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心怀叵测的给丰小冉敬酒,又把南宫心怡抬了出来,丰小冉心中虽知不妥,但却是难以拒绝。

    不能拒绝啊,不能了,对于一个仰慕自己的女孩子,还是如此漂亮的女孩子任何人也不能拒绝。

    丰小冉接过酒葫芦喝了一小口,发现酒味极好,其中更有一味花草香,十分适口。

    酒水之中原本无毒,就在萧懿影抢夺酒葫芦的那一刻毒才入酒中,丰小冉若是直接的接过酒来,萧懿影还要另想它策,不过她也料到了丰小冉不敢接过酒葫芦,所以才设下此局。

    “既然柔姑娘这里不方便说禁宫秘钥之事,待有时尽我在相约一谈。”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与南宫心怡去了。

    萧懿影举轻若重之间向丰小冉透露了禁宫秘钥之事,引动了丰小依对柔姑娘的杀心,同时也是报复了丰小冉,捎带上了柔姑娘可谓是一箭三雕,不可谓不妙。

    萧懿影走后,丰小冉缠着柔姑娘问询禁宫秘钥之事,柔姑娘正左右危难之际,却见丰小冉眉头紧皱。

    “我中毒了。”丰小冉觉得腹中一股气在串,腹痛不止,正欲运功逼毒,不料这股气快速下行,自下幽之口宣泄而出,发出“噗”的一声响。

    顿时丰小冉觉得腹中不在疼痛,舒服多了,只是觉得尴尬无比,向着柔姑娘尴尬的笑了笑。

    柔姑娘看着他丢人现眼,知道这都是萧懿影的恶作剧,正要开口突闻一股恶臭,让她忍不住的干呕。

    丰小冉一愣,怎么柔柔突然间就干呕起来,还未等他开口紧接着一股恶臭袭来,这股恶臭奇臭无比,让人闻之难以忍受。

    一定是小烦搞的鬼,一定是!丰小冉心中暗骂。

    丰小冉怒发冲冠,就去寻萧懿影的麻烦,就在她走后柔姑娘面色惨白的从闺房之内逃出,这是她自出道以来最狼狈的一次,这种气味给他留下的印象让她她终身难忘。

    丰小冉怒气如海,不远处正听到几人议论他,这让他耳朵动了动,听清楚了几个人的谈话。

    “哎呀,听说了没有啊,冉副庄主啊前几天偷窥依副庄主洗浴,最后被打的那叫一个惨。”

    另一个丫鬟道:“副庄主还有这个爱好啊,怎么不早说呢,人家···人家可是欢喜的让他看呢,干嘛去讨打?”

    “哎呀,小翠,你又花痴了,那个副庄主啊或许就是有这个爱好,不好你这种小妮子,单好亲姐姐呢,你啊,就别花痴了。”

    随后就是一阵的打闹嬉笑之时。

    “谁有那种爱好?”丰小冉嘴中腹诽着,同时她也感觉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那件事很不光彩,而且知道的人并不多,有谁知晓呢?当事人就是自己和姐姐,还有春秋四使女,自己和姐姐自然不会出去讲这件事,能将此事传扬出去的只有春秋四使女。

    柔姑娘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丰小冉还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连个丫鬟都在私底下议论,这就耐人寻味了,难道全山庄的人都知道了?

    的确现在全梅剑山庄的人都知道了丰小冉偷窥丰小依沐浴的事情。

    随后的事情证明了丰小冉的猜想,这也是事实,他遇到了艳倾心,后堂堂主艳倾心,一个掌控着梅剑山庄财政大权的实权人物,也是原剑湖帮的主要人物。

    艳倾心一见丰小冉到了扭头就走,就像是屁股上着了火。

    “干什么见着我就逃也似的跑开?”

    原来丰小冉在山庄之中对这位艳丽脱俗的堂主没少了纠缠,甚至言语调戏,还是艳倾心找过丰小依和萧云之后才逐渐的稳定了下来,艳倾心一见丰小冉就走也是情理当中的。

    “我,我有急事。”艳倾心说着转身又要走。

    “不能走,以前你也没有这么着急的要走,现在怎么见到我就跟见到鬼一样?”

    “你还问我,你连自己亲姐姐都不放过的事情还想瞒得过谁?我艳倾心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你···”丰小冉正说着顿觉小腹之中一股气流开释膨胀,顿时觉得腹痛,随后这股气流下沉。

    “噗”一声闷响,顿时丰小冉有一泻千里的感觉。

    “你这人好失礼!”艳倾心大怒,转身就走,就在此时恶臭袭来,顿时让艳倾心捏着鼻子逃之夭夭。

    “我靠,又来!”丰小冉也是逃之夭夭。

    丰寰城中臭气熏天,在丰荫城外却是杀机凛然。

    武功高深莫测的紫衣女子袭杀孙剑画,不料又遇天地日月的地残任夜晓,两人各展所能,最后极招相对,紫衣女子虽然内力厚沛,但却依旧不敌地残任夜晓,最终被击昏,就在任夜晓要向紫衣女子动手之际,元浪赶到。

    元浪手中青云剑出鞘,来战地残任夜晓,两人武学都至登峰造极之境,高手本就难得,一人想要趁你病要你命,一人却是欲要挑战武林高手,尤其是抓捕六道传人,而眼下之人就是六道传人。

    两人各怀目的,生死相向,动手不留情。

    双方第一招,眨眼之间,极招相会。

    骤然,两人刀杖极遇,荒林为之崩毁,玄黄为之震撼。倏然光曝,剑与光在相杀交瞬,元浪以剑芒凝出绝冷,敌将动已经窥透对方行迹,剑意所指正是对方行动空门,而对方却是悍然硬攻,径取两败俱伤之局。

    登时,杀浪连涌,吟成满目疮痍,日月颠倒,乾坤颠覆。

    两人相战数十回合,元浪手中青云剑难于取胜,归剑入鞘,背后刀出,霸刀刀法纵横捭阖,刀气纵横,横扫天地。

    地残任夜晓在与紫衣女子交手之际身受重伤,如今再战元浪已经明显不敌,当即手中铁杖急挥,依仗铁杖重量硬撼对方霸刀,极招趁机攻入,浪卷千秋悍然出手,顿时天翻地覆,内力狂卷,将元浪逼开。

    “小娃子报上名来,改日再战。”地残任夜晓一招逼退对方,两人已经拉开距离,此时元浪再难留住对方。

    “天道盟元浪,虽是欢迎前来讨教,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天地日月地残任夜晓,你的武功我和佩服,只是我要杀你,根本就无需用力,我有克制你的法门,别以为老人家怕了你了。”话语落,人影已远。

    元浪收刀,想着这天地日月是是什么人,终是不得其解,在低头看时那紫衣女子赫然已经不见,元浪皱眉不已。

    紫衣女子何时不见,元浪竟是不知晓,这让元浪对这紫衣女子很是好奇,武林中何时竟是有了如此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