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很痛苦,简直是痛苦至死,现在他已经不在山庄之内居住了,因为以他为中心成为了一个污染源,一连十数日居然药性不减反增。

    他恨透了萧懿影,每日不在念叨着将其碎尸万段,此时他躲在后山的一处水潭之中,只有在水中那恶臭之气才会被压制到最小的影响,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临近,向他射出一封信笺,随后快速离去。

    丰小冉接住信函,展开,不由得眉头紧皱,“真是坏了大事了。”

    丰小冉急切间站起身子,不由得肚腹之中一阵的气流串痛,连忙又沉在水中,随后水中升腾起一连串的气泡。

    头顶上一群鸟雀飞过,突然的一头扎进水中,顷刻间水面上漂浮着十余只的鸟雀。

    丰小依回到后殿,取了一个纸条,写了几行娟秀的字体,随后将纸条搓成一个圆筒,抓过一只鸽子,缚在了鸽腿之上。

    一张手,这只鸽子扑闪着翅膀,“扑簌簌”的向着北方疾飞而去。

    冰宫不泪天,血仙蝶的寝殿之内。

    萧云将最后一根银针从岚儿的身上收回,随后双手抵在岚儿的背后输送功力,半晌之后双掌一击,顿时岚儿“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淤血。

    “你的三阴脉络所受的伤差不多已经痊愈了,这口淤血吐出,你的身体当无大碍。”

    岚儿欣喜的点了点头,看着萧云,眼中流露着不可言喻的感情。

    “我要走了。”萧云淡淡的道。

    “为什么急着走?”岚儿不解的问。

    “这次出来主要是为了躲避一个烦人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在我山庄之中闹翻了天了,而且据说他什么有什么禁宫秘钥,惹下不少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还需我回去解决一些问题。”萧云淡淡的道。

    “这就走了啊?”岚儿似乎有些不舍,眼中有泪光在闪烁。

    “嗯,同时我感到我的剑意有些小成,需要寻找武林中的高手磨炼才能够进一步的提高,而且这冰宫并不像我想的这么简单,我怕在这里呆的久了,恐遭祸殃。”

    “难道你就不关心我的安全?”岚儿说着低下了头,脸上的落寞毫无掩饰。

    “不怕的,他们不会为难你,但是却是会为难我,毕竟我是披着血仙蝶的外衣存在的,我始终也没有搞清血仙蝶到底是死是活,还有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谁?更是她口中的颜无杀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冰儿、绿衫难道真的会做出那些荒唐事情?”

    “你想搞清楚的话,为什么不留下来?”岚儿道。

    “因为没有必要,这里的世界不属于我,所以我也无心探查,我并不是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人。”

    岚儿的脸上露出了落寞的神情,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想着心事。

    “你···还没有见过我跳过舞吧,我给你舞剑好不好?”岚儿道。

    “好啊,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你跳舞,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舞剑?”

    “我怎么就不会?到外面吧,配合着雪景舞剑是我的最爱。”

    岚儿的雪狐披风解下,递给萧云,随后将发带散开,北风吹动黑发飘扬,似是黑色瀑布流淌。

    她身段婀娜,一身雪白的衣裙在漫天飞雪之中缓缓起舞,一把剑缓缓出鞘,剑在雪中更寒,雪映剑光更加晶莹。

    剑随人动,缓缓而舞,漫天雪花,黑发飘扬,整个人似是一个雪的精灵,在漫天的雪中翩舞。

    婉转歌声随着漫舞的身姿飘荡而出,似是出谷黄莺,又如春郦鸣啼。

    问江湖何在,十年霜雪难解,醉卧春秋颂英才。

    笑江湖何在,几番往事无奈,愿作明灯映沧海。

    遇风雨阻碍,看吾一剑劈开,豪情只得痛快。

    步刀剑生涯,伴你千秋万载,真心永不更改。

    气澎湃,鸿鹄壮志纳胸怀,凭这身傲然姿态。

    意快哉,北窗星点凤凰台,展此番潇洒风采。

    侠行五峰八派,仇恨放开,化浩气心内。

    武道卧虎龙材,今朝一败,向明日期待。

    无论江湖何在,正义常在,只愿携手再造未来。《江湖何在》

    看着舞动的身影,听着醉人的歌声,不知不觉间萧云竟是呆了。

    一只信鸽“扑簌簌”的落下,萧云抓住信鸽,摘下他的腿上缚着的纸条,展开,随后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信鸽又飞走了,萧云没有打扰岚儿的舞蹈,因为太美所以不忍心打扰。

    岚儿剑随雪卷,雪跟剑走,剑与漫天的飞雪融为一体,整个人也与天地融为一体,好一个冰雪精灵。

    身形嫚转,发丝飞扬,岚儿的身体一个旋转,剑指苍穹,却是骤然发现萧云早已不见。

    陡然间岚儿的剑变得凌厉起来,她的剑犹如飞舞在那漫天大雪中的电闪,当剑停落之时不却没有半片的雪花靠近。

    剑舞雪狂飞,雪落两岸堆,剑杀雪漫卷,剑敛乌云散。

    一张面皮出现在了岚儿的手中,贴在了脸上,同时全身的白色衣衫迅速换成了血红衣裙,这一刻萧杀的气息震散了风雪,狂霸的劲气横扫四方,过膝的长发随风乱摆覆盖上了血红色的气劲,整个人似是浴血回来的翩翩蝴蝶,此刻血仙蝶再现世间!

    岚儿才是真正的血仙碟,身受受伤不得已逃出冰宫避难,却是阴差阳错遇到萧云,更是治好她的伤,也不知是不是天意弄人?

    一处厮杀,杀的惨烈,是自由联盟和天道盟的人因为一些小摩擦而大大出手,最终引起了上千人的大混战。

    一片紫雾飘来,开始很淡,渐渐的笼罩住了大混战的战场,同时紫雾越来越是浓厚,终于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就在此时一道紫影在紫雾之中快速的飘荡,同时寒光闪烁,似是雷电穿梭,寒光过处是激射的血箭,还有不可思议瞪大眼睛死不瞑目之人。

    紫雾化作紫色风暴席卷战场,片刻后紫色风暴席卷,似是一条紫龙在空中快速游走,紫龙过处是满目的疮痍和倒地的尸体。

    千余人的大战,无一生还,紫色雾气收拢,露出一个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正是婉媚幽兰叶可卿。

    片刻千人,千条活生生的生命就此消陨,当初的血仙蝶一怒血屠百里也不过如此,在饱受销·魂丹的摧残下,叶可卿为了发泄心中的痛苦走上了杀道。

    杀道一途,前路漫漫,每一步都是用血写成,每一步都是一条鲜活的人命,一个女子在这条血铺成的路上到底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