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人的叶可卿没有一点的轻松感觉,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她的手中一把紫色短剑,剑低垂,剑身之上点点血滴落。

    滴答滴答声声入耳,似是奏者一曲挽歌,追悼着逝者。

    “姑娘的剑好利,不知姑娘焉何大杀四方,他们可是与你有仇?”一个****人不知何时竟是到了叶可卿身后。

    “他们与我无仇,杀人,只是一种快感而已,你杀过人吗?”叶可卿缓缓转身,看着来人。

    来人也算是容颜不俗,虽是中年年纪但却是风韵不减,亭亭而立,似是天凋玉切,可以想象她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女子浑身一股淡雅的气质,就似是不属这人间之人一般,同时见她背后一把剑,却是一名剑者,只是手中却是一段树枝。

    “我杀过人,很多,但是却从未见过你这样杀人的,你是冰宫血魔女?”妇人轻轻的说道,就仿佛杀人不过是一碟小菜而已。

    “我不是冰宫血魔女,我只是一个失了魂的人而已,杀人只是让我不再痛苦,我管不得了别人是否痛苦。”

    “姑娘浑身颤栗,不似是杀人后的心惊,是姑娘身体有佯,不知让我替姑娘诊察一番如何?”那妇人道。

    “不必了,我的身体我心中有数。你刚说你杀过很多的人?”叶可卿颤抖着身子问道。

    “是,姑娘有什么疑问?”

    “我问你,你杀人是什么感觉?”叶可卿问道。

    “杀人,是一种痛苦,是一种悲哀,是一种不得已,我不愿杀人,但是我又不得不杀人,这种痛苦、纠结,让我深深自责,他们也是有妻有女,有父母赡养,但却被我一剑杀死。”中年妇人笑着说道,看起来居然没有丝毫的痛苦。

    “呵,这和我的感觉不一样,杀人是有快感的,在鲜血喷出的那一刹有一种让人迷醉的快感弥漫全身,让我暂时忘记了痛苦,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委屈与折磨,杀人此时就是一种人间至美的享受你那销·魂丹还要销·魂。”

    “销·魂丹?你中了销·魂丹之毒?这个武林怎么还有销·魂丹的存在?”*****人大感惊讶。

    “呵,销·魂丹啊,销·魂丹,真真让人销·魂,让我失身,本是纯洁如玉的我如今已经成为人尽皆夫的荡·妇,销·魂丹让我不知廉耻的跪在人的面前,脱光了衣服哀求,销·魂丹让我尝尽人间所有的痛苦,销·魂丹让我做了许多不愿做的事情,这种痛,这种恨,这种无奈,你不懂!”

    “姑娘,你受苦了,其实···我懂,只是姑娘能和我说说这销·魂丹的来历吗?”

    “呵呵,没有必要,因为我现在很痛苦,很难受,我心中唯一想的就只有杀人,杀人是能让我解除痛苦的唯一途径,尤其是武林高手。”叶可卿说话间话调已变,杀机凛然,身上劲气骤然释放,大地轰然一震。

    叶可卿手中短剑骤然刺出,凌厉的剑芒似是撕裂天空,眨眼间已从那妇人的身体穿过。

    一招得手!

    叶可卿也没有想到居然一招得手,这算那门子的高手,还跑到这里说教来了,看走眼了,看走眼了。

    “呵呵,裂空道的武学,只可惜,你练半吊子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初学,甚至是初学都算不上。”中年妇人淡淡的说着。

    叶可卿顿时瞪大了眼睛,那道凌厉的剑芒明显的穿透了她的身体,但是她却是安然无恙。

    “呵呵,裂空道的武学,我也会,只是懂得不多,但是依旧比你懂得多,活的年纪大了些,懂得东西自然就比较的多了。”

    叶可卿体内血液倒流,经脉逆转,真气逆蹿,痛苦不堪,需要杀人来宣泄身体的痛苦,当下短剑飞旋,顿时扬起一片紫色剑影。

    紫色风暴骤然形成,风暴之中紫雨飘飞,叶可卿整个人融入到了紫色风暴之中,卷龙剑势发动。

    卷龙剑势似龙卷风暴,人在龙卷风暴之中,剑势也如卷龙,瞬间将那中年妇人席卷。

    紫色剑芒在紫色风暴之中若隐若现,杀机凛然。

    “好快的剑!”中年妇人一声叫好,右手握树枝,却是身处左手,她左手无物,竟是以指代剑,顿时剑气纵横自指尖横扫。

    中年妇人剑速极快,身子看似不动,但是指剑将袭杀而至的的漫天紫色剑芒尽数挡下,同时剑气迸射,连点紫龙风暴的风眼,顷刻间紫色风暴消散。

    叶可卿身化一道紫影袭杀而至,迅雷剑法出手,顿时紫雷电闪交织闪烁。

    叶可卿誓取敌命,虽然无怨无仇,但要以杀排解身上的痛楚,出手不留情,顿时紫色短剑凛然杀落,乍见惊鸿,连环式、式连环,招招不留情。

    反观对方指剑挥动,潇洒自若,似是闲庭信步,拨草拈花,洗消间将叶可卿的连环杀剑化解于无形。

    “姑娘,你的剑意、剑势已臻化境,只可惜你施展的并非你的剑意,你手中的剑也并非你的剑,所以这迅雷剑法虽然连环式杀,但却是难以发挥其中威力,施展出你的真本领吧。”

    叶可卿眉头一皱,紫色短剑交与左手,顿时一把淡如水光的湛蓝宝剑出现在了右手掌中。

    中年妇人微微一笑,继续与指剑交锋,又战十数回合,叶可卿发现对方的指剑剑术有些熟悉,竟似是丰小依的剑路。

    叶可卿顿时剑势一转,紫霄剑法上手,拔剑问路第一招出手,顿时淡蓝色水光赫然一闪,拔剑问路一招将那中年妇人逼退。

    “嗯?拔剑问路?你那里学来的?”中年妇人眼中陡现杀机,右手挥出,以树枝为剑对敌。

    叶可卿冷哼一声,“万锋剑网”出手,顿时将对方罩定,剑网旋杀,将中年妇人的衣服划破。

    “万锋剑网!很好,很好,当初的凶手终于找到了,今日你必死。”****人也是杀意升腾。

    “飞剑逐流!”中年妇人指剑凛杀,施展出来的赫然是一招“飞剑逐流”,顿时万道剑影倾斜而下,这一招竟是先了叶可卿一招出手。

    叶可卿本也想施展出飞剑逐流这一招,她也知道这一招的威力,这一招施展出来,万道剑气犹如洪流席卷,而且这一招之后还有剑卷苍穹、一剑天下、一剑倾城、剑荡天下、剑生剑灭,一招接连一招,一式强过一式,而且都是大范围的剑势攻击,所以这一招不能躲。

    不能躲,只能硬抗,这一招必须打断,当初丰小依说过,紫霄剑法的分胜负的一招就是飞剑逐流,这一招之后再难扭转败局。

    这一招也并非是无招可破,从这一招之中演化出来的一招,就是这一招的克星:千重影杀。

    丰小依的绝技千重影杀居然是脱胎于飞剑逐流,更是这一招的克星,这一招出手,叶可卿能否破去这中年妇人的飞剑逐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