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画很舒服,很快活,就似是一只鸟儿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感觉身在云端,刚刚受的严重内伤似乎是痊愈一般,竟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正是销·魂丹在她的体内发挥着作用。

    迷迷糊糊的她睁开眼,入眼的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男子汉的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深深的吸引住了她,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潇洒俊逸的男子,她突然有一种冲动,身体之内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滋生、成长,最后汩汩涌动起来,最终化作波涛骇浪,席卷全身。

    孙剑画懒懒的躺在男人的怀中,全身瘫软如泥的,“我这是在哪里?我不是受伤了吗,受了很重的伤吗,怎么会到了这里?”

    “是我救了你,我是天涯独行月清明,请问姑娘芳名。”月清明说话间一股无形的脑波冲击向怀中的孙剑画。

    “孙剑画,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全部,你的身,你的心就是我的,释放你的心灵,放纵你的思想,沉沦在我的心魂术下。”

    无形的语调在孙剑画的你脑海之中激荡,印在了其中,让孙剑画认为眼前的男子是与自己相恋了十数年青梅竹马的恋人,而今日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孙剑画眼神变得迷离,随后复又清明,只是清明之中被一抹别的光彩覆盖。

    “我是古墓孙剑画,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全部,我是你的影子,想你心中所想,做你让我所做。”

    孙剑画说完又将头依靠在了月清明的怀中小鸟依人一般,就像是娇妻腻在情郎的怀中。

    月清明很是满意,右手指尖阴阳光芒流转,点在孙剑画的眉心间,正是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很急,门被推开一身紫衣的叶可卿闯了进来,浑身颤抖着。

    “清明,清明,我难受,给我,给我···”叶可卿毒瘾又发。

    “给你?给你什么?”月清明亲吻了一下怀中的孙剑画,看到没看叶可卿一眼。

    “清明,她是谁?”孙剑画看了看叶可卿不解的问道。

    “她,不过是一个贱人而已,自以为清高无比,还不是像个可怜虫一样跪在我的眼前求我可怜?”月清明的手在孙剑画身上游走,弄得孙剑画**莹莹。

    只是月清明口中的“贱人”到底是说孙剑画还是说叶可卿就不得而知了。

    “没看见我正忙着呢吗,懂不懂事?还不快滚,否则从今日起你别想在得到一颗销·魂丹。”

    “清明,清明,我求求你了,给我一颗销·魂丹吧,我受不了了,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我受不了了?”叶可卿浑身颤抖不已。

    “刺杀剑画的人是不是你?”月清明幽幽的问道。

    “什么?我没有,没有刺杀任何人,清明,你没给我命令,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真的,相信我,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叶可卿鼻涕、眼泪横流,哀求道。

    “没有?那在城外与地残任夜晓激战的人又是谁?难道不是你?”月清明的手抚摸着孙剑画的脸和她的身体,后者似是不见叶可卿一般,忘情的投入。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希望的样子,你可以吗?所以那颗销·魂丹给了她,因为她受了很重的伤,所以这一段时间之内你都将没有销·魂丹可以吃,知道了吗?这是对你的惩罚,因为你对我并不忠诚。”

    “不,清明,我很忠诚的,可卿的一切就是清明的,我也可以做到的,我可以的。”

    “你可以吗?”月清明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叶可卿,希望她以行动表明。

    叶可卿的手拉扯着衣服,只是最终有些犹豫,浑身颤抖着,咬了咬牙将外衫退掉。

    “算了,你做不到,你骗不了我,更是骗不了你自己,你的心只在销·魂丹,不在我,更何况我今天不需要你,难道你看不到吗?”月清明说着又亲吻上了孙剑画的脸。

    叶可卿浑身颤抖着,失魂般的走出竹屋,屋内孙剑画不知廉耻的大声呻·吟似是在嘲笑着叶可卿的可怜一般,叶可卿咬着唇,唇间滴着血,浑身颤抖着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着幽谷之外走去。

    一条赤红色的蛇在草丛中仰起头来,看着那抹紫色的身影,吐着长长的蛇信,丝丝作响,在他旁边肚皮朝天的躺着一只肚皮圆鼓鼓的小鼠,一只拖着毛柔柔的大尾巴的紫色小鼠,正是失踪了多日的赤练闪灵蛇和紫电貂。

    叶可卿冷冷一笑,咬着唇一步一步的向外走,“月清明,你给我的侮辱我叶可卿发誓一定会加倍偿还。”

    尽管叶可卿有着一颗坚定的心,但是销·魂丹的药力绝非是仅凭着毅力就可以解决,行了不久,叶可卿全身血液倒流,体内真气开始反冲,体内似是无数的虫蚁噬咬骨肉,似是灵魂都被一寸寸的噬咬般的难受,她浑身痉挛,再也难行寸步,最后竟是昏倒在了林中。

    林中虫鸣鸟叫,突然间鸟雀惊飞,虫鸣辙止,远处传出嬉笑之声,竟是一群山贼,二十几个山贼正押着三名女子前行,一路上尽是女子的哀哭之声和山贼的调笑之声。

    山风吹动叶可卿的紫色衣裙飘摆,显得极为醒目,顿时几个山贼一愣,其中一个山贼仗着胆子上前,这才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昏迷不醒。

    这人板过叶可卿的身子终于看清了她的脸,顿时被叶可卿的容颜所震惊,他活到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的绝色。

    “怎么了小三儿?”身后有人问的。

    “是个美人啊,从未见过如此的美人,就是仙女下凡也不过如此了。”小三儿这一说不要紧,顿时二十几个山贼一下子全都围了过来。

    众山贼虽然也是见惯了女人了,美女也不在少数,但是一见叶可卿却也是纷纷赞叹不已,更有甚者将手伸向叶可卿的脸。

    就在此时在叶可卿的脸边突然间蹿起一道红芒,一条火红的蛇弹出半边身子,正吐着长长的蛇信丝丝作响。

    毒蛇并不可怕,只是这突然出现的赤红毒蛇骤然出现倒是吓了众人一条,待看清只是一条蛇后其中一人举起手中剑就要将这这条蛇斩杀,不料此时却见两道锐利的光芒照射过来,正是叶可卿已经睁开了眼睛。

    她的双眼之中闪烁着非人的光芒,身上散发着慑人的气势,这一刻的叶可卿犹如恶鬼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