讨厌,让师姐挖了他的眼。”南宫心怡说话间就要出手。

    “师姐,刚才师妹和你说了,女孩子要温柔,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冉公子只是担心我们酒中下毒,师姐你先喝。”

    南宫心怡讲酒葫芦盖打开,大口灌了几口,侠女风范、英姿不凡。

    南宫心怡喝吧盖上葫芦盖递给丰小冉,丰小冉还在犹豫不绝,萧懿影抢过酒葫芦就往丰小冉手中塞,“我师姐都喝了,你不喝像话吗,像话吗?人家是女孩子啊,还是仰慕剑圣之后的女孩子,你忍心拒绝吗?”

    丰小冉能够拒绝南宫心怡的酒吗,这酒中是否就是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